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三次见过毛主席的赤脚专员雷桂梅

175

雷桂梅(1933—),景宁畲族自治县鹤溪镇岭脚吴宅岗自然村人,中共党员,退休干部。她是丽水市第一位出席中共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畲族女代表,也是一生三次见过毛主席的赤脚专员。

                (一)

雷桂梅是一户贫苦畲民的女儿,诞生时不足3公斤。母亲在她6岁那年去世,父亲在她13岁那年去世,孩时的她是在苦水里长大的。16岁那年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她由衷地感激中国共产党给予她翻身做主人的恩情,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1952年她与同村(学田村)青年结婚,仍然积极投身于新中国的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事业中。1953年作为青年积极分子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56年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50年代中后期,为了能多产粮食,国家在推行农业合作化的基础上,实行农耕改革,推广新技术。当时,因保守农耕思想影响,推广新技术阻力很大。许多农民就是按老办法去做,不听农业技术员那一套。有一天,镇农技站技术员来村里指导小株密植,规定横行三寸、直行五寸的“三五密植”。一位社员就是不听,躲到僻处,插了一丘田的大株疏植。当晚在召开的社员会上,这位社员受到批评,罚他拔掉秧苗,重新平整稻田,按“三五密植”补回去。就这样,才把密植插秧法推广开来,这对雷桂梅触动很大。

1956年,为了推广先进的农耕技术,雷桂梅参加了一个叫“七姐妹”的科技小组,全面推广新型的农耕技术。“七姐妹”除了照常完成生产队规定的生产任务外,还利用早晚休息的时间种了2.5亩科学实验田,其中早稻1亩,马铃薯1亩,油菜0.5亩。从翻耕、插种,到平田、插秧苗,从田间管理到收割归仓的全过程,都由“七姐妹”包下来,严格按科技标准实施。一滴汗水,一分收获。评估验收时,实验田丰产增收明显,与其他一般耕作相比亩产增产二成以上。0.5亩油菜籽收了100余斤。与此同时,“七姐妹”还每人种了1穴番薯、1穴马铃薯进行竞赛,看谁种的丰产。结果,最高产的1穴番薯竟然有40余公斤。“七姐妹”的行动,显示了科学种田的先进性和示范作用。“七姐妹”大会、小会都受到领导的表扬,名声传遍了景宁乃至丽水大地。

由于雷桂梅的表现突出,1957年,23岁的她被选为鹤溪镇不脱产的副镇长,1958年起担任红星大队(原学田村)党支部书记。1959年,她和另外三位畲族姐妹、四位畲族男民兵组成“四男、四女”农田插秧比赛队,代表丽水参加在黄岩县举办的全省民兵农田插秧比赛活动,以松树当秧苗,做到一秒钟插三颗秧,获得两面优胜锦旗。1960年5月,她参加全国民兵代表会议,受到毛泽东等中央领导的亲切接见。

在1963年毛泽东发出“农业学大寨”的号召后,雷桂梅率领学田村男女老少在溪滩造田摆开战场。全村男女老少齐上阵,青年妇女更是一马当先。为了把造田运动造成更大声势,她组织了“青年妇女突击队”,并被推选为队长。在雷桂梅的带领下,全村男女社员冬季农闲却忙而不闲,都上了造田工地。除了白天上工地外,还有晚上几个小时的夜班工,他(她)们风雨无阻地坚持了一个秋冬。一个秋冬平均每一社员投入120个劳动日,几乎没有休息过一天。社员们一身泥巴一身汗,手磨破了,肩挑肿了,从来没有听到有人叫苦叫累。挑破了的畚箕,破了补,补了又破,一秋冬下来也算不清究竟用了多少担畚箕。磨损的钢钎、锄头、硬腰不计其数。这场农业学大寨的运动中,青年妇女们更是炼就了一双铁肩膀、铁手腕和铁脚板。经过一个秋冬的奋战,开出40亩良田,形成机耕路、格子田,实现了田园化建设目标。

1964年8月,为响应毛泽东主席关于民兵建设的号召,雷桂梅组织成立“民兵十姐妹班”,并担任指导员。她率领“十姐妹”学政治、学军事、学生产技术,扛枪练武不怕脏、苦和累,行军爬山,在溪滩上练习射击。积极响应丽水地委号召,种草籽,养浮萍,组织种好早稻、小麦、油菜,把粮食生产放在第一位。遇上干旱时节,她率领女子班挑水灌田到天亮。女子班负责2.3亩的早稻试验田,1966年获得亩产478公斤的好收成,比上年亩增125公斤,成本也大大减少,为当地农业生产提供了示范。1966年中,有5位女子班姐妹拿出家里稻谷150多公斤送给村里的困难户,为大队瓦窑投入干柴1000多公斤。“民兵十姐妹班”的事迹得到地委、县委领导的充分肯定。

1969年,《浙江日报》以《畲族铁姑娘》为题,报道以雷桂梅为代表的学田村“青年妇女突击队”在农业学大寨中的突出事迹。

(二)

在雷桂梅的一生中,最难忘的是三次见到毛主席。她视毛主席为再生父母,每次见到都感到无比亲切。

第一次见到毛主席是1960年5月召开的全国民兵代表会议上,当时属于温州地区的丽水(含今云和县、景宁县)、青田、龙泉三县有雷桂梅等9位民兵与会。1960年3月,26岁的她和丽水县雷仁余(畲族)、周和亮、赵平田,龙泉县雷世英、张子斌、王天水、吴岩祥(今属庆元县),青田县赵玉甫等9人,作为温州地区的先进基干民兵被安排到杭州参加全省基干民兵集训,在这里她与洞头的汪月霞同住一个房间,同吃同住同训练,结下了姐妹友情。集训一个多月后,即被组织参加全国民兵代表会议。会议期间,发给每人56式半自动步枪1支,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亲切接见了与会的6000名代表,并分两批(每批3000人)与大家合影留念。让雷桂梅永远不会忘记的是,毛主席微笑着问大家:“我给你们做普通民兵好不好?”这让在毛主席身边参加合影的汪月霞、雷桂梅感到无比温馨。

第二次见到毛主席是1969年4月1日至24日在北京举行的中共第九次代表大会上。她和遂昌造纸厂的叶宝楠作为丽水地区的代表参加大会。会议期间,她多次聆听毛主席的重要讲话,审议、表决中央委员会的政治报告,选举产生中共第九届中央委员会,与毛主席等全体代表合影留念。

第三次见到毛主席是1973年8月24日至28日在北京举行的中共第十次代表大会上。这次大会丽水地区仅她一名代表与会。大会期间,她作为大会主席团成员之一,参加主席团各项活动,登上大会主席台,近距离地与毛主席接触;多次聆听毛主席的重要讲话,审议、表决周恩来同志代表中共委员会所作的政治报告,选举产生中共第十届中央委员会,与毛主席等全体代表合影留念。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主席去世,雷桂梅感到无比悲痛。她坚决拥护中共中央粉碎“四人帮”反党集团。1977年,在中共浙江省委组织下,她和丽水地区党政领导一起前往北京,在毛主席纪念堂瞻仰毛主席遗容,缅怀毛主席的丰功伟绩,表示要把丽水的社会主义事业进一步推向前进。

(三)

1968年3月,作为畲族农村的先进人物,雷桂梅被“三结合”担任浙江省革命委员会委员。同年11月,她又被“三结合”分别担任丽水地区、云和县(当时含景宁县范围)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在1971年12月中共丽水地区第一次代表大会上她当选为地委常委。1978年10月她的丽水地区革委会副主任职务又改为地区行政公署副专员。在1981年10月被免去地委常委、副专员职务后,留任云和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并在鹤溪镇担任党委副书记,直至1982年退休。

在1968年至20世纪80年代初的10多年时间里,她不脱产同时担任省、地、县、镇、大队(村)领导职务。在省、地、县开会和工作期间,按天数计算误工报酬,每天工资0.8元,担任地委常委后提高为每天1元,其中每天交到生产队记工分0.4元,但她不计较这些,认真学习,投入工作。由于各种会议很多,而当时景宁交通很不发达,到省里开会要先坐汽车去金华,再转火车到杭州,单趟就要9个小时以上,单趟到丽水开会也要3个小时以上,一回到景宁,又马上参加自己生产队劳动。长期的劳累造成她48岁那年患上冠心病,住院治疗。组织上关心她,安排她脱产工作,当组织征求她的意见时,她选择回到景宁鹤溪镇。

(四)

雷桂梅退休后,居住在景宁鹤溪镇城北村。唯一的儿子于1998年因肝病在大际坑电站晚上值班岗位上去世,老伴也于六年前去世,她和儿媳、孙子生活在一起。虽然退休在家,但她退而不休,所在的社区成立了老年协会红星分会,让雷桂梅当调解员。当时的社区卫生情况较乱,她就树立了警示牌,并把卫生死角都处理干净,而后,经常去监督,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社区居民的卫生习惯也有了很大的好转,也不再乱倒垃圾,卫生情况得到了很大的改善。雷桂梅是旧社会过来的人,也吃过很多苦,现在她生活稳定了,看不得别人受苦,故而她时常去帮助需要帮助、关心的人,常去看望孤寡老人,雷细兰老人瘫痪在床,她时常去看看他,帮他做些事,玄塘殿、老鸦尖、山后、有几位老人由于生病或已年迈都需要关心,她也隔三差五的去看望他们。雷桂梅说:“我只是做了权属之内的工作,当一名普通的勤务员。我虽然没有什么好故事传给后人,但我两袖清风,问心无愧,对得起天地,也对得起党和人民。”当她看到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取得辉煌成就、丽水山区发生的深刻变化时,内心感到无比喜悦,“翻身不忘共产党”、“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永远在她耳边回响。

(丽水商会报2011年4月22日第19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