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早期杰出俄语翻译 王一飞

553

王一飞(1898—1928),浙江上虞人。是中共早期最杰出的俄语翻译、中共中央军事部的创建者和最早的负责人之一。1920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次年被派往苏联,在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1922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并担任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旅莫支部负责人。1924年6月参加在莫斯科召开的青年共产国际(少共国际)第四次代表大会。同年7月,以中共列席代表的身份参加了在莫斯科举行的共产国际第五次代表大会 ,并担任中共正式代表的翻译。

王一飞,浙江省上虞人,1898年11月17日出生于一个贫苦的知识分子家庭。1910年,从上虞县立第一高级小学毕业后,他渴望继续升学,囿于家庭贫寒,因而选择可免交学费和膳宿费的绍兴山会初级师范学堂就读。毕业后,当了几年小学教师,对社会有了比较深刻的了解。王一飞对军阀、官僚的腐败统治深感不满,立志改革现状。1920年,他孤身一人奔赴上海,寻求实现理想之路。同年秋,经同乡胡愈之介绍进入上海外国语学社学习,11月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次年被派往莫斯科学习。

在莫斯科东方大学中国班学习期间,他主要学习了“辩证唯物论”、“政治经济学”、“西方革命运动史”、“俄国共产党历史”、“共产党党纲党章”等课程。因俄语成绩优异,王一飞还担任了“政治经济学”、“俄国共产党历史”两门课程的俄语翻译。后来,中共党组织又安排他进入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

1922年,王一飞由社会主义青年团员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此时,在中共旅莫支部的领导下,中国班建立了青年团旅莫支部,由王一飞、任弼时、华林3人轮流负责。1924年6月,王一飞受社会主义青年团旅莫支部委托,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正式代表的身份,参加了在莫斯科召开的青年共产国际(少共国际)第四次代表大会。同年7月,王一飞又以中共列席代表的身份参加了在莫斯科召开的共产国际第五次代表大会,并担任中共正式代表的翻译。同年他还出席了国际革命互济会第一次代表大会。

在东方大学这座革命熔炉里,王一飞的革命活动能力和马列主义理论素养提高很快。1924年春,他在莫斯科翻译完成的《共产国际党纲草案》一书,作为新青年社丛书之一在上海出版。回国后,他又翻译了苏联郭范仑科所著的《新社会观》一书,署名王伊维,由瞿秋白校正后出版。这本著作系统阐述了马列主义关于社会发展一般规律,关于社会主义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学说,详细介绍苏联实行新经济政策以及苏维埃政权的情况。这本书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曾先后由汉口、广州和上海等地的进步书店多次再版发行。1927年初,王一飞受中共中央宣传部的委托,翻译了《俄国共产党历史》(苏联季诺维也夫著)一书,这本著作对中共早期党员了解俄共布尔什维克党的建立和发展起了主要作用。

1925年初夏,根据党的指示,王一飞返回祖国,到中共中央军委工作,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早期革命斗争中大显身手。

1926年5月,国民革命军从广东出师北伐,旨在推翻北洋军阀的黑暗统治。在北伐战争期间,王一飞不辞劳苦奔走于上海、长沙、汉口之间,联络南方各地军队中担任政治工作的共产党员,为接应国民革命军北上长江流域作了大量的工作。同年9月,当北伐军进入江西战场与孙传芳部作战最紧张的时刻,他受中共中央的委派,以中共中央军事特派员的身份赴江西前线视察,加强与苏联总顾问加仑将军的联系。在视察途中,他还尽可能地把地方上的旧军队争取到革命方面来,以便孤立孙传芳;注意加强国民革命军的政治工作,特别是加强国民革命军各军领导人的团结协作,力劝蒋介石与唐生智放弃个人成见,合力对付孙传芳。这期间,王一飞多次向中共中央详细汇报情况,如实反映江西战场敌我双方军事力量对比状况,就北伐军继续进军的方针和部署,向中共中央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同时,他以高度的政治敏感指出了在革命高潮时所出现的背离革命的种种迹象,批评了某些做政治工作的共产党员没有站在工农大众一边的错误。

1927年春,王一飞从汉口返回上海。经周恩来的推荐,王一飞参加准备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的军事工作,并主管上海区委的宣传工作。在起义前夕,王一飞按照中共中央特别委员会的指令,代表武装起义总指挥部,同中共南市区委书记张永和,对南市区工人武装起义作了周密的布置。3月21日,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打响了。南市区1000名工人纠察队员按原定计划在老西门一带集合,继而他们手持杠棒榔头,进攻大东门的淞沪警察厅。驻守的警察大队见势不妙,举起白旗投降。警察大队缴械后,每个纠察队员都得到一支枪,声威大振。接着,工人纠察队乘胜攻打高昌庙兵工厂,驻守该厂的一个连的敌军被迫缴械。至此,南市区工人起义首先取得了胜利。英勇的上海工人占领上海后,立即成立了上海市特别临时政府。在惊天动地的欢呼声中,王一飞和大家一道分享着胜利的欢乐。

不料,国民党反动派向革命群众举起了屠刀。4月12日蒋介石发动了反革命政变,大肆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上海又处于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黑暗统治之下。危难之际,王一飞协助周恩来主抓党的军事工作。4、5月间,中共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武汉召开,王一飞(未出席)当选为中央委员。之后,王一飞随同中共中央机关从上海来到了武汉,继续开展领导全国革命的工作。

7月15日,汪精卫在武汉召开“分共会议”,公开叛变革命,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了。为了挽救革命,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八七会议,王一飞以中央军委代表的身份参加了这次会议。八七会议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会后,大多数中央委员分赴南方各省领导秋收起义。王一飞被派往鄂北指导秋收暴动的准备工作。他深入基层,了解具体情况,根据实际修正暴动计划。后来,由于当地条件不成熟,此次暴动未能实现,但以王一飞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员在鄂北播撒了革命的种子,扩大了党的影响,为后来鄂北革命斗争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1927年10月初,中共中央派罗亦农、王一飞赴湖南长沙,改组中共湖南省委,同时任命王一飞为中共湖南省委书记。时值马日事变后不久,湖南的革命形势处于低潮。三湘四水血雨腥风,白色恐怖笼罩湖南。为了重新唤起两湖地区的革命生气,10月底,中共中央致函两湖省委,指出从发生于宁汉的新军阀战争看,有第二次发动工农群众举行暴动以夺取政权的可能,以王一飞为首的中共湖南省委根据中央指示精神,提出了“变新军阀战争为革命战争”的口号,要求湖南农村各地发展游击战争,尽量破坏敌人的军队,夺取敌人的枪支。

11月中旬,中共中央再次致函两湖省委,要求两湖省委发动暴动,并发展成为总暴动。27日,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常委罗亦农又写信给王一飞,重申这一精神。于是,中共湖南省委常委决定举行长沙暴动,由王一飞担任总指挥。

12月10日晚7时,长沙“灰日暴动”的枪声打响了。然而由于敌我力量对比悬殊,暴动未能成功。

“灰日暴动”失败后,白色恐怖再次笼罩长沙城。湖南反动当局宣布:“长沙全城自12月31日到1月2日特别戒严三天”,并指使湖南省国民党党校的反动分子大肆搜捕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连日进行挨户搜查,一百多名革命者被捕。1928年1月上旬,由于叛徒告密,中共湖南省委及长沙市委多处机关被国民党特务破坏,1月11日,王一飞、李子骥、涂正楚等省委领导同志在召开秘密会议时一道被捕。

王一飞被捕后,中共湖南省委曾派人去探监。探监同志见他寒冬腊月穿的衣服很单薄,就对他说:“下次我们给你送棉被和衣服来。”王一飞当即回答:“由于党内出了叛徒,事情将会很快了结,为保存更多的革命同志,保护地下省委机关,不宜再派人前来探监或送御寒衣物。”这是一个革命者的襟怀的坦露。他在狱中生死相系的时刻,关心的仍是党的利益和同志的安全。经受了一周的铁窗刑狱的折磨,1月18日,王一飞在“中国共产党万岁!”“工农暴动万岁”的口号声中血染长沙教育会坪。

生为人杰死为烈,党和人民不会忘记王一飞的。1945年党的“七大”为王一飞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浙江革命烈士纪念馆陈列了他的不朽业绩。他的革命精神,将在家乡人民中得到延续和发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