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最是难忘浙江情

270

浙江是周恩来的故乡,他生前曾30多次来到浙江。解放前,周恩来来到浙江,宣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对浙江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解放后,周恩来又多次亲临浙江,浙江的许多建设成就凝聚着周恩来的心血。

春风又度钱江畔

浙江是周恩来的故乡,他生前曾30多次来到浙江。解放前,在国家民族存亡的紧急关头,周恩来风尘仆仆来到浙江,宣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对浙江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解放后,周恩来不辞辛劳,多次亲临浙江,在梅家坞茶乡,在新安江工地,在都锦生丝织厂车间,在部队、学校、街道小巷都留下了闪光的足迹。浙江的许多建设成就凝聚着周恩来的心血。他的领袖风范、高尚情操、务实精神,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中共浙江省委党史研究室组织撰写了《春风又度钱江畔》、《沐雨栉风桑梓情》、《外交舞台亦风采》等纪念文章。本报今起刊载,以飨读者。

省委党史研究室 李林达

西子湖畔,几经谈判;

国共两党共赴国难

1937年3月,中华民族迎来了一个风雨飘摇的春天。

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中国的东北三省后,继续对华推行侵略扩张政策。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问题,摆在了每个炎黄子孙的面前。

三个月前,张学良、杨虎城在“苦谏”无效后,被迫采用“兵谏”扣留蒋介石,发动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中国共产党从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出发,提出了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主张和具体建议。同时派出周恩来、叶剑英、秦邦宪等组成代表团,前往西安谈判,对张学良、杨虎城,以及国民党要员晓以民族大义,谆谆加以规劝,蒋介石被迫接受我党提出的抗日六项主张。西安事变得到了和平解决。

经西安事变,惶恐的蒋介石“内战思想没有死”。在抗日问题上,摇摆不定,仍坚持“攘外必先安内”。如何做到使蒋介石实现抗日诺言,推动全国抗战,而又保持共产党独立自主,这需要斡旋,也需要艺术。

毛泽东说,要使全体同胞不当亡国奴,就必须建立各党派各军各界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组织起千千万万的民众,调动浩浩荡荡的革命军,反对全民族最大的敌人——日本帝国主义。

周恩来深谙毛泽东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策略的内核,坚持又团结又斗争,坚持独立自主开展抗日游击战争的方针。

为了巩固西安事变所奠定的和平局面,实现国共两党重新合作共同抗日,1937年3月,时任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的周恩来肩负中共中央的重托,南下江南,与正在杭州的蒋介石秘密会谈。这是国共两党的高级会谈。

面对蒋介石这个奸诈的老对手,周恩来心里很不平静: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大批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士倒在血泊里。蒋介石还悬赏10万大洋搜捕周恩来……如今,西安事变时许下“停止内战,联合抗日”诺言,并以“领袖”人格担保的蒋介石,事变后又背信弃义扣留了从西安送他回南京的东北军将领张学良。

面对如此卑鄙之人,毛泽东接连发电报给周恩来:

“恩来此时绝对不应该离开西安。”

“此时则无人能证明恩来去宁后,不为张学良第二。”

毛泽东牵挂着战友的安危。

周恩来怀着对党、对中华民族的责任,毅然决然地踏上了南下的征程,下榻杭州西湖边的一幢楼房里。

3月25日,周恩来与蒋介石在杭州南高峰下的烟霞洞开始了艰难的谈判之旅。中共联络代表潘汉年、国民党代表张冲参加了会谈。

一阵寒暄过后,周恩来进一步表明了中国共产党对国共合作的立场和诚意。希望国民党实行和平统一、团结御侮的方针。

周恩来又讲了蒋介石西安“联共抗日”的承诺,他说:“中国共产党对国共合作的立场,是站在民族解放、民主自由、民生改善的共同奋斗的纲领上的,是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谋求与国民党合作。”

周恩来语调显得坚强有力:“我们寻找的是彼此的谅解和相互的真诚,决不能接受国民党所谓‘投降’、‘收编’的种种诬蔑。”

周恩来继续劝说蒋介石:“大敌当前,国人应该团结起来。对一些省倒蒋分裂的活动,我们是坚决反对的,希望南京政府提供机会,以提高人民对抗日民主的认识,彻底实现和平统一。”

周恩来说罢,蒋介石表示愿意重新合作,口头允诺周恩来提出的意见。蒋介石说:“恩来,我承认中国共产党有民族意识、革命精神,是一股新生力量,不是嘛,几个月来的和平运动影响很好嘛。”

接着,蒋介石说:“国共分家,致10年来革命失败,造成军阀割据、帝国主义列强占领中国的局面。这分家之责嘛,应归过于鲍罗廷嘛。国共两党彼此要有勇气去检讨过去嘛。”

周恩来不亢不卑,坦然地说:“我们共产党对于合作是有诚意的,我们几次明确表示过,大敌当前,应该彼此团结起来,共同抗击外来的敌人。”

而蒋介石则说:“关于国共合作嘛,不必说与国民党合作,只要与我合作,拥戴我为领袖就行啦!”

不言而喻,蒋介石有强烈的领袖欲。

第三天,周、蒋谈判移至莫干山“白云山馆”继续举行。

会谈中,蒋介石要中共想出一个办法,即在中共组织独立不变的情况下,保证永远拥护他,与他合作。他示意说,如果这一问题得到解决,其它问题都是小节。

周恩来再次就西安谈判中争执的几个问题向蒋介石申明中共的态度,要求蒋介石给个明确的答复。他说:“陕甘宁边区须为整个行政区,不能分割。”

蒋介石说:“行政区可以保持完整,但正职必须由中共方面推荐一个南京方面的人担任,以应付各方。”

蒋介石虽然口头上承认陕甘宁边区的合法地位,但内心却不肯承认共产党的合法地位,更不让共产党掌握任何实际权力。

谈到军队,蒋介石痴想在“统一军队,统一政令,统一编制”幌子下,借机把中国共产党和军队“统一”到他的手中。在红军改编后的指挥和人事问题上,蒋介石说:“三个师以上的政治机关可代行指挥权。我要你们指挥,你们亦能指挥,这是没问题的。”但很快又说:“红军改编后,各师直属行营。政治机关只管联络,无权指挥。”

周恩来作了针锋相对的斗争,说:“红军改编后的人数,必须达到4万余人。红军的三个师以上必须设总部,国民党方面不派副佐及政训人员,红军学校必须办完本期,红军防地还须增加。”

蒋介石冷冷地说:“军队人数不同中共争,可以设总司令部,国民党负责联络。”

周恩来瞥了蒋介石一眼,说道:“蒋先生,制定共同纲领是保证合作的一个最好办法。”

蒋介石说:“不。”

“那么请蒋先生提出些具体办法。”周恩来平静地说。

蒋介石似乎理屈词穷,他无奈地说:“哦,纲领也好,与我关系也好,这要靠共产党想办法。我没有办法。请贵党商量出一个民族统一战线的纲领来。”

每与国民党方面谈判,周恩来总是不遗余力而又巧妙地进行抗争,旨在提高共产党在中国的政治地位。

这天晚上,国共两党初步商定:由中共方面起草一个民族统一战线的共同纲领。同时商定:在南京与延安之间建立无线电联络。国民党方面由陈立夫、张冲与延安通过电台联系。有关编制、经费问题,由宋子文负责与红军代表洽谈。

至此,国共双方终于初步达成了合作抗日的意向。

翌日,周恩来带着与陈立夫联系所用的新编密码,离开莫干山“白云山馆”,踏上了北归的旅程。

4月4日,周恩来回到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

4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会议由毛泽东主持,周恩来在会上汇报了杭州谈判的情况。会后,周恩来起草了《中共中央关于与蒋介石谈判经过和我党对各个方面策略方针向共产国际的报告》。

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

8月13日,日本侵略军大举进攻上海,国民党统治的中心地区直接受到威胁。

9月22日,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发表了延搁许久的《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接着,蒋介石在庐山发表谈话,承认中国共产党的合法地位,作出两党合作抗日的声明。

为了中华民族的崛起,周恩来肩负历史使命,一上莫干,二至匡庐,五次与蒋介石、顾祝同谈判。几经斡旋,几经风波,终于奠定了国共两党合作的基础。

从此,历史的车轮,把中国带到一个崭新的阶段。

辗转千里到东南;

周恩来视察抗日前哨

1938年10月广州、武汉失守后,中国的抗日战争由战略防御阶段进入了战略相持阶段。为了贯彻统一战线的方针政策,为了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进行抗战,为了避免内战摩擦,周恩来代表中共中央、毛泽东,以国民政府军委会政治部副部长的公开身份,从重庆到东南抗日前哨视察。

1939年2月18日,周恩来一路辗转,经广西桂林,江西南昌、吉安、上饶和安徽泾县,3月17日,抵达金华,下榻中国旅行社金华分社。

杭州沦陷后,国民党浙江省党政军机关从杭州撤离到永康方岩和金华。昔日的“铜城”成为战时浙江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和军事重镇。

自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国民党由积极抗日转为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国共摩擦事件、顽固派反共事件不断发生。当时的金华,外有日寇的威胁,内有国民党特务的挑拨离间,浙江政坛在如何抗日的问题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局势动荡而险恶。

正在这关键时刻,周恩来来到浙江。周恩来到达金华罗店,得知浙江省政府主席黄绍竑正在浙西于潜,便冒雨离开金华,前往于潜会晤黄绍竑和浙江省国民党军政要员。

3月21日,天目山,潘庄。周恩来与黄绍竑开始了载入抗战史册的会谈。

两人从战局谈起。“日本人战线拉得过长,其兵力及经济实力已使它不能迅速灭亡中国。”周恩来说,“最近,日军陆军大臣板垣也说,‘中国事件,在最近的将来不能结束’,透露出悲观的调子。”

黄绍竑说:“最近,从上海、杭州城里传来消息,日本人在到处搜集破铜烂铁,连住宅区的铁栅栏都强行拆除,装船运回国造枪造炮。”

“日本不但物资匮乏,运输也成问题。日本妄图采取速决战战胜中国的妄想破灭后,进行谈和诱降,把汪精卫拉过去。我国抗战到了深入开展游击战、消耗敌人的新阶段。华东地区是中国人口最多的地区,是交通便利、土地肥沃、经济发达、文化程度高的富裕地区。只要我们坚持抗战,坚持团结,发动游击战争,就能在这里开创抗战的新局面。”周恩来说。

黄绍竑说:“我们已通知在天目山召开沦陷区政治工作会议,请你对沦陷区政治工作会议作一次训话。”

周恩来欣然答应:“他们都是从沦陷区来的热血青年,我跟他们见见面。”接着,周恩来和黄绍竑又谈了国共合作,坚持抗战,浙江开创抗战新局面的问题。

以后,周恩来在于潜、天目山、金华、丽水等地与黄绍竑进行了多次商谈,阐明我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和原则,详细交换了共同抗战的问题。初步达成以下四项协议:

1、统一意志,减少摩擦,精诚团结,坚决阻止日军于钱江以北。

2、中共指定一名代表,协调国共双方关系,商量解决抗战中可能发生的问题。

3、中共参加地方工作人员,不发展党的组织,也不在其后方地区发展武装组织。

4、共同创办抗日刊物,宣传抗日救国主张,发动民众,实行全民抗日。

通过会谈,黄绍竑对抗战的前途看得清楚了,对抗日的信心也坚定了。天目山会谈后,他感慨万端。当晚,填《满江红》词一首,抒发卧薪尝胆、为抗战尽力的初衷。

3月24日,周恩来在黄绍竑的陪同下,前往天目山下的禅源寺。

抗战爆发后,禅源寺这块清静的佛教圣地成了抗日的前哨。爱国僧侣把寺庙办成浙西临时中学的校舍。这天,适逢浙西临时中学开学典礼。周恩来即兴作了《敌我对比和抗战必胜》为题的重要讲话。

面对大多是从沦陷区来受训的青年和临中的师生,以及即将去沦陷区开展抗日工作的政工队员。周恩来说:“浙江是抗日前哨。这里能集中成千的热血青年接受教育训练,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今天的开学典礼,是个不平凡的开学典礼,一个战斗的开学典礼。”又说:“浙江在抗战20多个月中,无论在军事、政治、经济、教育、文化各个方面都有长足的进步。”赞扬了浙江人民为坚持抗日、保卫国家所做的种种努力。

周恩来以浙江人民英勇为国的史迹,激励大家奋勇抗战,他说:“浙江人民是英勇的人民,在反抗外来侵略中,不屈不挠。越王句践卧薪尝胆,10年生聚教训,所表现的民族意识和战斗精神光耀千古。”

在掌声中,周恩来精辟地分析了全国的抗战形势和今后的任务,痛斥了汪精卫的卖国罪行,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宣传毛泽东同志《论持久战》的战略思想。并针对浙江的现实,就军事、政治、经济、文化方面的斗争,提出了纲领性的意见,号召大家共同担负起打击敌人的责任,收复杭嘉湖,保卫大浙江,争取抗日的最后胜利。

越王台遗址演讲,周恩来阐明

共产党团结抗战立场

1939年3月28日,周恩来巡察完金华、于潜、分水后,越过巍巍的天目山,穿过日寇严密封锁的钱塘江,乘船来到抗战前哨——绍兴。

一到绍兴,周恩来在行署专员贺扬灵和乐培文的陪同下,走上龙山古道,登上“望海亭”眺望稽山镜水。

从龙山回来,周恩来视察龙山专区政工队。

政工队是一种抗日群众团体。

乐培文汇报说:“专区把沦陷区流亡出来的青少年和妇女组织起来,成立了战时政工队、抗日自卫妇女营、少年营和青年营,加强训练,伺机破敌。”

周恩来听了脸上露出了喜色,赞同地说:“这个方法好,值得其他战区借鉴和推广。”

听了妇女营战士夜袭王店,用手榴弹开路,打得日本鬼子晕头转向,龟缩车站不敢动弹的时候,周恩来说:“好,好,打得好。为中华妇女扬眉吐气!”

有人伤感地说:“许多政工队员高高兴兴地和我们告别,到敌后去打击敌人,却再也没有回来。”

周恩来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为国家,为民族牺牲是无上光荣的。没有牺牲,哪来胜利呢?!”

周恩来又来到城东的五云门外检阅青年营、妇女营和少年营。看到500多名由妇女、青少年组织起来的全副武装、斗志昂扬的战斗队员,周恩来问少年营营长吴德贞:“你们能使用武器吗?”

吴德贞立即指挥少年营作了操练。

在妇女营队列前,周恩来问:“你们是夜袭王店的女战士吗?”

“我们是夜袭王店的妇女营。”女战士们自豪地回答。

周恩来一边赞扬妇女营英勇不屈,一边与女战士握手,那一张张英俊的脸庞上闪烁着激动的光芒。他扬起头,指了指一幅“冲过钱塘江,收复杭嘉湖”的醒目标语,说:“这个口号提得好,表现了越王句践、鉴湖女侠的斗争精神。”

检阅完毕,周恩来就抗战形势和今后任务作了演讲。

当晚,在龙山的越王台上,周恩来参加各界群众的座谈会。

座谈会上,周恩来提出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问题。他说:“诸位的讲话,没有人提及当前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这就是建立和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问题。”

“日本帝国主义要把中国变为它的殖民地。面对亡国的危险,全国人民要有力出力,有钱出钱,有枪出枪,有知识出知识,团结一切可能团结的革命力量,组成最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周恩来深刻分析了抗战形势,对比了敌我双方力量、特点;阐明共产党团结抗战、全面抗战、抗战到底的立场;宣传了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

周恩来摆事实,讲道理,他的话一下子就震动了会场,连那些绅士和官员也连连点头。

周恩来提醒大家:“当前,我们有两个敌人,一个是日本帝国主义,一个是汉奸。只要充分发动群众,进行全面抗战,这两个敌人都会被打倒,抗战一定会获得胜利。”

在空袭警报声中,周恩来说:“这里是越王台,越王句践10年生聚,卧薪尝胆的故事,大家都是熟悉的。他那种为国家报仇雪耻的爱国主义精神,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是民族精神的根。我们要教育人民发扬民族气节,团结抗战,打败日寇。只要团结民众力量,抗日胜券必操我手,中国的前途是光明的。”

最后,周恩来大声疾呼:“在目前形势下,必须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必须巩固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一致对敌,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周恩来的演讲贯穿着毛泽东《论持久战》的光辉思想,充满了民族的正气和必胜的信念。周恩来那忧国忧民的声音,在越王台回响,会场上不时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第二天晚上,周恩来应姑夫王子余的邀请,在王家与亲友家人共进晚餐。大家围着大圆桌喝酒,一边谈家事,一边听周恩来讲抗日救国、抗战必胜的道理。

席间,周恩来应亲友的要求,泼墨抒怀,题词13幅,分别赠作留念。

周恩来给王子余书写了《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给王贶甫(周恩来表弟)的题词是:“埋头苦干,只要抗战胜利,必定苦尽甜来!”

给表妹王逸莺写了:“勿忘鉴湖女侠之遗风,望为我越东女儿争光!”

……

晚上,周恩来不顾白天奔波的劳累,又在王家召开了工人座谈会,绍兴大明电气公司青年工人史美钰、陆与可、蒋桐生、周文元和顾康年参加了座谈会。

周恩来询问了几位工人的家庭情况和生产劳动情况,然后讲了抗日救国形势。周恩来说:“日本军国主义代表大资产阶级,穷兵黩武,扩充军备,对外侵略,赋税日重,表面看来强大,实际内部空虚,侵略战线越长,军队的给养越大,日本人民的负担越重。”

“相反,我们进行的是保卫祖国、民族图存、抵抗侵略的正义战争,得到全国人民的拥护,得到世界民主势力特别是苏联的支持。只要团结起来,一致抗日,最后胜利一定属于我们。”周恩来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今天要借鉴卧薪尝胆,誓雪国耻。”

周恩来勉励工人们要关心国事,要做好本职工作,思想上要有四万万同胞,做有益于社会的工作。

谈话至深夜,周恩来兴致勃勃,欣然应工人们要求为他们题了词。每幅题词都寄托了周恩来对工人,也是对绍兴人民的希望,勉励他们要发扬民族精神,将抗战进行到底。

云和,视察铁工总厂;

周恩来鼓励工人“多造枪械打鬼子”

4月3日,周恩来由浙江省主席黄绍竑、浙江省建设厅厅长陪同乘车从金华出发,经丽水到达云和县小顺镇。

当晚,周恩来下榻黄绍竑别墅,即邀请工人职员谈话,了解情况。

翌日,周恩来在黄绍竑及厂长黄祝民的陪同下,对小顺浙江铁工总厂进行视察。

抗日战争初期,为解决抗日自卫团队的武器弹药的补充需要,杭州、宁波、温州等地的铁工厂被迁到丽(水)浦(城)公路丽云(和)段的小顺、玉溪、大港头等地,建起了浙江铁工总厂,生产步枪、轻机枪、手榴弹、炸药以及修造通用机械等。

后来,浙江铁工总厂成了东南抗日前哨重要的兵工企业。

这天,周恩来到步枪组装车间,周恩来向工人们询问了武器的性能、产量。当听说月产步枪1000余支时,周恩来说:“好,好,多造枪械打鬼子。”

9时,浙江铁工总厂礼堂1000多工人集合。应黄绍竑的邀请,周恩来作抗日演讲。

在滚雷般的掌声中,周恩来开门见山地说:“要抗日战争胜利,必须发动全民族的力量,千千万万农民走出村庄,千千万万工人走出工厂,千千万万学生走出课堂,投入到抗日的前线去。”

他用赞扬的口气说:“工人阶级是顶天立地,创造世界的,谁也没有像你们工人阶级这样伟大。你们是引擎,是发动机。你们从各地的生产建设战线上来到这里制造武器,为国家努力劳动,制造武器是为了抗日打鬼子。”

周恩来强调说:“抗战胜利要靠工人阶级。现在造起了这样大的兵工厂,不但造步枪,还造出了轻机枪。打鬼子需要武器。你们造出了机械,支援了前方,打击敌人,这就是抗日救国的很大贡献嘛!”

周恩来精辟的话语深深地打动了工人们的心。会场不时响起一阵阵雷鸣般的掌声。

“军人在前方抗日杀敌,工人在后方生产武器,都是为了一个目标,那就是抗日救国。都负了神圣的职责,那就是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武器是杀人的工具,日本侵略我们,屠杀我国同胞,因为我们手里没有枪,就要被杀死。我们手里有了武器,抗日才能胜利。”周恩来说。

周恩来对工人寄予殷切的希望,他说:“只要工人团结一致,努力生产,造成更多更好的枪弹来支援前线,打击日本帝国主义,抗日必定能取得胜利,建国的目标定能达到。工人阶级是先进阶级,要起模范带头作用。带动农民,带动社会各阶层人民,树立起抗战必胜的信心。”

周恩来还讲了全国的抗日形势和采取的策略方针等。

最后,周恩来激昂地说:“全国的工人、农民、各阶层人民团结起来,一致抗日,坚持到底,最后胜利一定属于我们。我们的前途是光明的,远大的。”

周恩来的话,在工人中间引起了强烈的共鸣。工人们振臂高呼:“日本帝国主义必败,抗战必胜!”

婺水江畔,会晤刘英;

周恩来阐明共产党抗日统一战线策略

夜幕降临婺水江畔。3月17日,周恩来抵达金华的晚上,中共浙江省委书记刘英化装成商人模样,戴着一副墨色眼镜,从省委所在地丽水秘密来到金华和周恩来相见。

刘英,1929年参加中国共产党。曾参加中央苏区五次反“围剿”斗争。1934年7月任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政治部主任。1935年春,和粟裕率红军挺进师进入浙江开展游击战争,创建了浙南游击根据地。

这天晚上,刘英向周恩来汇报了北上抗日先遣队的情况,汇报了抗战以来浙江党组织发展的情况,周恩来对浙江党的工作表示满意。

1939年4月1日,周恩来重返金华。4月5日,周恩来召集中共浙江省委领导开会。中共浙江省委书记刘英,浙江省委常委汪光焕,浙江省委常委、浙南特委书记龙跃,省委统战部副部长吴毓和从东南局调来的省委民运部部长薛尚实秘密来到旅社,参加会议。

会上,周恩来传达了党的六届六中全会的精神,作了《关于目前形势和任务》的报告,分析了全国和浙江的抗战形势。

在分析抗战形势时,周恩来说:“1938年10月武汉失守后,国民党内部对抗战前途抱悲观情绪的人增多,暗藏的汉奸、亲日派公开散布消极情绪和亡国论调,甚至公开主张向日寇投降。”

周恩来说:“11月下旬,蒋介石在衡山召开了一个军事会议,确定了继续抗战的决策,支持了国民党内部的抗战派,打击了国民党内的投降派,这对中国继续抗战是有利的。”

接着,周恩来严厉斥责了蒋介石:“日军进攻武汉时,蒋介石的几十万军队向后撤退,一片混乱。”

周恩来告诫说:“蒋介石的‘国民精神总动员’名义上是为了抗战,实际上是想用来对付我们共产党与压制国内进步力量。”又说:“我们也可以利用这个口号来提高人民的民族意识和增强抗战意志,反对投降妥协。”

说话间,空袭警报响了,日军飞机来轰炸金华城。周恩来、刘英、汪光焕和龙跃、吴毓,趁机避开国民党调查统计室特务的视线,搭上新四军铁篷大卡车,向金兰公路急驰而去。

片刻,车至一片茂密的树林里,周恩来和浙江省委的同志继续开会。周恩来说:“我们党的任务是坚持抗战,坚持持久战,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动员全党和全国人民克服困难,反对投降,打击国民党内的暗藏汉奸和亲日派,增强抗战力量,阻止敌人进攻,准备反攻,收复失地。在争取国民党长期抗战和与我合作中,要坚持党的独立自主的政策,保持党在政治上对国民党批评的自由,发展壮大党的组织和八路军、新四军的力量,巩固和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在谈到浙江党的工作时,周恩来指出:“浙江党的组织经过了1938年的大发展,今后要加强巩固工作,既要继续发展,又要重视质量。对来历不明的、政治面目不清的党员要进行审查,严防国民党特务混入党的组织。要加强党员教育,培养党的干部,特别培养军事干部派到沦陷区去开展工作……”

谈到各地党组织的建设时,周恩来说:“绍兴党组织比较薄弱,省委要加强绍兴党组织的建设和领导,尽快开展绍兴工作。”

以后,中共浙江省委遵照周恩来的指示,先后派了50余位党员骨干到绍兴领导抗日斗争,成立了中共绍兴县工委,为宁绍地区沦陷后我党领导抗日武装斗争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会议开到黄昏。临别,周恩来和刘英、汪光焕、龙跃、吴毓等浙江省委领导互道珍重。

在金华期间,周恩来还分别听取了东南局副书记兼组织部长曾山、东南局宣传部长兼新四军驻南昌办事处主任黄道、江西省委书记郭潜、福建省委常委兼组织部长范式人等的工作汇报,向东南局和闽、浙、赣三省的领导人传达了党的六届六中全会精神,对闽、浙、赣党的工作作了重要指示。他强调,要坚持抗战,坚持持久战,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并要求大家对待国民党须有两手准备,要争取合法地位推动抗战,也要准备独立抗战,准备在敌后开展游击战争。

翌日,周恩来告别了故乡,告别了战友,带领黄道、邱南章、刘九洲等一行20多人,迎着晨风,乘新四军卡车,离浙赴赣,开始了新的战斗旅程……

文章来源:浙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