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头版刊登 这张照片感动了无数人

226

许多抗美援朝战士身上带着这张照片印刷品,奋勇杀敌,牺牲在战场上。《人民日报》头版刊登的这张照片感动了无数人。

阙文,原名阙大成,曾名阙里,丽水人,是丽水第一位中国摄影大师、影视编剧、导演。

1949年毕业于北京新闻学校。1950年起曾任《人民日报》编辑、记者。1952年抗美援朝期间,阙文拍摄了照片《我们热爱和平》,照片的印刷品在中国大地流传,也传到了朝鲜。朝鲜的战壕里、指挥部的地图旁边、野战医院里……志愿军战士们几乎人手一张,各种渠道送给志愿军们的慰问包大都会附上这张小画片。看到那可爱的孩子形象,战士们激动地宣誓说:不惜牺牲生命,保家卫国,保卫和平,保卫孩子们!为了这些孩子,我们死都值!

这张照片,竟然有这么大的号召力,不仅摄制者设想不到,很多人也都没想到。除了招贴画在大街上和屋子里挂着,还出现在信封、笔记本、明信片、搪瓷杯、茶叶盒、手帕和各种各样物品上。现在北京军事博物馆里的抗美援朝专门展览厅,一进门就会看见这幅有几米大的照片。其不仅主题鲜明,感情朴素,看到它,就会想起那个年代,就会引起我们很多的往事回忆。照片反映的是上世纪50年代初,中国刚从战争中走出来,和平与建设是国家的主题。拍摄《我们热爱和平》这幅照片的作者阙文回忆:

1952年的儿童节前夕,当时我负责《人民日报》里《我们伟大的祖国》这个图片栏目。根据周恩来总理“我们热爱和平,但也不怕战争”的精神,我们的总编辑邓拓找到我说:抗美援朝的第五次战役取得了很大的胜利,当前的形势是要求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团结起来,争取保卫和平,只有团结起来才能够制止战争,才能保卫我们的下一代。

这个主题很抽象,不太好表现,又不允许搞“客里空”(苏联话剧《前线》中一个善于捕风捉影的记者形象,后来泛指新闻中虚构浮夸的作风)。我一夜没睡好,后来就想到了毕加索的和平鸽,又值儿童节,我就决定用儿童和鸽子来表现。

我和北京北海幼儿园联系,了解到他们那里养了一批鸽子,儿童们还经常到北海公园放鸽子,我就在5月31日到了这里,同时来的还有其他一些摄影记者,有青年报的,健康报的,体育报的。我一吆喝,大家就都去了。幼儿园的园长于陆琳带了一大帮孩子到了公园,每个人还抱了一只鸽子,真是欢天喜地!

最初我拍了几张觉得非常一般,因为只是在人物和鸽子的形式上、构图上作了些安排,看不出儿童内心对鸽子的热爱,缺少内在的联系。于是,我看看男孩又看看女孩,摸了一下他们的鸽子问:你们两个的鸽子谁的好呀?男孩高兴而俏皮地说:我的好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鸽子,又看了一眼女孩的鸽子,然后紧紧地搂住鸽子,侧着脑袋,表现出一副非常得意的神情。他的这种行动使女孩产生了强烈的反应,并立刻转过脸来瞧着男孩赶紧说:我这个也好!在这一瞬间里,两个人物的情绪都达到了饱和点,我就拍下了这幅照片。

第二天正好是儿童节,这张照片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那时《人民日报》的报头在中间,照片就在左侧的报眼这个位置上,按现在的话讲那叫“黄金地段”,发表后反响果然很大。当年的10月份,这幅照片就被人民美术出版社的编辑安靖和邹雅制作成了大幅的招贴画,照片原来背景上有些树枝,经过剪裁和修整,加了点桃花,又上了色,上面用儿童体书写了“我们热爱和平”6个字。第一版就印了500万!应该说,照片的影响力是在印成招贴画之后才成倍地扩展的。

由于长期奉行低调生活,人们很少知道阙文就是这幅照片的作者。发行量这么大的一张名作,稿酬之类的事却与他无关。他自己也曾经说过:“是战争成就了这张照片,即使有稿费,我也会捐给抗美援朝的。”

当年阙文的同事、《人民日报》资深摄影记者王东先生就这张照片回忆道:

……正值抗美援朝时期,中国抗美援朝总会又把这张照片印成小卡片,由慰问团分发到每一位志愿军手里,不仅前线战士手里有,后来还传到了战俘营里。东欧的一些画报上也用它做了封面。《我们热爱和平》这张照片与另一张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向红卫兵招手的照片(吕相友摄影)成为《人民日报》历史上两幅最有影响的照片。也无可动摇地成为了摄影史上的经典之作。

照片上这两个幸运的孩子也出名了。男孩叫马越,那年不到6岁,女孩叫孟运,那年4岁。照片的影响力太大了,以至于很长时间里他们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孟运,如今是一名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工程师。还是那个胖乎乎的样子,性格开朗,非常健谈。面对无数的来访者,孟运没有感到厌烦,仍然是热情地翻出老资料,讲述那些幸福的经过。

我4岁时,阙文叔叔给我们拍了那张照片,从此我们就出了名。不断地有叔叔阿姨们来抱我,说这就是那个抱鸽子的小女孩。我那时太小,也没法理解一张照片所起的作用。

上初中时,我妈妈给了我一张剪报,是1954年6月在《新观察》上登的文章《一张招贴画》,作者是萧琦。那上面讲这张画在朝鲜战场上如何鼓舞战士们去浴血奋战的事。我不知读了多少遍,每次都觉得胸中有热血冲击着我,热泪总是夺眶而出。那上面是这样写的:

有一天,我走进最前沿的七班坑道里时,战士们正在团团围着看一封祖国小朋友的来信,他们都被那信里的天真情感打动了。年纪稍大些的杨景春正念得起劲时,忽然从信封里掉出一张纸片,哈,原来是张照片,两个抱着和平鸽的孩子歪着头在笑。来信的孩子在背面写着:“在你们保卫下的祖国儿童真幸福啊,叔叔!”战士们对照片爱不释手,大家纷纷议论着:祖国的孩子真像鲜花一样,长得多好!这俩孩子是哪里的呢?叫什么名字?杨景春听着,眼里闪出了泪花。因为杨景春的两个儿子一个给伪保长摔死了,一个让美国人给炸死了。他英勇地作战,立了两次三等功。他和朝鲜孩子都搞得很熟,敌机轰炸时他就奋不顾身地去救孩子。

一天,七班的阵地上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杨景春和战友们粉碎了多次敌人的进攻,情况很紧急。这时战士谭林富掏出了这张照片,班长看到了,激动地对大家说:同志们,我们来宣誓,为了对得起这些可爱的孩子……四五个敌人朝战士谭林富冲来,当谭林富刺死最后一个敌人时,他自己也不行了,他从怀里掏出那张照片递给杨景春说:我不行了,给你,别忘了保卫孩子们!杨景春二话没说,把照片往兜里一放就冲上去了,一口气打死、刺死了十几个鬼子,在敌人群中拉响了最后一颗手榴弹,他也奄奄一息了。他抓住我的手费劲地说出了最后的话:可惜不知道那两个孩子在哪儿,要不把我那没地方寄的立功喜报寄给他们有多好……

我轻轻地掏出那张照片,我贪婪地看着这两个孩子,他们把和平鸽抱得多紧,笑得多幸福!你们知道吗,孩子,杨叔叔和谭叔叔为了你们,已经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战士们把这张画当成自己的精神财富,让这两个孩子陪伴着自己执行艰巨的任务。人们把它贴到坑道里,战壕里,甚至坦克和大炮上……朝鲜停战后,这幅招贴画又大量出现在工地上,鼓舞着战士们帮助朝鲜人民重建家园。

1956年,阙文从《人民日报》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时年33岁。后来阙文就没有怎么再拍照片,就是拍了也很少发表,他全身心投入了电影。1960年毕业后,阙文进入北京电影制片厂,在《春雷》、《阿拉尔罕》、《烽火少年》、《青春似火》等片中担任副导演。后与人合导《父子俩》、《巨澜》、《元帅之死》,其中《元帅之死》在第四届百花奖评奖中名列前十名。他独立执导的、根据巴金名著改编的《寒夜》,获1985年政府奖并参加了法国第三十八届国际电影节和香港第九届国际电影节,分别获得荣誉证书和优秀影片证书,该片还参加了日本《中国映画祭》和新加坡1985年中国电影节。他导演电视剧有:《不屈的桥》、《大敌当前》、《金瓶梅》和《江城七月》等。创作的电影文学剧本有:《父子俩》、《寒夜》、《多雪的冬天》、《窃国大盗》、《生死沉浮》、《我要读》和《冼星海》等。撰写了《让电影走向的探索》、《从文学到银幕形象》、《一部影片的诞生》、《一首悲怆的协奏曲一评(孙中山)》等数十篇电影文艺论文和评论。

(丽水商会报2008年5月30日第121期)

延伸阅读

阙文导演的几部主要电影简介

1.《父子俩》

导演:阙文  江世雄

编剧:阙文  江世雄

主演:林洪桐  王炳或  李苒苒  朱海涛  罗鹤龄  (更多)

上映:1960年

地区:中国大陆

颜色:黑白

类型:剧情片

制作发行公司:北京电影学院实验电影厂

故事梗概

《父子俩》(1960)根据王愿坚的小说《粮食的故事》改编。 1935年红军北上抗日,湘鄂赣根据地遭到敌人的严重破坏和重重的封锁。根据地某山村里的地下工作者老高,接到山上交通员小张带来的游击队政委的重要命令:令老高在天亮前一定送一部分粮食上山,以配合作战需要。老高儿子红七听到这个消息后,跟随父亲一同去送粮,老高的妻子留下做村里的工作。

老高父子挑着担子机智地避过敌人的巡逻队。在快接近目的地时,他们被敌人发现了,为了保护粮食,支援游击队,老高当机立断,让红七转移敌人视线,自己挑起两副担子躲了起来。一阵枪响,红七被敌人抓住,押进了村子。匪军官逼红七供出游击队的所在地,红七闭口一言不发。敌人恼羞成怒,把他关进土牢,并决定枪毙他。正当敌人要下毒手的时候,老高领着游击队冲进村子,救出了红七。游击队在人民的支持和配合下,夺取了村庄,消灭了敌人。红七也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成为一名小游击队员。

 

2.《巨澜》简介

片名:《巨澜》

导 演:董克娜 阙文

编 剧:栗粟 冯光宇      主 演:张连文 杜澎 李秀明 俞平 陈颖

上 映:1978年

地 区:中国大陆

颜 色:彩色

类 型:剧情片

制作公司:北京电影制片厂 [中国]

故事梗概

1950年秋天,美帝在仁川登陆不久,淮河沿岸连降暴雨,大水威胁着人民的生命财产。志愿军某部师长钟远,遵照上级紧急命令,带领部队参加一场根治淮河的新战斗,并担任了治淮第七工区书记兼第一总指挥。钟远和营长孟家山来到工区后,经过调查,断然拒绝在心怀野心的原指挥章若川同意的图纸上签字,重新制定了新的方案:在望淮口建闸。可是,章若川乘钟远外出之机,却擅自违反党委决定,抢先在旧闸基进行浇注,技术员李汀跳下基坑进行抵制。钟远赶回与章若川展开了斗争,并得到总指挥部书记方兴的支持。然而,章若川拒绝同钟远共同建造淮口大闸,杜经理也利用他拥有的技术力量和设备,封锁、破坏建闸工作。一些地主土匪武装也企图谋杀钟远。钟远依靠群众,打退了敌人的封锁和进攻,日夜奋战在合龙口。但是,第一次合龙失败了,汛期又提前来到。关键时刻,章若川竟以钟远的爱人、志愿军军医田敏在朝鲜牺牲的消息打击钟远。但钟远铭记毛主席"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题词,忍着悲痛,顶着压力,继续与洪水搏斗,准备再次合龙。这时,隐藏在工区内的沈慕尧与章若川进一步勾结。在特区会上,章若川和林主任危言耸听地责难钟远,甚至提出要撤销钟远党内外一切职务。钟远面对各种压力,带领群众和战士捉住了准备去炸合龙口轮船的土匪么王路,搜出了藏在教堂内的敌特电台,依法逮捕了披着神父外衣的帝国主义特务顾类撕,粉碎了敌人的阴谋破坏,取得了合龙的胜利。使危害多年的淮河巨澜听从了指挥,给人民带来了幸福。

 

3《元帅之死》简介

导演:阙文 石一夫

编剧:贺兴桐 于力

演员:李仁堂 张献 赵娜

祝延平 李百万 黄小雷

摄影:徐骁先

上映:1980年

地区:中国大陆

颜 色:彩色

类 型:剧情片

故事梗概

1964年秋,贺龙到湘鄂西视察,受到部队司令员马玉德及广大指战员的热烈欢迎。马玉德的儿子、某部连长马洪湖和烈士后代吴桐花从小就受到贺龙的关怀,对贺龙更是怀有格外深厚的感情。“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贺龙遭到林彪一伙的政治迫害。马玉德投靠林彪,并诬蔑贺龙有历史问题。马洪湖在愚弄和欺骗下也对贺龙产生怀凝,并参与了抄家批贺的运动中。而吴桐花坚定的相信贺龙,利用护士身份精心护理并多方营救贺龙。因二人对贺龙的政治态度截然相反,彼此的爱情宣告破裂。贺龙受到马玉德一伙的残酷迫害,病情日渐严重。与此同时,正义的人也在努力多方帮助和营救贺龙,并不惜献出生命。在混合着血泪的事实面前,马洪湖终于醒悟,掩护吴桐花脱险,并冒险传送贺龙的报告,不幸牺牲。牢房里,贺龙在弥留之际喃喃自语:“我要为党活下去,贺龙永远听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