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农民运动先驱 李成虎

294

李成虎(1854—1922),出生在萧山衙前西曹村(今凤凰村)贫苦农民家庭。他幼年丧父,随母乞讨度日。成年后务农,备受重租、高利、苛捐的盘剥和饥寒交迫之苦。1921年4月,沈定一(上海共产主义小组成员)回乡发动农民运动,倡导组织农民协会。李成虎积极响应,1921年初夏,在社会主义青年团员宣中华等人的指导下,他参与发动、组织农民协会。动员农户团结起来,同地主、奸商斗争。1921年12月27日,萧山反动当局派秘密警察诱捕了李成虎。李成虎大义凛然,坚贞不屈,遭受严刑拷打,钉镣入狱。1922年1月24日,病死狱中。李成虎牺牲后,当地人民怀念英烈,在农协旧址东岳庙设立“成虎堂”,河上建桥,取名“成虎桥”。

李成虎出生在萧山衙前西曹(今凤凰)村,是中国现代史上农民运动的先驱。民国10年(1921)9月27日衙前农民协会成立时,先为农协委员,又被选为议事员。同年12月27日,军阀政府镇压农民运动时不幸被捕,次年1月24日,在萧山狱中牺牲。伫立于李成虎烈士墓前,揭竿而起、振臂一呼的英雄形象开始清晰地浮现在我们的面前。

家境贫困 乐于助人

李成虎出生于清咸丰四年(1854),岁次甲寅肖虎,故取名成虎。时值太平天国战乱年代,父亲李发早逝,家境十分贫困,母亲带着年幼他和他弟弟生活艰辛,缺乏足够的劳动能力,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外出乞讨。李成虎和弟弟随母亲在讨饭中长大。后来在衙前镇西之西曹村落脚,直至 30多岁才娶妻成家,38岁生一女儿,以后又生一儿一女。弟弟无子女,领养一子,兄弟便分家各立门户。家里没有土地,长年累月靠租种地主田地、打短工,备受重租、高利、苛捐的盘剥和饥寒交迫之苦。

虽然生活十分贫困,但是这并没有消磨李成虎爱打抱不平的性格特点,看到不公平的事情他总要出面干涉。但是他对乡邻十分和善,乐于助人,秉性刚直,所以在村里深受村民的尊敬,颇有威望,村里如果有什么纠纷,总由他出场排解,农民们尊称他为成虎公公。

意识觉醒 坚决反抗

民国10年(1921)4月,上海共产主义小组成员沈定一回乡创办衙前农村小学,发动农民运动,支持农民与地主豪绅开展斗争。沈定一在乡里对广大农民进行多次演讲,以“一根麻杆易折断,一捆麻杆就折不断”作比喻,指出农民要改变受压迫、受剥削的处境,求得自己的解放,就必须团结起来,组织农民协会,反抗地主豪绅的剥削和掠夺。李成虎十分赞同沈定一等人的演讲。他既是每次演讲的积极召集者,又是一位忠实的听众。每逢要演讲,他就上街一边鸣锣,一边高声招呼农友说:“今天有三先生的演说,我是听过他几次演说的,他的话是句句不错,大家都该去听听。”每逢演讲开始后,他常坐在台下,“目灼灼地一声不响,有时立起来,用严肃的态度维持听众的秩序”。在李成虎召集下,四乡赶来听演讲的农民人数一次比一次多,从开始的百十来人骤增至数千人,特别是在山北的演讲,附近二三十个村的农民都赶来听了。

在沈定一等人的教育鼓动下,李成虎朦胧的斗争意识觉醒了,他以60多岁的高龄去串联农户,和农民兄弟促膝交谈:“为什么地主不劳动,却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为什么农民做牛做马,却讨饭度日,借债活命?”“好要大家好,有要大家有,只要大家齐,就一定能办好。”有的农民胆小怕事,问成虎:“公公,这样搞起来会不会闯祸”成虎说:“不要怕,有祸水我担着!”他又说:“只要大家心肝齐, 怕什么,我们这么多农民,如果官府来抓人,大家都戴李成虎带领农民砸米店时当作旗帜的布围身去,监牢里关不下这么多人的。”

李成虎带领农民砸米店时当作旗帜的布围身

李成虎还率领农民捣毁坎山、瓜沥一带哄抬粮价的米店,迫使米商降至原价,夺回西小江的捕鱼权。李成虎在农户中做了大量组织工作,他们共商成立农民协会的大计。

1921年9月17日,衙前东岳庙前红旗飘扬、爆竹声声、锣鼓喧天,挤满了兴高采烈的农民,衙前农民协会正式成立了。李成虎自告奋勇地做了协会的领头人,他说:“头,我来做,我老了,不要紧的!”协会发布了反封建地主剥削压迫的《宣言》和《章程》,李成虎带领农民开展了以减租抗捐为中心的反封建斗争,实行了三折还租(按原定租额三折交租)、改用公斗(原来的地主收租用的大斗每斗17斤,改为公斗,每斗15斤)、 取消地主下乡收租要加收的“东脚费”、反对交预租等决议。这些决议大大减轻了农民的负担。

有了组织的农民,不再像以前那样害怕地主。敢于强行收租的地主,被农民们殴打驱赶,狼狈逃回。有一次,收不到租子的地主们也联合起来,集中了80多条船一起下乡逼租。农会得知消息后,立即鸣锣召集来 1000多农民,向收租船投掷泥块石头,吓得地主们不敢靠岸,只得空船逃了回去。在这场持续了近三四个月的农民运动中,他们把矛头直接指向了士绅与地主,并为此展开减租减息的斗争。每次斗争,他们都能聚合几百人上千人。在与地主对抗的过程中,他们采取了请愿游行、扣押收租船和殴打地主等各种斗争形式。李成虎被农民们称为“虎将”。衙前农协反封建斗争,迅速传遍萧山全县及绍兴、上虞县,农民闻风群起响应,先后有80多个村建立了农协。有些村农民协会还联合起来,组织了1000余名农民到绍兴、萧山“跪香请愿”,要求当局体察民情,下令减租。

英勇牺牲 精神不死

萧绍地区风起云涌的农民抗租减租斗争,很快震动了省城杭州。浙江省长沈金鉴闻报,立即以军政两长名义,派军警过江镇压。

在这种险恶的形势下,李成虎仍不顾个人安危,继续为农会的事奔波。他的妻儿劝他:“别人进农民协会,依旧得闲做工,独有你把身子都送给协会了吗?怎么你整天连饭都忙得没功夫吃,现在事体败了,你还是避避开吧”!李成虎说:“你们懂什么这正是我该做的,大不了,头落地就完了,怕什么?”12月27日,李成虎正在田里耜泥,不料巳被密警盯住。当两个陌生人把李成虎叫到家里时,他知道这帮家伙要捕他了,就把锄头一放,鞋袜一穿,围身一系,毡帽一戴,轻蔑地说:“去便去,有什么了不起的。”

县知事庄纶仪亲自审问,李成虎义正辞严地回答“我是衙前农民协会的议事员,我是主张组织农民协会,我是三折还租的提议者,怎么(样)?”李成虎大义凛然,坚贞不屈,遭受严刑拷打,钉镣入狱。 1922年1月24日,李成虎死于监狱,最后说了一句话:“其余没有人了么?”。李成虎的牺牲标志着衙前农民运动的失败。

李成虎牺牲后,其弟带领成虎的子女驾船到萧山狱中运回遗体收殓。沈定一亦悲情大恸,收其遗骸葬于自家的祖坟地——衙前凤凰山上,在安葬前,还安排儿子沈剑龙给李成虎画了肖像,并将肖像印制成照片式样,附上他撰写的生平简介广为散发。其全文如下:

李成虎先生,浙江萧山东乡衙前西曹村人,年六十八岁,是民国十年秋冬间,发起农民协会,李氏被举为委员之一,倡议组织农人团体。谋有以应广州策源之国民革命,一时农人如响斯应,数几十万,事为恶田主所嫉,军阀官僚所痛苦,密遣大队军警,包围衙前东岳庙农协大会场,名册被劫,萧绍两县农人被捕入狱者几百人,亡命者动万,李被捕,遭非刑,不屈,十一年一月二十四日,被害于萧山狱中,其子张保乞尸归,农人感之,为葬其遗骸于衙前凤凰山。”

李成虎墓

李成虎的墓制高大,周围植苍松翠柏,前立墓碑,隶书大字“李成虎君墓”,左侧刻有“衙前农民协会委员之一,十一年一月二十四日害于萧山狱中,其子张保乞尸归葬,沈定一书石”字样。沈定一又在衙前农会旧址为李成龙立一神龛,龛内布那张遗像,两旁陈列着他用过的犁耙锄锹。沈定一书对联一副:为群众而牺牲,问耕耘,不问收获;振义声于陇亩,见锄锹,如见须眉。

上海共商友谊会闻讯,特派代表童理璋前来祭奠,并在凤凰山立石碑一座,上书“精神不死”四个大字。此后,围绕李墓,修建了东、南、北 3条墓道。南墓道隔河面对衙前汽车站,河上建一桥,命名为“成虎桥“,桥旁竖起石坊,上书”李墓南道“,两旁石柱上刻有楹联,一面是“吃苦在我,成功在人”;一面是“中国革命史上的农人这位要推第一个;四山乱葬堆里之坟墓此外更无第二支”。

衙前农民运动影响波及全国。当时上海中国共产党的机关刊物《新青年》曾全文刊登了农民协会的《章程》、《宣言》,以及《衙前农村小学校宣言》。邵力子主编的上海《民国日报》副刊《觉悟》发表了许多支持声援衙前农民运动的报道和文章。中国共产党的一些领导人,如陈独秀、邓中夏等亦都曾给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在给共产国际的报告中也曾提及。

《觉悟》书影

70年代,在“农业学大寨”开山造田中,李成虎墓被平毁,墓碑被移用建造畜牧场。1983年,萧山县党政部门作出重建李成虎烈士墓的决定。次年 10月24日新墓园建成,县领导各界代表到墓地隆重举行了李成虎烈士墓落成暨安葬仪式。现衙前农民运动纪念馆被列为浙江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