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第一任林业部部长 梁希

349

梁希(1883-1958),原名曦,后改名为希,字叔五(或叔伍),生于浙江省吴兴县。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中国杰出的林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中国近代林学的开拓者、林业界德高望重的一代宗师和新中国林业事业的奠基人。1949年新中国建立后,任国家林垦部(后改为林业部)首任部长。梁希亲自深入调研,领导制订了建国初期的林业工作方针和建设规划,创立了中国林产制造化学学科,促进了新中国林业的蓬勃发展。

梁希(1883年12月28日-1958年12月10日),湖州双林镇人。国家林垦部(林业部)首任部长、九三学社创始人之一 ,中国卓越的林业科学家、林业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

梁希的一生,勇于探索、坚韧不拔。他提出了全面发展林业,发挥森林多种效益,为国民经济建设服务的思想;深入调研,领导制订了新中国成立初期的林业工作方针和建设规划,在全国范围内初步建立了林业行政、科研、教育及生产体系,促进了新中国林业的蓬勃发展。他长期从事松树采脂、樟脑制造、桐油抽提、木材干馏等方面的试验研究。他创立了中国林产制造化学的学科,传播现代林业科学理论,培养了大批林业科技人才,把中国林业建设推向新阶段。

湖城南郊的金盖山麓,满目青翠、流水潺潺,为纪念我国著名林学家、新中国第一任林垦部部长梁希而建的梁希森林公园,就坐落在这儿。

沿着公园的主干道往里走,只见粉墙黛瓦、绿柳拂水,别有韵味。主干道的尽头,便是梁希纪念馆。馆前,是一池碧水,水中央伫立着一尊3.3米高的梁希雕像。馆里,一张张珍贵的历史照片、一段段见证过往的历史文字、一件件承载记忆的物件,静静地讲述着梁希“无山不绿,有水皆清”的梦想和实践,展现了他热爱祖国、献身科学、光明磊落、刚直不阿的革命精神。

梁伟华是梁希的孙女,在她家里有一本集了不少梁希照片的相册。 梁伟华说,爷爷梁希出生在双林镇的一个书香望族,从小天资聪慧,15岁时就考取了秀才。受家庭教育和社会的影响,面对清政府丧权辱国、民族危难的困境,梁希萌生了武备救国之心。

1905年,梁希入读浙江武备学堂,次年被官派至日本学习。受孙中山先生民主革命思想的影响,1907年,梁希在东京加入了中国同盟会。辛亥革命后,满怀救国热忱的梁希停学回国参加革命。

然而,梁希的武备救国梦想很快因袁世凯称帝而破碎。辛亥革命失败后,他毅然走上科学救国之路,先后赴日本和德国留学,攻读森林利用学、林产化学和木材防腐学。回国后,梁希先后在北京农业大学、浙江大学、中央大学任教,边教学边研究,培养了大批林业人才。但大量事实告诉他,仅靠教育救不了国,靠科学也救不了国。《梁希纪念集》一书的“前言”中介绍说,抗日战争后在中国共产党的感召下,在周恩来等同志的帮助下,先生认识到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于是积极参加民主运动,带动一些自然科学工作者,团结在中国共产党的周围,在广大青年学生中成为有威信有影响的进步教授。

1946年5月,“九三学社”在重庆成立,梁希被选举为监事。此后,作为“九三学社”的创始人之一,梁希怀着满腔热忱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为迎接新中国的诞生,进行了不懈努力。

与梁希相识近20年的革命先辈袁啸在一篇文章中说到了这样一件事:1948年,在南京中央大学进步学生举行的纪念“五四”运动万人营火晚会上,梁希不顾个人安危,大声鼓励同学们:“不要害怕,天色就要破晓,曙光即要到来!”当夜,他激动地写下了内容为“以身殉道一身轻,与子同仇倍有情;起看星河含曙意,愿将鲜血荐黎明”的诗,以抒心志。

在梁希纪念馆,收藏了和梁希相关的300多件珍贵物品。其中有一张泛黄的纸条,上面写着几行字:“你是认真的人,故临时而惧,我应该向你学习。但当仁不让,你应该向古人学习。”

梁希森林公园管理处主任徐新泉告诉记者,这张纸条背后有一个口口相传的故事。

1949年5月,在党的接应下,梁希绕道香港北上,安全抵达北平,共商建国大计。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召开,梁希作为自然科学家首席代表参加了这第一开国盛会。

10月19日,周恩来宣布政府机构和领导名单,提名梁希为林垦部部长。梁希起初不受,并递上了一张便条:“年近七十,才力不堪胜任,仍以回南京教书为宜。”周恩来就回复了现在珍藏在梁希纪念馆里的这张纸条。

徐新泉说,梁希读后,心情激动地写下了回复总理的便条:“为人民服务,万死不辞。”从此,这位已经66岁的老人,全力以赴地走上了新中国林业建设的领导岗位。

新中国刚成立之时,林业建设困难重重。全国除少数偏远地区有些森林外,剩下的就是40多亿亩荒山。正如梁希所说:“林业在今天一切等于从头做起,基础是薄弱的,工作是艰巨的。”

林垦部成立之初,干部很少,工作十分繁忙。作为一部之长,梁希日夜操劳,不仅重大事情都是亲自过问,不配秘书,而且撰写重要文稿也多是自己动手。有时遇到紧急任务,他一干就是一个通宵。

在梁希的带领下,林垦部的工作紧张而有序地开展了起来。时任林垦部副部长罗玉川曾撰文回忆说,当时仅用较短时间就组建了部机关,拟订了一些针对当时情况的林业方针政策,制订了全国林业建设初步方案。随后又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在全国范围内建立和健全了林业机构。

1954年,第四届世界林业大会在印度新德里召开,中国代表团在大会上介绍了新中国林业建设的成就。各国代表都感到惊讶,认为中国的成就为经济落后国家做出了榜样。

1958年12月,因抢救无效,梁希与世长辞。可以说,他的一生都在为中国的林业发展描绘一幅美丽蓝图。作为梁希的学生,著名森林生态学家、森林地理学家吴中伦曾这样评价自己的老师:梁老一生为祖国林业而奋斗,为祖国绿化而呕心沥血。

1950年,新中国成立不久,全国曾出现乱砍滥伐恶风,前后11个月的时间就发生3390多起毁林案件。时任林垦部副部长李范五回忆说,对此,梁希先生痛心疾首,寝食不安。他不顾年高体弱,亲自奔赴出事地点进行调查,向党中央提出紧急建议。根据建议,党中央先后发布了有关护林和节约木材的通知及指示,平息了这场乱砍滥伐的歪风。

保存甘肃小陇山林区,是盛传在林业领域的一件美谈。1950年夏,林垦部两次收到西北军政委员会农林部的公函,称拟开发小陇山森林,以供应修建天宝铁路的枕木。小陇山林区位于黄河最大支流渭河的上游,为了弄清可否进行大面积采伐的问题,梁希带领工作组,乘坐牛车和毛驴深入偏远崎岖的现场,摸清了实际情况,最后决定不进行大量采伐。这一决策,保存了关系大西北水土保持命脉的小陇山林区。

林产化学家周慧明是梁希的学生,有20多年时间在他身边聆听教诲。她回忆说,让“黄河流碧水”,是梁老一生的夙愿。在他主持林垦部工作之后,曾四次奔走于黄河流域,探讨如何治理黄河流域水土流失问题,最后写成报告,为1955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治理黄河综合规划提供了重要依据。

梁希十分重视林业宣传工作。他自己首先带头,经常在各种会议上发表讲演,在报刊上发表署名文章。1951年3月,他在《新中国的林业》一文中,为中国河山描绘出了一幅瑰丽的远景:“无山不绿,有水皆清,四时花香,万壑鸟鸣,替河山装成锦绣,把国土绘成丹青。”这段名言,一直鼓舞着广大林业工作者为新中国林业美好的未来而奋发努力。

如今,梁希的绿色梦想已经照进了现实。在梁希去世20年后,“三北防护林”建设开始实施,这项在国际上被誉为“中国的绿色长城”的世界生态工程之最,是对梁希的最好纪念。

在湖州,梁希的革命精神也在代代相传。据梁希森林公园管理处统计,每年来梁希森林公园纪念梁希的市民和游客达到15万人次。“下个月,以弘扬梁希精神为主的研学活动也将在梁希森林公园正式推出。”徐新泉表示,这项研学活动主要是让更多的人走近梁希、了解梁希、学习梁希。

越是向前走,越要保持革命精神

革命精神,是党在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中凝练而成的宝贵精神财富,是我们攻克一个又一个难关、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的精神支柱。长期以来,革命精神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人奋勇拼搏、砥砺前行。

当下的湖州,正处在加快高质量赶超发展的关键期,也是发展动能的换档期、结构调整的阵痛期、社会矛盾的凸显期。前行道路上既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大好机遇,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风险与挑战,需要我们继承和发扬梁希等老一辈革命家的革命精神,去开创更加美好的新未来。

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习近平总书记这样强调:“我们是革命者,不要丧失了革命精神。”在新时代的奋进征程上,让我们继续沿着革命前辈的足迹,把革命精神发扬光大,担当起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