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泉青瓷入选首批20项“浙江文化印记”名单

71

浙江省政府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各界公布首批20项“浙江文化印记”。其中,宁波的河姆渡遗址入选,青瓷、浙东学派等多个项目也富含宁波文化元素。一起来了解吧!

河姆渡遗址

河姆渡遗址位于宁波市余姚河姆渡镇,占地面积约4万平方米。1973、1977年,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员会两度发掘,出土骨器、陶器、玉器、木器等各类质料组成的生产工具、生活用品、装饰工艺品以及人工栽培稻遗物、干栏式建筑构件,动植物遗骸等编号器物6179件、陶片近10万公斤,揭示出一种崭新的文化遗存——河姆渡文化,为研究当时的农业、建筑、纺织、艺术等东方文明,提供了珍贵的实物佐证。

其中“双鸟朝阳”象牙雕刻作品,已成为长江史前文化的重要标志。河姆渡遗址考古入选“中国20世纪100项目考古大发现”,是长江流域新石器时代考古的里程碑。1982年公布为第二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河姆渡遗址是我省新石器时代早期的重要遗址,作为钱塘江以南标志性遗址,在长江下游地区古代文化研究序列中,占有重要地位。河姆渡文化时代较早,地层内涵丰富,出土遗物特别,对研究包括农业、建筑、手工、艺术等在内的古代农业文明和生态环境有重要价值。连同周边遗址群落,联系钱塘江南北两岸各史前文化,对中华古代文明研究体系的构建研究,具有深远意义。

青瓷

浙江是瓷器的故乡,它的出现深刻改变了古人的社会生活、行为模式。浙江瓷器出现于夏代、发展于汉六朝、兴盛于唐宋。唐代之前的中国制瓷业,基本集中在浙江地区,浙江陶瓷史几乎等同于中国陶瓷史。进入唐宋时期以后,以越窑、龙泉窑为代表的浙江青瓷烧造业,在技术上一直居于时代的巅峰,引领着时代发展。

越窑的核心产区——宁波慈溪上林湖越窑的窑火,从东汉晚期点燃,历经六朝、隋、唐、五代、北宋,直到南宋,绵延了一千年。越窑被称为“母亲窑”,自东汉创烧以来,越窑青瓷的工艺、风格,不仅影响了浙江省内德清窑、瓯窑、婺州窑、龙泉窑等窑场,省外的北宋耀州窑、汝窑、湖田窑,国外的高丽青瓷的烧制,也均有越窑的影子。

越窑创造了千年传奇,并于唐五代时期烧造了代表当时最高制瓷水平的“秘色瓷”,影响了后代一大批名窑生产与社会的审美。

浙东学派

浙东学派,或称浙东学术,是中国传统学术的一个派别,源起于宋代,发达于明清时期。其代表人物多为活动于今浙江一带及籍贯为浙江的学者。

以王阳明、黄宗羲为代表的明清浙东学术文化,将宁波推上了中国传统文化的高地,并在世界文化史上留下重要一笔。黄宗羲首倡的“工商皆本”,已接近近代经济思想,而他的“经世致用”思想,依旧是当今学人遵循的为学原则。较之同时代的西方思想家,黄宗羲1663年成书的《明夷待访录》,比洛克的《政府论》早27年,比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早100年。这些光芒熠熠的思想,成长于宁波特定的文化和地理“土壤”,其原创性思维和经世致用、博纳兼容、开拓创新、与时俱进的内核,启人心智,发人深省,极大地促进了近代中国社会的转型发展。

“浙江文化印记”征集评选活动于2019年5月5日启动。至去年7月底止,共征集到参评项目399个。通过专家评审和群众投票,最终20个项目脱颖而出,入选首批“浙江文化印记”。

本次征集评选范围分物质形态和非物质形态两大类,以历史文化资源和文化现象为主,兼顾现当代,主要包括遗址文物、历史事件、思想学派、著作著述、艺术样式、文化机构、民俗节庆、经典产品、文化地标等9个门类,文化人物未列入本次评选。

在征集评选的条件上要求具有“四个性”

经典性,为浙江优秀文化代表

如入选的《兰亭序》为“天下第一行书”,是书圣王羲之的代表作,即思想性和艺术性相统一的文化精品,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传世之作。

地域性,为当地文化标记标识

如西湖、普陀山,是杭州、舟山这2个地方最具代表性的文化地标。

独特性,为浙江独有

如越剧和婺剧,是生于长于成于浙江的传统剧种,具有独一无二的特征。

传承性,承载文明、传承文化

如本次入选的浙东学派,继承和发展了浙东学术史上的优良传统,博纳兼容,倡导“经世致用”,几百年来始终浸润、滋养着浙江人民,影响着浙江人民的价值追求。

为何文化人物没有列入评选范围?

由于评选条件中提到“文化印记”必须具有独特性,也就是必须生于浙江、长于浙江、成于浙江。浙江文化名家众多,但往往存在虽是浙江人却成名在外地或者虽成名在浙江却不是浙江籍人士的情况,一则不符合征集评选办法,同时在操作上也存在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