民国枭雄陈诚

295

陈诚(1898-1965),字辞修,小名德馨,别号石叟,1898年1月4日(清光绪23年12月12日)出生于青田县高市乡高市外村一个书香门第。任国民党“行政院长”、“副总统”、国民党副总裁,是主宰台湾政局的第二号人物,声名显赫。

                                                    (一)
陈诚的少年时代是在故乡度过的。7岁入私塾, 1912年毕业于高市养正小学。1913年春考入浙江省立第十一中学(今丽水中学),同年秋转入浙江省立第十一师范学校(丽水)本科第二班。他学习勤奋,尤其喜爱体育,曾在丽水师范、丽水中学联合举办的首届运动会上荣获个人总分第一名的好成绩。
1917年12月师范毕业后,曾去宣平(今浙江武义县)农村任小学教员。1918年夏,插班考入杭州省立体育专门学校,旋即毕业。同年10月由其父亲陈应麟(字希文,后改式文)的逊清同科秀才、前驻福建第14师中将师长、北京政府国会议员杜持(字志远,青田县北山人)保荐,考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八期炮科,1920年加入中国国民党,1922年6月军校毕业,分发浙军第2师6团3营3连见习官,旋补少尉排长。
1923年3月随粤军第1师3团团长邓演达(原保定军校区队长)赴广州革命,任该团中尉副官,旋调上尉连长(营长为严重),负责大元帅府警卫。5月随孙中山出征西江,讨伐叛军沈鸿英,在作战中胸部负伤,入肇庆医院治疗,适逢大元帅府行营参谋长蒋介石来院慰问伤员,对陈诚作战勇敢,抚慰有加,此为蒋、陈首次相识。伤愈,9月升师部独立连少校连长。
1924年春,孙中山创办黄埔军校,蒋介石任校长,廖仲恺为党代表,邓演达任教练部副主任,负实际责任,严重任总队长。9月陈诚随邓演达调到军校,任校长办公厅上尉特别官佐,旋任第二期军事教官,炮兵区队长,第三期炮兵队长。从此他一生始终如一地追随蒋介石,对蒋忠诚,并由此与蒋结下了深厚关系,以其战功、劳绩和谋略平步青云,成为蒋介石一生中最得力的副手和国民党政府中最重要的军事人物之一。
不久,广州大本营组成东征联军,讨伐陈炯明,陈诚被任命为校军炮兵第1营第1连连长。陈诚率领的炮兵连,成为黄埔军校中最早的一支炮兵部队。在1925年2月的淡水之役中大显神威,3月的棉湖之战,更使陈诚声名大振。此后又参加二次东征,在惠州之战中再立奇功,陈诚升任校军炮兵第2营少校营长。1926年1月任黄埔军校特科(炮兵科)中校科长,5月兼军校第四期炮兵大队长。
1926年7月,广州国民政府决定出师北伐,组成以蒋介石为总司令的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陈诚始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中校参谋,在蒋介石身边工作;不久调任第1补充师严重部所辖第3团团长。部队到达赣州后进行改编,陈诚任第21师63团上校团长。1927年春,在浙江龙游、桐庐战役中击败孙传芳主力部队,并连克新登、杭州,陈诚擢升第21师少将副师长师长兼63团团长。6月师长严重托病离职,保荐陈诚升任师长。8月参加南京龙潭战役,与桂军一起击败孙传芳的反攻。8月,蒋介石下野。1O月在第21师返苏州整训期间,陈诚忽被调任第3师师长,未就,只身赴沪养病。11月经南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政厅厅长严重保荐,出任军委会军政厅副厅长,兼驻沪办事处主任,旋升代厅长。
1928年初,蒋介石复出。月,陈诚兼军事委员会军事教育处处长。4月,蒋任命陈诚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中将警卫司令,兼第1集团军炮兵集团指挥官。7月部队缩编,任第11师副师长,10月兼代第11师31旅旅长,参加第二期北伐。1929年至1930年陈诚参加蒋桂、蒋冯、蒋唐战争及中原大战,任讨逆军第2军副军长,因功升任第18军上将军长,仍兼第11师师长,成为蒋介石嫡系部队的王牌军。
1930年11月,奉命与钱大钧等赴日本,参观秋操及考察军校,任观操武官。12月返国,就任第18军军长。1931年5月入赣,任左翼集团军第2路进击军总指挥,兼第14师师长,参加对中国工农红军中央苏区的第三次“围剿”。9月兼任吉安警备司令,10月又兼第52师师长。
1932年1月1日,陈诚与宋美龄的干女儿、原国民政府主席谭延闿三女谭祥在上海结婚。3月,率部驰援被红3军团所围困的赣州,11月任抚河方面“进剿军”前敌总指挥。1933年2月,转任赣粤闽边区“进剿军”中路军总指挥,参加第四次“围剿”,在湖北黄陂和江西宜黄等地被红军歼灭3个师。7月任北路军军官训练团团长,至9月中旬,办了3期。10月任南昌行营赣粤闽湘鄂北路军“剿匪”总部北路军第3路军总指挥,兼第五纵队总指挥。
1934年3月,任北路军前敌总指挥,兼第3路军总指挥,参加第五次“围剿”,5月率部攻占苏区门户广昌。7月9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陆军军官训练团在庐山举办,陈诚任筹备处主任,嗣改任副团长兼教育长(团长由蒋介石兼),至9月底,又共办了3期。11月任驻赣绥靖预备军总指挥。
1935年3月,陈诚兼任陆军整理处处长,受命整理全国陆军,后又扩大对全国骑兵、炮兵、工兵的督导整理。4月4日,国民政府公布委任陈诚为陆军中将。5月兼任陆军整理处军官教育团团长,8月任四川峨嵋军官训练团教育长兼办公厅主任,训练川滇黔三省军政教育各界干部。10月任军事委员会宜昌行辕参谋长(蒋介石任主任)。11月当选为国民党第5届中央执行委员。
1936年1月,宜昌行辕与陆军整理处合并为委员长行辕,任参谋长。3月调任“剿共”军第1路总指挥, 6月任晋陕绥宁四省边区“剿共”总指挥。6月“两广事变”发生后,任讨逆军第3路总司令,南下广东。9月任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广州分校主任兼军事委员会广州行营参谋长,为蒋介石控制了两广的局势。9月26日晋加陆军上将衔,同年12月任军政部常务次长、兼武汉行辕副主任。12月12日“西安事变”时,他与蒋介石等国民政府军政要员一起被张学良、杨虎城将军扣留;12月25日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陈诚被奉派为第4集团军总司令,主持陕西东路军事,参与改编东北军与西北军。

                                                                    (二)
随着日本对中国侵略的野心日趋膨胀,1937年3月,陈诚偕夫人以回青田探亲为名,邀张发奎上将、黄琪翔中将等同行,到温州、台州视察地形,做好抗战准备。4月蒋介石创办庐山暑期训练团,陈诚任筹备主任,6月兼任庐山暑期军官司训练团教育长。7月芦沟桥事件爆发,国民党政府抗战之议未决时,陈诚认为“与其不战而亡,孰若战而图存”。提出牵制日军主力,使敌自东而西、不使其由北而南的战略。“八·一三”事件发生,日军扬言用三个月的时间征服中国,企图一周拿下上海。前线告急,8月15日陈诚奉蒋介石电召飞南京,承命制订战斗序列,8月16日,与熊式辉将军同赴沪视察,18日返京,陈诚即被任为第3战区前敌总指挥兼第15集团军总司令,并担任左翼作战军总司令,旋任第3战区前敌总司令,继任第7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15集团军总司令,指挥沪淞抗战,多次组织大会战,付出了重大代价,英勇顽强地与日军对抗了三个月,重挫日军,粉碎了日军“速战速决”的梦想。
1937年12月13日南京失守,政府迁往重庆,各军事机关迁至武汉。1938年1月,陈诚任武汉卫戍总司令,2月兼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部长,与担任副部长的共产党人周恩来等合作共事,3月兼任珞珈山军官训练团教育长,6月任第9战区司令长官,兼任湖北省政府主席,7月兼任三民主义青年团书记长,与第5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共同组织指挥了著名的武汉保卫战。12月初,陈诚赴渝专任军政部长职,5月2日晋升陆军二级上将。
1940年10月,专任第6战区司令长官,再兼湖北省政府主席,驻节湖北恩施,推行一套创利的战时经济政策,守卫陪都之门户。1943年,陈诚奉命组训青年军,2月去云南楚雄任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5月回恩施,指挥鄂西会战;8月初返回远征军总部,指挥缅北作战。1944年7月改任第1战区司令长官兼冀鲁战区总司令,12月调任军政部部长。1945年1月兼任军政部后方勤务总司令。5月当选为国民党第6届中央执行委员、常务委员。
抗日战争期间,陈诚在正面战场上,参加和指挥了驰名中外的淞沪抗战、武汉保卫战,先后参与长沙会战、桂南会战、南昌会战、上高会战、襄宜、鄂西会战、常德会战等重大战役,嗣后又以远征军司令长官要职联合英美盟军对日作战,后阶段在军政、后勤方面,为实行反攻,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作出过多方面的重大贡献,不愧为一位著名的抗日将领。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陈诚以军政部长主持部队复员与接收工作。1945年8月28日,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偕周恩来等抵重庆,同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陈诚很高兴,希望两党和平协商,解决国共之间的纠纷,使两党处于合作地位。12月陈诚任中央军事机构改组委员会主任委员,负责军队整编工作。
1946年4月3日,在政治协商会议下设军事三人小组,陈诚继张治中后,任国民政府方面代表。5月任国防部参谋总长兼海军总司令,这样,陈诚便掌握了全国军事大权,可以直接秉承国民政府主席的命令,统率陆海空军。11月当选为制宪国民大会代表、主席团成员。1947年2月21日晋升陆军一级上将。陈诚曾指挥军队向冀鲁豫、陕北、东北解放区进犯,均被击溃。9月初奉派兼任东北行辕主任,主持东北战局,失败后入住医院治疗,1948年2月,胃病复发,离沈阳去上海进国防医学院治疗,5月辞去参谋总长及兼职,6月施行溃疡手术,10月赴台湾省台北市阳明山疗养。

                                                            (三)
解放战争后期,蒋介石为安排退路,于1948年12月30日任命陈诚为台湾省政府主席。1949年1月5日,陈诚在台北市就职视事,18日兼任台湾省警备总司令,7月,兼任东南军政长官公署军政长官。1950年3月,蒋介石复任“总统”后,陈诚任“行政院”院长,并主持重订台湾陆海空三军编制。8月任国民党中央改造委员会委员,负责改组国民党。1952年10月当选为国民党第七届中央常委。1954年3月,当选为“副总统”,11月,兼任“光复大陆设计研究委员会”主任委员。1955年7月兼任石门水库建设委员会主任委员。1957年10月,当选为中国国民党第八届副总裁。1958年7月,再度兼任“行政院院长”,同年任“国防会议”副主席。1960年3月,连任“副总统”,1963年11月连任中国国民党第九届副总裁。1965年3月5日晚7时5分,因肝癌死于台北,终年68岁。8月30日葬于台北县泰山乡同荣村墓园。1993年8月8日陈诚、谭祥夫妇骨灰移厝高雄县大树乡佛光山万寿堂灵骨塔。陈诚墓园于1999年1月17日改建成“辞修公园”。
陈诚临终前留下遗嘱:“一、希望同志们一心一德,在总裁领导下,完成国民革命大业。二、不要消极,地不分东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全国军民共此患难。三、党存俱存,务求内部团结,前途大有可为。”这66字的遗言,思路清晰,内容完整,是陈诚对人们提出的要求,也是他一生经验的总结。其中值得注意的是,他不再提“反共”、“反攻”,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主张祖国统一。
去台湾后的陈诚,成为治理台湾政务的第二号铁腕人物,他主持土改、兴修水利、整顿金融、发展教育、提倡科学,恢复和发展台湾的生产力、发展外向型经济,扩大贸易市场,为稳定人民生活,对促进台湾的经济起飞,做出了奠基立业的贡献,为国民党在台湾的巩固与重建,作出独到的贡献,尤其是实施土地改革,主持建设石门水库,被国民党上层称为是陈诚留下的“两大事迹”。他在台湾人民中间,有着广泛深切的影响,被台湾农民尊称为 “陈诚伯”。陈诚著有《八年抗战经过概要》、《从政回忆》、《台湾土地改革纪要》等,其中《台湾土地改革纪要》一书还被译成英、法、德、西班牙及阿拉伯等国文字,风行世界,成为各国制订土地政策的重要参考资料。
陈诚所处的时代和复杂环境,使他成为有多种影响的历史人物。他自律俭朴,为官廉洁正派。在国民党军队中能征善战,是“五虎上将”之一,有“四干将军”之称,即苦干、强干、硬干、快干,受到国民党人的敬仰,也得到共产党领导人客观公正的评价。中共中央领导人周恩来曾称陈诚在国民党诸多将领中,是个“比较高明的战术家”,是“最有才干的指挥官之一”(见1980年第1期《党史研究资料》)。1965年7月18日,周恩来总理谈及台湾问题时说:“陈辞修是爱国的人,他坚决反对制造两个中国,他临终时留有遗嘱(没有提“反共”、“反攻”),台湾当局要修改发表,他夫人反对,说要就不发表,要发表必须原文发表。
(四)
陈诚对家乡青田有深厚的感情,他及其教育下的子女都很关心家乡的发展,多次行善举助家乡。
陈诚于1931年捐资1万银圆,兴建青田高市小学,后数年每年提供办学经费1400银圆。1934年4月,陈诚偕夫人谭祥回乡探亲祭祖,向学校赠送了大量书刊和教学用品,他回乡憩息的官邸,后作学校用房。1946年陈诚等人在京沪斥资发起创办青田石门中学,陈诚自任名誉董事长,并赠送《古今图书集成》、《四部丛书》、《中华文库丛书》等书40余箱。还出资印刷《括苍丛书》200部。1939年还汇款2000银圆,请青田县政府救济遭日机轰炸生活困难的居民。
陈诚、谭祥夫妇育有四子皆为留美博士,二女同为硕士,在台湾政界、科教界颇具影响。陈诚长子、原中国国民党中央常委和“国防部”部长、“监察院长”陈履安1996年9月首次回青田祭祖探亲,向高市中心学校及黄山小学捐赠12.5万元人民币,用于改善办学条件。1992年3月,在青田中山中学创办过程中,台湾“陈诚奖学基金会”向该校捐赠了2万美元,用于建造礼堂。
1997年12月,陈诚三子陈履碚博士、四子陈履洁博士,也回青田高市祭祖探亲。2006年8月,陈诚女婿、台湾著名教育家、亚太科技协会理事长、前 “中央大学校长”余传韬教授来青田探亲访祖。2007年11月28日,陈履安先生再次踏上青田故土,开始了为期四天的祭祖探亲行,家乡的发展变化给他留下了更深的印象,“青田是我永远的故乡!”陈履安先生的一席话,道出了陈家兄弟对故乡的无限眷恋和牵挂,这种这种血浓于水的情结还在不断地继续、延续……

附1:陈诚青年时代在丽水读书的二、三事

缚稻草人

陈诚在十一师范读书时,晚上不去自修,所以绰号陈自修。常到校外去玩,都要玩到深夜十一、二点钟,才回校睡觉。经常被查夜教师发现,受批评。后来陈诚改换方式,夜自修后拉一伙同学出去玩,又被教师发现了。后来,他又想出一个妙计,用稻草缚起一个个假人,睡在床上,盖上棉被,避过老师查夜,日长日久又被发现,气得校长浑身发抖,受到校方处罚。

欠烧饼钱

陈诚读书时曾经欠三坊口十多家烧饼店上千只烧饼钱。后来,陈诚在北伐军当师长,打到浙江,1927年回丽水,访母校第十一中学(十一师范改十一中学)路经过三坊口,被一家烧饼店拉住讨账,他感到很难为情,就到这家烧饼店坐一坐,还清帐,又同这户小店主拉起家常。群众听说陈诚回来还烧饼钱,前前后后来了十多家烧饼店的店主,又怕陈诚不承认,还拿账簿来,陈诚说:“有帐我都还,没帐我也付。”叫副官一一付清,那时轰动了丽水城。俗话说:刘备当皇帝才还清酒钱,陈诚当师长才能还清烧饼钱。

整巡风队,大打出手

当时,处州府府治,丽水县县治的门卫队,叫巡风队。每年丽水城内各戏台做八月戏,巡风队都要到台下看戏,滋事、闹事经常发生。碰上陈诚爱打抱不平,各不认输,就会打架。有次在东狱宫陈诚领着一帮学生打得十多个巡风队员,叫天叫地到处逃跑,后来巡风队大队人马赶到,十一师范学生都逃回学校。第二次天后宫巡风队欺侮妇女,陈诚又出来打抱不平,学生只有三、四人,巡风队却有二十多人,把学生包围起来打,群众不服,起来干预,未造成严重后果,后来学生五十多人赶到,群众退出台下,戏也停演。学生又把巡风队包围起来打,步枪被学生夺去十多支,其它巡风队员逃光了,学生肩背着枪,列队叫一、二、三,经仓前街回校,后来府治出面调解,赔了礼,枪支才被巡风队队长领回去。

丽光村民 曾荣宗、刘贤镇 口述
钟玮琦、李志才、陈根祥 记录、整理

附2:陈诚的最后岁月

1948年10月,陈诚去往台湾。1948年年底,陈诚接到“台湾省主席”的任命。1949年元旦,蒋介石发布了“求和”的文告,宣布下野。陈诚之子陈履安说,根据父亲的回忆,蒋介石是早已注意到了隔着海峡的台湾,并且准备把这里作为国民党军队最后的据守地。而陈诚之所以会去台湾,也是源于蒋介石的这种安排。蒋介石在最关键的时刻把开辟最后退路这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了陈诚。
陈履安说,他的父亲始终是蒋介石在关键时刻的重要选择。据说蒋介石提拔人的时候有三条不成文的规定:一是重用黄埔系出身的军人,因为蒋是靠黄埔系起家的;二是重用同乡;三是重用对蒋介石个人十分忠诚的人。陈诚是三者兼备。此外,他还是蒋介石的干女婿。
陈履安说,每次父亲陈诚与蒋介石意见相左,只要蒋介石作了决定,陈诚总是默默执行。此外,陈诚还有一个过人之处,就是他能够代蒋受过。因为这一点,他深得蒋介石的赏识。抗战胜利之后,陈诚成为一级上将,在黄埔系中,地位仅次于蒋介石。

“施政”台湾

蒋介石十分看重台湾,这让时任国民政府“台湾省主席”的陈诚感到重任在肩。
1945年10月,国民政府接收台湾时,台湾只有600万人口,到了1949年初,短短3年多的时间里,人口已经暴增了100多万。1949年初,陈诚首先宣布入台管制。陈履安说,当年父亲陈诚宣布入台管制也有防止左翼人士趁机入台的用意。但是也正因为这项管制的政策,限制了部分国民党的官员进入台湾。
1949年初,蒋介石发表“求和”文告之后,国民党军队向台湾的大规模转移就已经开始,陈诚于是立下了部队登台的新规矩。
1949年2月,就任“台湾省主席”的两个月之后,陈诚发布命令,在台湾公布实施“三七五减租”的土地改革。即通过对地主的限制来达到安定社会的目的。如该条例规定了地主收入的上限,亦即耕地租租额不得超过主要作物正产品全年收获总量的百分之三十七点五(约3/8)。此外,它也遏止了由于地主和佃农之间的陋规而产生的种种不平等现象,如租约短暂、地主可任意夺佃、押租金、预收地租、作物歉收时亦需缴交的铁租、副产物租等。
1950年3月,陈诚在蒋介石的安排下成为“行政院长”,他以“行政院长”的身份继续推行土地改革,并且在1952年底正式发表“耕者有其田”政策的主要内容,农民以合理补偿的方式获得地主的田。即通过国家主导的方式,以一种温和的补偿方式,来达到将大量地主的土地分配到佃户手中,进而产生 了大量的自耕农。

连任风波

从20世纪50年代末开始,陈诚与蒋介石之间出现了难以弥补的隔阂。在陈履安看来,父亲与蒋介石最大的冲突,是出现在蒋介石第二次连任“总统”的时候。
陈履安说,第一次在台湾“总统”大选,没有问题,因为照“宪法”,老“总统”可以连任,但是第二次(连任)就有点问题了。第一次是1954年,第二次是1960年。在1959年,就要提名了,依照“宪法”不能连任,怎么办?老蒋“总统”不说,不谈这个事情,你们看着办。时间越来越迫切了,我父亲就找了些大佬来研商,因为他是“副总统”。想出个办法,修改《临时条款》。
陈履安回忆说,1959年《临时条款》经过修改之后,赋予“戡乱时期”“总统”无限期连任的机会。1960年,蒋介石再度当选“总统”,依旧任命陈诚为“行政院长”,但是陈诚却已经心灰意冷。
陈履安说,在1960年7月,我父亲在日记里面就写了,为了一件事情,我父亲很生气。他还在做“行政院长”时就得到消息,说军中传言“行政院”要加薪,决定不加了,有钱不加薪,尤其军人不加薪。
1963年,因为“反攻大陆”的计划,陈诚与蒋介石发生了很大的冲突。陈诚对蒋介石说,一旦“反攻”的号角响起,他仍然要请命出征,但是他不同意贸然地“反攻”。
1964年病重之际,陈诚最后向蒋介石提出辞去“行政院长”的要求,终于得到了批准。
1965年3月5,陈诚因肝癌病逝于台北,享年68岁,临终竟一字未提反攻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