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任地委书记—彭瑞林

392
彭瑞林(1912-1990),原名彭澍兴,又名彭仲起,山东省益都县人,丽水地区第一任地委书记。
彭瑞林1932年2月加入共青团,同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任益都中学党支部书记,组织领导青年学生参加抗日救亡运动。1932年参加益都暴动。1933年2月,因叛徒告密,被捕入狱,受残酷迫害,他忠贞不屈,多次组织绝食斗争,迫使监狱当局改善待遇。1937年11月,经国共谈判,无条件释放,回益都县参与领导敌后抗日武装斗争。在反“扫荡”斗争中,彭瑞林任沂水九区区委书记,被誉为“铜墙铁壁”,在《大众日报》刊登。后任冀鲁边区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多次粉碎敌人“扫荡”,在抗击日寇中屡建功绩。在解放战争时期,彭瑞林任渤海区党委委员兼民运部长、渤海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1949年3月,任华东干部南进纵队第四大队政委,随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下,参加沿途和浙江的解放斗争。
1949年6月,彭瑞林同志带领400多人来丽水组建党政军领导班子。8月,任浙江省第七(丽水)地委书记兼丽水县委书记、丽水军分区政委。提出发动群众进行生产自救,彻底肃清匪特,巩固革命秩序,完成减租减息,充分作好土地改革的准备工作的意见。9月,召开第一次党代表会议,传达省党代表会议精神,部署各项工作。10月,地、县组织大批干部到农村,废除保甲制度,建立乡、村政权组织,组织农民协会、妇女协会等组织,开展剿匪反霸,确定以畎岸、毛山、壶镇为重点,组织武装工作队,广泛发动群众剿匪,至1950年1月,基本上歼灭大股土匪;同时开展反霸斗争,广大群众对地主、恶霸6500多人进行管制,实行人民民主专政。同年12月,地委提出以土地改革为中心,充分发动群众,对地主进行说理斗争,没收地主的土地,分给无地、少地的农民。在土地改革的基础上,发展互助合作组织,恢复和发展工农业生产,全区工农业总产值1953年比1949年增长25%,其中工业产值增长81%,农业产值增长21%。彭瑞林同志不辞劳苦,经常深入基层,同群众打成一片,为丽水地区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
1953年3月后,彭瑞林同志调任中共温州地委书记、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省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省人民委员会委员、秘书长、第二办公室主任、省委常委、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文化大革命”期间,遭受严重迫害,多次拒绝写伪证。1979年12月,任省政协副主席。1983年11月,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共浙江省第七次代表大会决议,为彭瑞林同志彻底平反,同时当选为中共浙江省顾问委员会常委。1988年5月,出席纪念中共丽水县委成立五十周年大会,会后去景宁等县视察,为惠明茶题词:“天雾操作,沁清无比。内外表彰,品味皆知。”1990年6月28日在杭州逝世,终年78岁。(丽水商会报2008年9月10日第129期)

延伸阅读

“铁头英雄”彭瑞林

在彭瑞林参加革命工作的60年间,有三分之一在山东,三分之二在浙江。从山东到浙江,认识他的党内外干部和群众,都交口传颂着他的两个“绰号”:一个“铁头英雄”,言其是非清楚,敌我分明,对敌疾恶如仇,敢拼敢斗,生死不计,铁骨铮铮:一个“彭大炮”,言其对事不对人,敢讲真话,能打头阵,善放“重炮”,勇于批评与自我批评,为了坚持真理,实事求是,不惜丢掉个人一切。这两个“绰号”,是对彭瑞林人品性格的忠实写照,也是人们对他高大形象的爱戴赞誉。同时,又是他以血和泪的代价为自己竖起的一座丰碑。

年少志高豪气在

彭瑞林1912年4月11日,出生于山东省益都县(今青州市)城里一个败落的小官吏家庭中。自从懂事起,就常听父亲讲:“不要攀高接贵,做事绝不能贪赃枉法,饿死也不可丧良心。”这些嘱咐,在他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难以抹去的记忆。

1930年夏,彭瑞林从山东省立第四师范附小毕业后,考入位于益都的山东省立第十中学。省立第十中学是一所有着光荣传统的学校。这里的共产党组织相当活跃,对师生影响较深。彭瑞林刚步入这所学校,就开始主动寻找党组织。这年冬天,在同学刘法曾的引荐下,先是经中共早期党员、邮电工人王经奎介绍,参加了共产党的外围组织“互济会”。1931年春节,第十中学建立“互济会”支部,彭瑞林任支部书记。春节刚过,他就被团省委巡视员徐钦五和张德放介绍加入共青团。不久,为配合工农红军第二次反“围剿”,刚刚担任团支部书记的彭瑞林,组织第十中学200多名同学,借用纪念“五一”劳动节的名义,举行了短时间演讲,接着又骑上自行车,分四路出发,在城里各街口和火车站广场演讲。一路上,大家还张贴标语,散发传单,揭露蒋介石对红军的“围剿”和在鄂豫皖边区发动内战的罪恶事实。这次活动,在整个县城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同年6月,彭瑞林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2年8月,彭瑞林参加了共产党组织领导的“益都暴动”。暴动失败后,遵照上级指示,彭瑞林赶往济南,担任了共青团济南市委书记。当时,济南的形势非常紧张,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处决“人犯”的布告。彭瑞林冒着生命危险,分别深入到工厂、农村、学校,积极发展党、团员。在正谊中学,他组织师生,开展了反对当局无故解聘进步教师和开除进步学生的斗争。他还成功地组织了以山东省立第一中学为中心“反对会考”的罢课斗争。

五载“囚牢”几多恨

1933年2月,由于共青团山东省特委书记陈衡舟被捕叛变,致使中共山东省委书记任作民、省委组织部长向明、共青团山东省特委代理书记孙善帅和彭瑞林等20余人被捕。当彭瑞林被押进国民党山东省党部大门口旁三间审讯室时,提前被捕的向明、任作民等同志,已在此等候。向明见彭瑞林进来,机警地瞅了个机会悄声说:“陈衡舟开始抓人了,咱们都假装不认识!”

夜半时分,国民党省党部开始审讯。在审讯室,陈衡舟和他老婆,还有国民党山东省捕共队长、叛徒王天生(王用章)等,坐在审讯台上。拉开隔间幔帐,拧亮电灯,但见室内已摆满了各种刑具。王天生等先是假惺惺笑着告诫彭瑞林,要他供出所了解的党组织及接头人员。而彭瑞林却一问三不知。他们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剥光彭瑞林的衣服用刑,皮鞭抽,火香烫,驳胁骨,压杠子,直把他折磨得死去活来。然而,不管如何折磨,彭瑞林始终不吭一声。过了18天,彭瑞林被押送到国民党山东省高等法院看守所。在看守所,彭瑞林同其他共产党员、共青团员一起,连续进行了3次绝食斗争。绝食期间,彭瑞林坚持六、七天不吃一点东西,导致嘴唇干裂,头昏眼花,晕厥过去。看守人员没有办法,只好向他肛门内注牛奶,朝他血管里打葡萄糖水。

1935年夏天,国民党把彭瑞林转押至山东省反省院,进行“反省教育”。反省院长王育民单独“开导”彭瑞林,叫他反对共产党,反对马列主义,还特地派来一名叛徒,教他学唱下流歌曲。彭瑞林针锋相对,亮开嗓子唱起了《国际歌》。又逼迫他写悔过书和反共宣言。彭瑞林斩钉截铁地大声反驳:“我无‘过’可悔!至于反对谁,拥护谁,我自己心里有数,用不着你们费口舌。你们如果真想抗日,那好,送我一支枪来,让我提着上前线,看哪个狗日的当甭种!”在“反省教育”期间,国民党当局连哄带骗地忙着给大家办理“悔过手续”,彭瑞林等9人坚决拒绝签字。1937年1月,反省院把他们当中的8人分别押往山东省高等法院看守所。给彭瑞林扣上“不接受反省,劫持群众,排斥训导”的罪名,砸上镣铐,单独送往历城分监关押。
在历城分监,彭瑞林遇见一位绰号叫“八百年”的人犯,意思是说,他的罪已足够判几个死罪加起来的刑期。此人真名叫韩化南,山东昌邑人,原是胶东沿海一带的大土匪头子。此人入狱以来受政治犯的影响较深,很讲义气,特别同情新入监的政治犯。这天晚饭后,他扒着窗口悄声对彭瑞林说:“老弟呀,你就放心待下去吧,不要怕他们,有难我来帮你!”一次,彭瑞林因大闹监狱,被一群暴徒抓住,用3根皮绳,把手腕和手指紧紧勒在一只方凳上,数人按住全身,扬起大板,轮番暴打,直打得他双手裂开了花,鲜血溅满全身,使彭瑞林在监房里疼得一动不动地躺了3天。幸亏那位叫“八百年”的,组织一部分普通犯,向狱方展开说理斗争,狱方才停止对彭瑞林用刑。
1937年11月,根据“国共”双方谈判协议,彭瑞林被无条件释放。

创建沂蒙模范区

彭瑞林出狱后,不顾体弱多病,立即返回益都县家乡,参与筹建抗日武装和领导了敌后抗日武装斗争。在反“扫荡”中,彭瑞林担任了中共沂水九区区委书记。沂水九区地处山东沂水县的西南边界,辖4个乡、320个自然村,人口8万多。其中,辖区内的岸堤乡,是当时八路军山东纵队指挥部和中共苏鲁豫皖边区省委(中共山东分局前身)所在地。沂水九区区委直接接受省委、沂水县委双重领导。对这个区委干部的配备,省委是经过了反复周密研究后而确定的。
彭瑞林来到沂水九区,先请沂水县委书记刘建中介绍当地敌情,然后根据敌情迅速开展工作。他不辞劳苦,冒着生命危险,深入山区村村落落,利用各种形式,向群众宣讲反“围剿”的意义、措施,帮助群众增强夺取抗日战争全胜的信心。他要求干部群众做好“空舍”、“清野”工作,不给敌人留下一点能吃的东两。他亲自组织起自卫队,拉起武装,开展游击战,有力打击了来犯之敌。1939年6月1日至8月间,日伪军2万余人,采取“铁壁合围”的“拉网”战术,对这一带实施轮番“清剿”,尽管敌人的烧、杀、抢暴行是前所未有的,但我辖区内群众的伤亡情况,却降到最低限度。
在沂水九区工作期间,彭瑞林始终坚持党的领导、注重发展党员,不断壮大党的队伍。1939年1月至3月间,全区发展党员20人,4月至6月间,又发展党员40人。党组织的健全、壮大,是抗日工作步步深入的重要保障。过去人马很难出进的深山大岙,后来都变成人民的抗日根据地。群众的抗战热情空前高涨,就连一些妇女、儿童、老人都自觉要求站岗放哨,盘查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