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副相赵顺孙

217

赵顺孙(1215-1277),字和仲,号格庵,南宋缙云县人,北宋开国宰相赵普第11代孙,朱熹再传弟子,曾任吏部尚书、参知政事(副宰相)等职。著有《四书纂疏》《孝宗系年录》《中兴名臣言行录》等书,尤为著名的《四书纂疏》被乾隆爷“钦定御览”之书。赵顺孙是一位忧国忧民的政治家,更是一位学者。

赵顺孙出生儒学世家,他的父亲赵雷,是理学大师朱熹的学生,与理学家真德秀交往很深,赵顺孙小时天生聪明。相传他7岁时,父亲被冤枉关在处州府大牢。母亲让他去探监,而他先到处州府拜谒府太爷,见面时顺口咏道:“母在堂前为父忧,特令儿子谒公侯;大人若肯行方便,一点春风在笔头。”府太爷一听,怀疑是大人所教,于是指着栏干下的小松为题当场试他。顺孙略加思索,便吟道:“小小青松未透栏,枝枝叶叶傲霜寒;如今正好低头看,异日冲霄仰望难。”府太爷暗想,这孩童颇有大志,就递给他一个半青半红的桔子,道:“半边红似佳人脸”,顺孙随口应道:“一点清如太守心。”府太爷听了奉承话,怎不高兴,马上派人复查,发现确是错案,就即刻释放了他的父亲。

赵顺孙8岁便能诵说易、诗、春秋等9种经书,于是被推荐进京参加童子试。当时任考官的真德秀考核了他后,高兴地说:“发扬光大先圣学说的,必定是这个小子。”

赵顺孙虽然满腹经纶,但不急着去考取功名,而立将至,还拜朱熹再传弟子、黄岩杜范先生为师,深研朱熹学说。

绍熙元年(1190),理学家朱熹已将《礼记》中的《大学》、《中庸》拿出来单独成书,又和《论语》、《孟子》汇集成一套《四书章句集注》。此后成为儒家经典,广为流传。
赵顺孙认为,理学大家朱熹成书于绍熙元年(1190)的《四书章句集注》,虽然对其中的每章每句都作了注解,但语言太简洁,而意思太深奥,仍是一部经典。自己读数百遍之多,心中还是非常茫然。于是他搜拾朱熹的嫡系弟子黄榦、辅广、陈淳、陈孔硕、蔡渊、蔡沈、叶味道、胡泳、陈埴、潘柄、黄士毅、真德秀、蔡模等13家讲解朱熹学说,又有创新的内容,按章按句附于朱子原文之后,同时把自己的见解也附于末尾,编注成《四书纂疏》。《四书纂疏》一问世,便成为处州一带小孩的启蒙读本。

淳祐九年(1249),35岁的赵顺孙方参加乡试。考官罗尧用阅卷后,大加感慨,评曰:“嘉文似织鲛人组,健笔如轮虎士挝;收拾真材报天子,此行端不负皇华。”,乡试名列魁首。次年进京参加礼部考试,又得第一。殿试则列二甲二名,相当于全国第五名,授太平州(今属安徽省)儒学教授。

咸淳元年(1265),赵顺孙升任正八品秘书郎兼崇政殿说书,专给度宗皇帝讲读经史。皇帝称赞他“是学博识广的人,议论很象苏轼、富弼。”度宗皇帝25岁登基,赵顺孙劝导皇帝勤政、节俭、体民、用君子、开言路。语重心长地对皇帝说:“陛下刚刚亲政,正是治乱清源好时机,君子小人谁进谁退的时节,也是天命人心向背关键时刻,要畏惧、谨慎行事。”孱弱无能的度宗皇帝,其荒淫甚于先帝理宗,整天宴坐后宫,与妃嫔们饮酒作乐。封贾似道为太师,加倍宠信,将朝政统统委托给他。贾似道见度宗比理宗还要昏庸,就更专横跋扈,目无天子,稍不加意,就以辞官相要挟,度宗皇帝惟恐他不辞而别,总是卑躬屈膝地跪拜,流着眼泪挽留他。特授贾似道平章军国重事,许他三日一朝。后来放宽到十日一朝,而且每次退朝,度宗皇帝要离座目送他走出大殿,才敢坐下。又为贾似道在西湖葛岭建筑了绝精美的住宅。贾似道大肆淫乱,至使朝政昏暗。

这时的南宋王朝,已是风雨飘摇,行将寿终正寝。朝庭为了弥补国库不足,实施“土地财政”,强制性低价征收百姓土地,然后由朝庭高价出卖给官僚地主,并对买田的官僚地主给予优惠,买进田地按多寡,分三类,可免征三、五、十年田赋。百姓不肯出卖,直至动用肉刑。贾似道还连年滥印纸币,造成货币极度贬值,物价飞涨,导致国民经济遭受严重破坏,国力更是迅速衰微,民不聊生。赵顺孙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不顾个人安危,先后上奏《农田疏》、《平籴疏》,抨击公田,庄官、关子弊端。同时检举当时权相贾似道侄儿贾蕃世在广德仗势虐民等种种罪状,终使贾蕃世罢官。

在国将不国的咸淳四年(1268),朝廷还要拆民房,拓宽道路,建造宗阳宫,大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赵顺孙据理力争,上《谏建新宫疏》。他在《疏》中说:祭扫天地讲的是心诚,这是祭扫的根本,而不在华丽。他从夏、商、周祭天地一切从简,而统治数百年的个例加以论证。又将先皇孝宗、宁宗、理宗祭天地建筑物的建设情况予以佐证。他说:老百姓穷庐败屋,风雨淋漓,都没有办法维修,难道皇上还忍心把它们毁掉,使他们无家可归吗!于是他建议:建造宗阳宫,一定要象孝宗造佑圣观、宁宗建开元宫那样,规模宁狭毋广,装修宁朴毋华。只有这样,才能合乎人心,得乎天心。赵顺孙与贾似道政见不合,多次要求致仕还乡,不仅没有被批准,还让他当四品的吏部左侍郎,兼管理教育的国子祭酒、同修国史等,继续给皇帝讲读经籍。他针对当时官场奖罚不公,恩赏过滥的现状,建议皇帝“特恩不当救出”,阻止侥幸之心,激励赴忠义、立事功。

咸淳四年(1268)八月,赵顺孙以显文阁待制出任平江知府(今苏州),兼淮浙发运使。朝廷下令初夏季节便要向百姓预借冬税,平江哀鸿遍野,民不聊生。他用自己的薪水和府库的钱,购买粮食,抵作预借,上交国库,百姓赞不绝口。在此同时,赵顺孙建造了学道书院,鼓励士子读书。

咸淳五年(1269)五月,赵顺孙奉命进京,以吏部左侍郎升任尚书。这时襄阳被蒙古包围16个月,而贾似道匿报军情,赵顺孙一进京,就向度宗上奏《内引第一札申奏当儆戒节俭听纳疏》,指出襄阳的重要战略地位后,建议朝廷紧急支援襄阳。他在奏折中指出:“忌讳危亡的事而不忌讳危亡的言论,便是治世。忌讳危亡的言论而不忌讳危亡的事发生,便是乱世。”贾似道冷笑说:“一派书生腐语,襄樊不守,怎么就会亡国呢!”

咸淳六年(1270),赵顺孙升任端明殿学士、同签书枢密院事,开始进入执政中枢。

咸淳八年(1272)三月,赵顺孙升任参知政事兼同知枢密院事(正二品),相当于现在的国务院副总理兼军委副主席。因贾似道专权,有民谚讽刺说“朝中无宰相,湖上有平章”。这年11月中枢大臣陈宗礼忧愤退休。右丞相马廷鸾扼于贾似道无法办事,以养病为由,长期不上班,到咸淳八年索性退休去了。马廷鸾退休,朝廷想召叶梦鼎继任,但叶坚决不干。而贾似道仍在西湖葛岭半闲堂玩蟀蟋,不理政事。

在这三年中,真正在中枢主持工作的只有赵顺孙一人。赵顺孙外筹军旅,内理万机,夜以继日,操劳国事,但事事皆受制于贾似道。赵顺孙见国势日危,而贾似道一心求和。赵顺孙曾赋《感情吟》:“豪杰消磨叹五陵,发冲乌帽气填膺。眼前不是无豪杰,身后何须论废兴。当道有蛇魂已断,渡江无马谶难凭。可怜一片中原地,虎啸龙腾几战争”。度宗皇帝打算再度提拔赵顺孙为右丞相兼知枢密院事,但他也累倒了。赵顺孙仰天长叹曰:“不用我言,襄围不解。国家将亡而用我为相,这不是让我当东吴的张悌吗?”十一月,度宗亲自到他家,当面告诉他将在谷旦这天,下诏拜他为丞相。赵顺孙跪地力辞,结果因痰梗喉咙,呼吸急促,难以起身。度宗急忙派来御医,一诊断说是忧国致疾。度宗再三安慰,下令悉心调治,并赐轿出入,但病情迟迟不见好转。于是,赵顺孙就连连递上奏折,要求退养,终以资政殿大学士职位还乡养病。

咸淳九年(1273)正月,蒙军攻陷樊城。2月,襄阳吕文焕在久困无援情况下投降。次年正月,左丞相兼枢密使出任福建安抚使兼知福州的江万里离职,朝廷诏赵顺孙替任。在福州,赵顺孙极力安抚军民,稳定民心,发展生产,兴建学校,积粮招兵,并用自己的薪水替老百姓上交夏秋两税四十余万缗。这年七月,三十三岁的度宗皇帝驾崩,朝中只有孤儿寡母,度宗的第二子赵显四岁,由贾似道强力主持下嗣位,由太后临朝。

景炎元年(1276)冬,赵顺孙因操劳过度,加上忧愤而成疾,致仕回到缙云。他深知国事已经无望,遂不肯看医服药,第二年四月就去世了。

赵顺孙在地下安睡了688年之后,时逢史无前例“文革”浩劫。“红卫兵”以为如此大官的坟墓,必定随葬有不少金银宝贝。于是里三层、外三层严加把守,扒坟索宝。岂料他贵而不富,坟内仅有几枚棺材钉和一面铜镜而已,“红卫兵”稀嘘不已。

700多年来,赵顺孙学术上的影响远远超过他在政治上的影响。他的著述经学的有《四书篡疏》28卷、《麟经注解》(即《春秋》)、《近思录精义》。史学有记录宋孝宗一朝历史的编年体《孝宗系年录》、记录南宋初年大臣事迹的《中兴名臣言行录》。经济有给度宗皇帝讲课以及自己对国事发表建议的奏章类的《格庵奏稿》以及《文集》。

他的著作,可惜留传至今的只有其中的《四书篡疏》和《格庵奏稿》。以及北京大学编纂的《全宋诗》,录其诗7首。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全宋文》录其文24篇。

《格庵奏稿》又称《格庵奏议》,至明嘉靖间仅留1卷,由曾任信阳知州的乡人郑禧所编,嘉靖十七年(1538),湖广按察司佥事福建莆田郑汝舟作序。清道光间,金山钱熙祚父子根据借月山房汇抄本将其编入《指海》丛刊,张海鹏作跋,俗称道光本。民国廿四年(1935),上海大东书局景印了《指海》本,称民国本。民国五十六年(1967)台湾艺文印书馆景印钱氏道光《指海》刊本。2010年1月,中华古籍网又据《指海》本复印发行。

赵顺孙的《四书篡疏》当作于理宗宝祐间(1253-1258),约70万字。宋代大儒朱熹将孔孟学说《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合为一体,并一生致力于研究,曾说自己一生心血凝聚在《四书》《章句》、《集注》之中。朱熹学说为核心的理学自南宋开始已成为中国封建社会官方哲学,《四书》是公认的儒学经典。赵顺孙在《四书篡疏自序》中说朱子的《四书注释》“其意精密,其语简严,浑然犹经”,自己读了数百遍,“茫若汪洋”。因此,他收集朱熹的所有著述,及其学生对《四书注释》的理解的,进行互相参证发明,同时也发表自己的见解,启名为《篡疏》。

赵顺孙的《四书篡疏》自南宋在乡校刊印以后,很快就普及开来,成为研究朱熹学说的参考书籍,成为学生求取功名的必读课本,各地纷纷印刷发行。所以,元朝的翰林学士义乌黄溍称“今四方学者,既家有其书”。明景泰间刑部侍郎李棠称“格庵赵先生顺孙承考亭之传,文章道德为时宗主,《篡疏》一书衣被后世”。

《四书篡疏》中,旁引了朱熹的嫡传弟子黄榦、辅广、陈淳、陈孔硕、蔡渊、蔡沈、叶味道、胡泳、陈埴、潘柄、黄士毅、真德秀、蔡模13人的著述,引用书籍40多种。这些书籍至今大半都已失传,要了解或者研究他们的著作,就得靠《四书篡疏》。

乾隆皇帝把《四书篡疏》作为“钦定御览”书蒋介石、毛泽东、周恩来座上客民国时期的大学问家马一浮,将它列为“通治群经必读书”。上海华东师大博导黄珅在《大学篡疏中庸篡疏前言》中称:“赵顺孙的《四书篡疏》(包括《大学篡疏》、《中庸篡疏》、《论语篡疏》、《孟子篡疏》四部分),即使在今天,仍有其不可忽视的学术价值。……前人都称他是学大朱学的功臣。……是现存的宋代理学家关于《四书》论说的最为完备的资料汇编。……研究《四书》,《篡疏》无疑是一部必读书。”中国孔子学会会员、中国孙子与齐文化研究会会员叶政中称《四书篡疏》“被世界研究孔学者奉为圭臬,可见其永久的学术价值。”哲学博士唐明贵《论语学史》一书,专门为《四书篡疏》立了一节(2009年3月版)。台湾《论语概要》一书,在“重要注本”一栏称为《论语》作疏“以赵顺孙《论语篡疏》、金履祥《论语集注考证》为最著”。白寿彝《中国通史》介绍它。《四书篡疏》还成为哲学家冯友兰研究哲学的案头书籍。1981年以后,上海市将《四书篡疏》、《长编纪事本末》、《全唐诗简编》等列为市(部)、校、所重点点校项目。1992年上海华东师大出版社出版了《大学篡疏·中庸篡疏》。《四书篡疏》被编入“十一五”国家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十一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的《儒藏》。赵顺孙的《四书篡疏》不仅在我国的思想界、哲学界具在重要地位。在东亚的地位也非一般,早在1814年,日本就以官方板将它出版发行。

世界教科文卫组织特邀专家、中国孔子学会资深专家叶政中则高度评价赵顺孙说,“他的《四书纂疏》,迄今被世界研究孔学者奉为圭臬,可见其永久的学术价值。”

 

资料来源:《宋史》卷274《宰辅表》、卷47《赢国公本纪》、卷173、178《食货志》

撰稿:麻松亘

发稿编辑:贾本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