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州第一位左丞相何执中

250

何执中(1044-1117),字伯通,处州龙泉上河(今丽水龙泉市兰巨乡于章村)人。何执中官至尚书,中枢门下侍郎,左丞相,可谓尊宠至极。

何执中的祖籍,是福建浦城,在动乱的晚唐,先祖何瑾从福建迁至四山环绕、五水汇流的龙泉于章隐居。长子何睿在外为官,何瑾与其家属居住在河的上首,称为上何村。另外三个儿子居于十里外的上河下首,称为下何村。因“何”与“河”同音,后来就改为上何村与下何村。

何家是书香传代,曾出过不少进士,均在外为官。执中末发迹时,家境贫困,而他则能刻苦求学,乡试中举。洪迈《夷坚志》有载:临入京会试无行旅薪储之费,执中只得向大户借贷。

宋熙宁六年(1073)进士中榜,一甲第五名。熙宁九年(1076),授台州通判,(今临海县,位椒江市西北。一说今安徽省凤台县位淮南市西北),其时,台州正有“妖狱久不竟,株连浸寝多”。朝廷催逼甚急,台州太守一筹莫展,手足无措。执中到位讯诸囚,听其相与语,谓羊角之角皆曰“股”,扣其故,闭不肯言。执中以羊角置于杂物中,用以询问妖徒。他物皆直道其名。至羊角而不言,而相视色变。执中曰:“是必为师张角讳耳。” 遂判定妖徒为“明教徒”,迅即决判其狱。而对妖徒的处理上,执中薄其刑典,省去家财没官之令,但治其魁首而已。因为很快平息了“妖狱”。元丰三年(1081),执中调任亳州观察判官(今属安微亳州,位涡阳县西北)。

亳数易守,政不治。曾巩任亳州太守,“颇欲振起之,顾诸僚无可仗信者,执中一见合意,事无纤巨,悉委以剸决。”执中不负重托,除弊事、空滞狱。未及,亳州大治。殿中侍御史蒋之奇奉命到淮甸,巡按吏治。至亳州,不少官员闻风畏惧,而盛赞执中是“一州六邑,赖有君耳”。元祐二年(1087),执中到海盐任知县,为政清明,识政事先后缓急,多有勤政爱民的善举。邑人记其与他人不同处,竟有十多条。绍圣四年(1097)六月,哲宗召何执中等九人,觐见上殿。执中以论对称旨,改承孝郎,迁诸王府记室参军。元符元年(1098),改诸王府侍讲,授太学博士。

后丁母忧扶灵柩离京,途中暂寓苏州。比邻夜半起火,执中正索居独处,惶惶不能离开,只是扶柩恸哭,决心与柩俱焚。旁见者莫不“悲其孝而危其难”。好在不久大火被扑灭,灵柩得以安好无损,执中因此赢得“孝子”的美名。

 绍圣中,五王就傅,选为记室,转侍讲。端王即位,是为徽宗,超拜宝文阁侍制,迁中书舍人、兵部侍郎、工部、吏部尚书兼侍读。

执中因为做过端王的侍讲,待其成为徽宗后就被越级任用。故其仕途通畅,官至中书舍人(主管中枢六房,起草诏令)、兵部侍郎、工部尚书、吏部尚书,成为皇帝的近臣与朝廷的重臣。在朝为官期间,执中勤政清廉。

崇宁四年(1105),升任尚书右仆射。大观二年(1107),进中书门下侍郎。大观三年六月,迁何执中为相。政和二年(1112),蔡京复相职,与蔡京并任左右相。累官为丞相、太保、大司空、太傅、荣国公。政和七年卒,年七十四,赠太师,谥“正献”,后追封清源郡王。当年对何执中评价很高,诏书称其:“敦重而有容,直方而不挠。丞弼八年,勤劳百度。”汪藻(时任著作佐郎,元朝汪泽民是其七世孙)挽诗云:“身似留候初出汉,葬为姬旦不忘周。千官祖奠城东陌,十里春风鼓吹忧。”汪藻以刚正不阿著称,他的评价是可信的,忠君爱国是何执中的基本思想。

何执中为相正是北宋承平日久而危机四伏的年代,国内横征暴敛,外族觊觎中原,何执中卒后的宣和间大兴“花石纲”之役,导致北有宋江、南有方腊的农民起义。金人乘虚而入,虏去徽、钦二帝,北宋亡。后人对擅专国柄的蔡京、高俅、童贯鞭挞唾骂。而对何执中仍有较高的评价。南宋永嘉人徐自明编撰的《宋宰辅编年录》对何执中的评价是:“其在政府尝戒边吏勿生事,惜人才,重改作,节浮费、宽民办,虽富贵不忘贫贱时,斥缗钱万(拿出俸禄一万贯)置义庄以赡宗族。”元人编的《宋史》承袭了这一评价。宋人笔记还有关于何执中节浮费的具体记载:当年皇子、公主诞生,庆典奢侈,有所谓“浴儿包”费赐里戚大臣,又密赐宰相金至二三百两及珠玉瑰宝。徽宗皇子生,何执中为相,力请止赐。徽宗采纳他的意见。

何执中有一项划时代的发明创造,就是创建“架阁库”。北宋熙宁以前没有专门存放档案的机构。由官员藏于家,其中有利用掌管档案的便利“舞文取贿”者。何执中任吏部尚书时发现弊端,奏请建立“架阁库”,设架阁官专门管理。“架阁库”即用木架库存档案的馆阁。有了架阁库不仅扩大了存放量又便于查阅,嗣后各部及三省相继建立。而架阁库之功,首推何执中。历代相承,发展至今为档案馆。何执中可谓是档案集中管理的鼻祖。

宋徽宗执政不久,采纳何执中的建议,设立安济坊(即疗养院),而于全国设立熟药所(即制药厂);合并成立了国家医药和剂局和医药惠民局。

何执中对文学、音乐、书法均有很高造诣,他的著作录入宋史《艺文志》和朱彝尊的《义经解》,北宋的米芾、南宋的叶适对何执中的书法和人品有都很高的评价。

当然,何执中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完人。清人毕源《读资治通鉴》评云:“位致两府无所建明,唯以谨畏迫顺主意,赞饰太平而已。”但纵观史书并没有关于何执中一意追随蔡京之说。

今有论者又把太学上书一事,说成是何执中一意追随蔡京遭到太学生的反对,尚需用更多的考证材料来证明。关于太学生上书一事,宋史《何执中传》写得明明白白。大观三年六月,迁何执中为相,太学生陈朝老上书:“陛下知蔡京之奸,解其相印,天下无不鼓舞,及相何执中,中外暗然失望。执中虽不敢肆为非法若蔡京之蠹国害民,然碌碌常质,初无过人。……多见其不胜任也。”也没说他与蔡京有什么瓜葛。因此,难以作为确定的依据。

延伸阅读

何执中执法断情意

何执中到安徽上任不久,就碰到了一个难办的案件。芜湖知府的公子王光,仗着父亲的权势,欺压百姓,调戏妇女,无恶不作。元宵节的晚上,芜湖街市上闹花灯,热闹非常,王光带着随从,趁绸缎庄楼上的刘小老板不在,把年轻貌美的刘娘子抢走了,还要逼她成婚。刘小老板看完花灯回家,听见妻子被恶棍王光抢走,气得肺都要炸了。

当时,何执中正好在芜湖视察。刘小老板听人说何判官是个清官,能为百姓主持正义,他就连夜跑到何判官处,击鼓鸣冤。其实,何判官早就听到王光劣迹斑斑,听了刘小老板的诉述,真是火冒三丈,怒不可遏。但他仔细想想,确实有些为难,因为王知府和他一样,都是当朝一位重要官员的姻亲,但他觉得身为判官,一定要严惩王光才能平民愤。他马上派了些强壮衙役去王光家,把他抓来,痛打二十大板,并当堂扣押了他。这时,刘娘子也被带到公堂,何判官把她交给了刘小老板。

王知府得知儿子因强抢民女被扣押在监,他知道何判官铁面无私,不好对付。但又想起跟他还有裙带关系,不妨去讨个情面看。当天,王知府就带着礼物去了何判官官邸。何执中以礼相待,迎王知府入客厅。王知府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何执中一听,非常生气地说:“你身为朝廷命官,纵容儿子犯法,扰乱社会安宁,竟还来说情?这些礼物抬回去!“王知府受了一顿训斥,讨了个没趣走了。

何执中的夫人蔡氏听说后异常恼火,觉得丈夫翻脸无情,气愤地说:“打狗也要看主人呀,你忘了我伯父对你的栽培了?” 何执中听了,心平气和地说:“我刚为官就徇私舞弊,往后叫我怎样执法办事啊!”毕竟何夫人是个知书达理的人,觉得丈夫言之有理,就服帖了。

这事很快扬开了,人人觉得年轻的何判官秉公行事,惩治恶棍,大快人心。此后,当地的社会秩序很快好转,流氓、恶棍也就不敢再捣乱了。

何执中的巧对

一年春天,何执中随父亲去外婆家。田里在拔稻秧的农民见神童来了,就跟他打招呼,叫他停下来对个对子。有位中年农夫一边用稻草捆扎着秧苗一边念出了上联: 稻草捆秧父抱子;何执中生长在山区,熟悉农村生活。他稍加思索就有了下联,可他却谦虚地说:“我年幼无知,请多加指教。”接着用童稚的口音说道: 竹篮装笋母怀儿。

这联对得工整巧妙,大家赞不绝口,才放他赶路。

过了一年,新上任的县官听说本县有位神童,心里不信也不服,便亲自到村里找何执中面试。9岁的何执中应命去迎接,两人正好迎面相遇。县官见两个老农正在车水浇田,灵机一动,便以此为题,摇头晃脑地吟道:水车车水,水随车,车停水止;何执中听后,向县官看了一眼,见他正手摇纸扇洋洋自得,便顺口答道:风扇扇风,风出扇,扇动风生。

县官和旁边的村民们听了,都拍手称赞。

他们又来到一户殷富人家的门口。县官见白墙青瓦,墙边几只白鸡在觅食,其中一只白鸡拍翅啼鸣。县官诗兴大发,又吟道:白屋白鸡啼白昼;

这时已近黄昏,何执中见一条黄狗正在向陌生人“汪汪”乱叫。他眉头一皱,随即又对出了下联:黄家黄狗吠黄昏

县官一听,心里十分敬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