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党团早期著名的政治活动家张秋人

78

张秋人(1898—1928),学名慕翰,别号秋莼,浙江诸暨牌头镇人。1920年在上海结识俞秀松施存统沈雁冰邵力子陈独秀等人,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参加了早期建党建团活动。1922年夏,经陈独秀推荐,赴长沙会见毛泽东,被聘请为湖南省立第三师范(衡阳)英语教员。1926年3月到广东黄埔军校,继毛泽东、沈雁冰之后,担任《政治周报》编辑和政治教官,讲授《各国革命史》。 “四·一二政变”后,奉派担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 因黄埔军校学生告密,遭逮捕,1928年2月8日被杀害。 

张秋人曾在毛泽东领导下编辑过《政治周报》,与恽代英、萧楚女并称为“广州三杰”。

他是浙江诸暨人,1898年2月17日出生在水霞张村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父亲是出色的农事好手,母亲纺纱织布善于持家。张秋人8岁上学,10岁跳到高小,半工半读,小学的毕业成绩是第一名。后到诸暨电报局当学徒, 1915年又考入绍兴教会办的免费越才中学,每次考试他都名列前茅,英语特别突出。出众的表现引起校方关注,以为可以把他培养成洋奴,但他却在寒暑假里去了田间地里及工厂工棚宣传新文化,揭露帝国主义侵略及基督教麻醉人民的真面目,还自制了幻灯片放映,吸引大家观看,提高宣传效果。▲张秋人在毛泽东的领导下编辑《政治周报》               教会不容他的表现,责成校方开除他。

张秋人离开绍兴考入宁波的一家教会中学,并且找到了一份缮写的工作,决心自力更生读书,不要家里负担求学经费。1919年五四运功中,他被推荐为宁波学生领袖之一。教会头子对他恨之入骨,要崇信中学开除他,他却深受同学尊敬和进步教师爱护,学生罢课反对校方开除张秋人,并得到很多工人农民的支持,校方无奈只能作罢。按教会惯例,成绩前三的毕业生可保送教会大学出国留学,张秋人完全符合条件,但作为一名教会的叛逆者,相反地,他甚至拿不到中学的毕业证书。张秋人在求学过程中经历的种种坎坷,更加树立了他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坚强决心。

张秋人在家乡既不能升学,也找不到工作。他来到了上海,投考帝国主义冒险家哈同为在中国传教而办的仓圣明智大学的免费生。笔试第一,但还需口试及格才能录取,口试主试者正是哈同的中国太太,见到张秋人仪表堂堂英语流利很满意,让他拿下茶色眼镜看一看,却见他左眼斜视,顿时惊叫:“啊,我们的大学生毕业后要送去美国深造,五官不端正,不要。”这样的侮辱,深深刺痛了张秋人的心,他握紧拳头默默离开了试场。

张秋人寄住在同乡处,找工作到处碰壁,在穷困潦倒中却看到了光明:他加入了“反基督教大同盟”,不久,又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研究会”,先后结识了俞秀松、施存统、邵力子、沈定一、李大钊、谭平山、陈独秀等。1920年8月10日成立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张秋人是组织者之一;1921年下半年他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6年12月5日,中国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主办的《政治周报》出版。任中国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理部长的毛泽东担任主编、沈雁冰任副主编,张秋人等任编辑、每期印4万份。

“四一二政变”后,蒋介石开始大肆搜捕共产党员,许多同志牺牲了,在杭州的浙江省委机关也遭到严重破坏。在这严峻时刻,中央决定派遣张秋人任浙江省委书记。张秋人肩负着重整党的组织,发动群众,壮大革命力量的重任来到了杭州。

▲《政治周报》编辑部旧址

杭州离张秋人的家乡很近,认识他的人特别多,那里还设有“黄埔军校同学会”,里面大部分是蒋介石的信徒,其中有的人已经成了职业特务。但张秋人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毅然来到了杭州,住在城站华兴旅馆。

张秋人到达杭州,与组织接上关系后,第二天就召集了一些同志开会,全面了解情况,开展对敌斗争的部署。

但不幸的事情终究发生了:第四天上午,张秋人同爱人约了几位同志去西湖。到达湖滨时,迎面碰上了几个黄埔学生。张秋人他们装着游玩的样子,租船下了西湖。船到西泠印社时,张秋人发现这几个黄埔军校的右派学生还是跟着自己,心里不由得有了不祥的感觉,便叫船夫用力划桨,向刘庄驶去,想要甩掉敌人。但那几个学生紧紧尾随,他们刚上刘庄岸边,这几个家伙也跟着上岸,假惺惺地问张秋人:“张先生,什么时刻到杭州的?住在哪里?请到黄埔军校同学会去玩一玩。”

张秋人已确定到这几个学生不怀好意,一边镇静地回答:“好!你们‘同学会’在哪里?我有时间就去看你们。”一边跳上了船,用英语对爱人说:“我们遇着危险了,但不要慌张!”这几个家伙也跳上了自己的船,抢过船夫的桨,要张秋人去黄埔军校同学会谈话。张秋人机警地用英语交代爱人:“快去设法把重要文件毁掉!”随即,纵身一跃,跳进了西湖。反动学生大喊大叫:“抓共产党!”张秋人终于被包围了。他们把张秋人送到警察局羁押,不久又转送到浙江陆军监狱。

▲浙江陆军监狱正门

张秋人被捕后,敌人软硬兼施,威逼利诱,企图劝他投降,供出党的秘密,但他宁死不屈,大义凛然。一次审讯中,主审官拿着黄埔学生的举报信说:“你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张秋人干脆回答:“我叫张秋人,干革命的。”“你是共产党员?”“是。”主审见回答这样爽直,心中暗喜。“好,再讲清楚点还有哪些同伙?”“沈定一、戴季陶、邵力子都和我一起干过。”张秋人伸着指头点名,有意耍弄。主审官急了,大喊:“不准胡说。”审讯随即结束。

张秋人不久即被宣判为死刑,但在狱中他仍每天坚持五六 小  时的看书学习,同牢狱友薛暮桥问他:“既然自知必死无疑,为什么还要每天读书呢?”他回答说:“共产党人活着一天,就要为党工作一天,在牢里既然不能革命,就要天天学习,哪天死就哪天学完,绝不能浪费宝贵的时间。”许多狱友都以张秋人为榜样,也在狱中坚持学习。

1928年2月8日,寒风刺骨,笼外突然喊:“张秋人开庭!”张秋人心里明白,步出笼门,大声高喊:“同志们!今天和你们分别了,希望你们继续努力!共产党是杀不完的。”

狱中小法庭,执刑官装模作样地问张秋人:“叫什么名字?几岁了?”张秋人慢条斯理的说明阴历几岁,阳历几岁,慢步挨近审判桌旁,突然大喊一声:“老子张秋人,大寿三十一!”随手抢过审判桌上的大砚台,猛地向执刑官掷了过去。执刑官惊慌而逃。惊呆的法警清醒过来,蜂拥而上,将张秋人推向刑场。

刑场上响起了:“中国共产党万岁!”“革命成功万岁!”的口号。枪响了,张秋人的身躯倒下了,只听见他仍在高呼:“张秋人精神不死!”

张秋人精神不死!1931年11月,毛泽民、钱希均夫妇来到瑞金毛泽东住处,谈起张秋人,毛泽东情不自禁的说:“张秋人是好同志,好党员,很有能力,很会宣传,很有群众基础,可惜牺牲得太早了。”

来源:杭州市纪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