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最早的工会组织——浙江印刷公司工作互助会

112

“五四”运动后,随着学生运动的深人和发展,以及马克思主义在浙江的广泛传播,浙江的工人运动也很快活跃起来,并成为斗争的主流。杭州的印刷工人在当时浙江产业工人中文化程度较高,能较早地接受新思想新文化的影响。在浙江第一师范的宣中华等进步学生的帮助下,印刷厂工人自发筹组浙江印刷公司工作互助会。这是浙江最早的工会组织,也是全国第一批出现的现代工会组织之一。印互会的出色工作受到中国共产党的关怀和重视,并得到了共产国际大会的认可。

随着学生运动的深人和发展,以及马克思主义在浙江的广泛传播,浙江的工人运动也很快活跃起来,并成为斗争的主流。浙江工人在“五四”运动后,比过去更为频繁地发动罢工斗争,而且罢工从经济斗争发展成为反抗反动统治当局的政治斗争。在斗争中,日益觉醒的工人逐渐认识到,只有团结起来,才能改变自己的地位,为了增强斗争的力量,更好地团结周围的工人,试图建立新型的工人群众组织,最早进行这种尝试的是杭州印刷工人。

“五四”以后,经过斗争实践锻炼的浙江先进知识分子,在探求救国救民真理的同时经常下工厂、农村,开始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尤其是浙江第一师范的宣中华等进步学生,首先同杭州印刷工人进行联系。杭州的印刷工人在当时浙江产业工人中,文化程度要高些。因工作关系,他们容易接触到进步的宣传品和知识分子。这就决定了印刷工人能较早地接受新思想新文化的影响。该公司的倪忧天、徐梅坤、田恺和陈豪谦等五、六名工友,认识到要想改善工人的经济利益和减轻劳动强度,只有组织起来。于是,他们在一师进步学生的帮助下,在原有“救国十人团”的基础上,自发地筹组浙江印刷公司工作互助会(简称“印互会”)。1920年78月间在杭州成立。会员约70多人。在成立大会上,通过《浙江印刷公司工作互助会草章》,并推举倪忧天为总干事。下设宣传、总务、社交三个股,徐梅坤为宣传股长;田恺为总务股长陈豪谦为社交股长。这是浙江最早的工会组织也是全国第一批出现的现代工会组织之一。它具有现代工会的显著特点:一,它打破了旧式行会按地域、籍贯、宗派形成的格局,工人不分男女老幼,都可以报名参加;二,它有明确的政治目标和完善的组织机构;三,完全排除了资本家和高级职员的参加。可见印刷工人已具有初步的阶级意识。

印互会成立后,按章程组成评议会作为互助会的民主领导机构。除重大问题请工人列席旁听外,其它事情则由评议会研究办理。评议会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向资方提出,将原来施行的“包工分工制”改为“包工统工制”,目的在于限制资本家无节制地残酷剥削工人。实行后,工人劳动强度减轻了,绝大部分工人的工资也有所提高,而且,工人也开始不听资方调遣了,引起资本家的强烈不满。同年12月,印互会还创办了一份刊物《曲江工潮》,特约进步教师和知识分子撰写文章,以启发和唤醒工人阶级的觉悟,揭露资本家压迫剥削工人的罪行。号召工人阶级团结起来,打倒资本家及其爪牙工头。它是浙江第一份工人刊物,也是全国最早出现的工人刊物之一,具有鲜明的政治态度和强大的鼓动力。在办刊物的过程中,评议会意识到要办好工人自己的刊物,还需要提高工人的文化水平。为此又创办了工人业余补习学校,于1921年1月开学聘请一师和一中的师生给学员义务上课。学员除学习文化技术知识外,每周听一、二次政治时事演说。宜中华、施存统、刘大白等进步知识分子到夜校演讲。后来,不少参加过夜校学习的工人,走上了革命道路。为了扩大影响,印互会的活动不仅局限于公司内部,还打出“杭州工人协会筹备会”的牌子,走向社会。同上海的共产主义小组也有直接来往,为上海小组承担部分宣传品的印刷任务,有的骨干到其他工厂去发动工人。

印互会的出色工作也受到中国共产党的关怀和重视,1921年10月,党中央指派宣中华为农民协会代表,倪忧天为杭州工人协会代表,同赴苏联,出席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聆听了列宁在大会上的报告,并在大会宣言上签了名,这表明杭州工人协会得到了共产国际大会的承认,成为杭州产业工人的一支有生力量。上海《民国日报》还发表《工人的借鉴》一文,赞扬杭州印刷工人的斗争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