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浙西南特委第一书记 宗孟平

296

宗孟平(1907-1935),原名宗益寿,化名宗颖、吴丹枫、宋文斌,江苏宜兴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宜兴县农民协会主任,中共宜兴县县委委员、书记、江北特委、沪宁特委委员,全国总工会执行局白区工作部长、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地方工作部长、红军挺进师政治委员会委员,组织科长兼地方工作科长,中共浙西南特委第一任书记,挺进师二纵队行动委员会书记等职务。1935年6月6日,在开辟建立浙西南游击根据地过程中,牺牲于浦城县忠信乡村横源坑,年仅28岁。

1907年5月17日,宗孟平出生于宜兴徐舍乡美樨村的一个贫农家庭。幼年曾受读于私塾,后毕业于徐舍乡临津小学。

1921年,当宗孟平15岁时,母亲病亡,因家境困难,无钱安葬,只得将家中赖以生存的二亩二分田押给地主。16岁时,父亲又不幸亡故,只得卖田葬父。从此他挑起生活的重担,与年幼的弟妹和年老的祖母相依为命,在生活的苦海里煎熬。宗孟平学过医,做过小学教员,仍然不能维持全家的生活,不得已将幼妹宗云送给别人当养女。苦难的家史,饱含着宗孟平对旧社会的憎恨。

1926年1月,在国共两党第一次合作的高潮中,曾在天津、上海等地参加革命活动的天津团地委候补委员、全国学联第七届执委史汉清受国民党江苏省党部常委,省党部中共党团书记侯绍裘指派,回宜兴筹建县党部,迎接北伐军的到来。热切盼望革命的进步青年宗孟平这时加入了国民党,并成为县党部负责人之一,负责农工部工作。

1926年,中共党员,武昌师范大学学生宗盘林回乡。宗盘林和宗孟平、宗道章是邻居,又是同岁人。共同的信仰,使他们经常在一起,学习探讨革命的真理。这年暑假,他们在本乡发起组织了一个“青年协进会”,作为联络青年,交流思想的组织。宗孟平经常从宗盘林处借阅革命理论书刊,如饥如渴,发奋学习。有时深夜,油灯里的灯芯草烧完了,他就把破棉衣里的棉絮抽出来,捏成长条当灯芯草再点,发困或饥饿时就哼几句京剧,或悄悄走进祖母房里喝几口冷茶,实在坚持不住时就在地上休息一会儿,看书常常到鸡鸣。

在革命思想熏陶下,宗孟平迅速成长。1926年夏,经宗盘林介绍,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走上了为解放全人类而奋斗的道路。

宗孟平入党后,即被派赴上海大学农运讲习所学习。学习结束返回宜兴时,他带回一藤箱革命理论书刊,如《打倒军阀》、《兵营工作》、《农民协会》、《农民运动》等。妹妹宗瑛和弟弟宗益茂都是在这些革命理论的启发下,由宗孟平帮助走上革命道路的。

这年秋天,宗孟平介绍宗道章加入了共青团,在西乡一带秘密进行革命工作。

同年冬季,宗孟平和宗道章在家乡桂林祠办起了宜兴第一所农民夜校,组织青年农民学习文化,宣传革命思想,宗孟平在课堂上向乡亲们介绍十月革命后的苏联,讲共产主义的光辉远景,描绘农民的幸福生活。他联系本村贫苦农民的苦难生活激动地说:“地主占有分堂田三千多亩,农民终年辛劳却还要交租,是谁剥削了农民的血汗?是那些土豪劣绅,贪官污吏。农民只有参加革命,才能过着耕者有其田,不受剥削压迫的幸福生活”。乡亲们都坚信宗孟平说得有道理,相信美好的理想一定会实现。农民夜校培养了农村积极分子,为组织农民协会作了准备。

1927年3月,北伐军张发奎部下的赖世璜部队进入宜兴,秘密的国民党宜兴县党部公开活动。宗孟平组织农校学生、夜校师生秘密印刷传单,制作旗帜和欢迎标语。当北伐军到徐舍时,宗孟平立即带领本村群众到徐舍去欢迎,并为北伐军解决吃饭住宿等问题。次日,在徐舍六义场举行欢迎北伐军的大会上,宗孟平讲了话,宣传许多革命道理。会上,“打倒列强除军阀”的歌声和“打倒土豪劣绅”的口号声此起彼伏。

10月中旬,在党的“八七”会议精神指导下,中共江苏省委作出关于组织全省暴动计划的紧急决议案,根据“江南农民暴动行动委员会”会议决定,暴动首先在宜兴发动。省委派万益同志到宜兴领导暴动,并担任总指挥,宗孟平任副总指挥,进行暴动的具体准备工作。他深入农村,组织农民开展减租减税及反对田亩税斗争,并和万益等在返回横山、川埠红庙等地秘密组织和训练农军,作为暴动的骨干和主力军。

11月1日,声势浩大的宜兴农民暴动,打响了江苏农民暴动的第一枪。颈系红布条的农军从四面八方涌进宜兴县城,反动县长闻风逃窜,农军攻占了县政府,县警察局,宣布成立了宜兴第一个革命政权宜兴县工农委员会,升起了第一面有镰刀斧头的红旗。农军打开监狱释放了被捕群众,组织工农法庭,处决了罪大恶极的土豪劣绅。宜兴农民暴动的胜利,红色政权的建立,使国民党反动政府甚为惊恐。次日,国民党南京政府急忙调军队开往宜兴镇压,宜兴暴动坚持三个月后失败。万益同志不幸被捕后被杀害。从此,白色恐怖笼罩宜兴。

宗孟平作为宜兴暴动的主要负责人之一,遭到反动政府通缉,被迫转移到武进县湟里镇竟成小学,以教书为掩护暂避,继续进行党的秘密活动。在一次同志们的聚会上,他赋诗以志胸怀:

茫茫前程,何处是我的归宿;听其自然吧,我又不甘这样的堕落;啊,曙光就在前面,努力前进!

12月初,宗孟平到上海,向江苏省委汇报工作。这时中国济难会江苏省总会发表宣言,号召广大革命群众团结起来,援助英租界电动工人的罢工斗争,以反抗英帝国主义对中国工人的压迫。江苏各县相继成立济难会。宗孟平受党组织派遣任如皋县济难会负责人。12月底,省委派宗孟平(化名吴丹枫)到南通工作,并任命为特委青年委员,他一到南通就立即深入代用师范、女子师范、南通中学、农科大学、纺织专科学校和南通纱厂、毛巾厂和学生、工人谈话。他生动的语言, 丰富的群众词汇,平易近人的作风得到广大工人、学生的信赖,在他努力工作下,学校和工厂纷纷建立了共青团组织,迅速打开了南通地区工作局面。

1928年春,宗孟平奉命回宜兴恢复党组织,先后在潜洛、双桥、官桥活动,并派罗星元恢复共青团组织。同年四月,在观林义庄史官芬家召开会议,研究部署恢复工作。不久,中共宜兴县委恢复成立,宗孟平任县委书记。

1929年5月,上海举行“五卅”纪念活动,宗孟平参加爱飞行集会,因衣服上溅有血迹被捕,监于英租界提蓝桥捕房,被判刑一个月。

9月9日,中共江苏省委决定成立由陈云、孟平、英举、昭和等组成省委农委,陈云为主席、宗孟平等为委员。10月,宗孟平以省委巡视员身份到常熟,帮助建立中共常熟县委,并于10月25日向省委写出《常熟县委报告》。

1930年初,宗孟平调沪西区委,在陈云同志领导下搞工运工作。他深入工厂、街头、向工人宣传革命、此时他也参加了省委在沪西泉漳中学召开的宜兴旅沪党的活动分子会议,到会的有潘汉年、潘梓年、苏刚达、杭东流等十多人。

1931年初,宗孟平调法南区委工作,有次开会时因坏人告密被捕,他乘敌人不注意,把党内同志名单吞下肚,保护了党组织和同志的安全。被捕后他化名宋文斌,关押在龙华看守所,妹妹宗瑛去探监,看到哥哥戴着脚镣手铐,禁不住流下热泪,宗孟平语重心长教育妹妹说:“革命者头可断血可流,革命气节不可丢。革命只许流血,不许流泪,下次看到你可不能哭”。宗孟平在狱中也时刻不忘党的工作。他和王洁予(化名周德标)、罗明章等人组成党支部,宗孟平任支部书记。当闸北区委书记黄理文等30多人被捕入狱后,以王明为书记的江苏省委执行左倾路线,指示狱中党支部打击黄理文等同志,以消除他们的影响,在严峻的现实面前,宗孟平冷静应付,他一如既往热情对待,把大家团结在党组织周围共同和敌人作斗争,并做好看守所长工作,利用有利时机将黄理文给党中央和周恩来的几封信从狱中安全传递出去。在党组织和亲友的营救下宗孟平被判刑半年,关押在上海漕河泾监狱。出狱后参加了党中央的反间谍工作,并镇压了叛徒白鑫。

1932年,经康生提议,经上海党的临时中央决定,由康生派遣宗孟平和他弟弟宗益茂一起打入国民党特务机关。为了取信于敌人,宗孟平经党组织同意在上海报纸上登报声明脱离共产党。就在这一年,国民党特务机关抓捕了几个共产党员,宗孟平与他弟弟向国民党特务机关说,被捕的这几个共产党员是他们埋伏在共产党内的内线,要国民党立即释放。国民党特务机关当时立即把被捕的几个共产党员释放了。就这样,宗孟平同志救了这几个共产党员。但也由于这一事件暴露了宗孟平兄弟俩人的共产党员身份,为此由临时中央将宗孟平兄弟俩人撤出国民党特务机关,隐蔽起来。

1933年初,以博古为首的上海临时中央,由于推行王明的“左”倾冒险政策,使白区党的组织几乎全部遭到破坏,革命力量损失惨重。党的临时中央在上海无法立脚,被迫转移到江西中央苏区的瑞金。不久,宗孟平和他弟弟也到了中央苏区,宗孟平被分配到全国总工会执行白区工作部部长。在全总执行局党组书记陈云同志的领导下,他弟弟在中央所属的交通科工作,交通科是联系苏区与白区党机密的交通机关。同年9月,蒋介石调动了一百万军队,二百架飞机,向中央根据地发动了规模空前的第五次反革命“围剿”。由于中央“左”倾错误的领导,红军不得不退出苏区,实行战略大转移长征。

1934年7月,在中央红军长征前,中共中央、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议决定以红军七军团组成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深入闽浙赣皖诸省国民党统治区,以响应中央红军的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和尔后进行的战略大转移。派桑淮洲任军团长,乐小华任政委,刘英任政治部主任,粟裕任参谋长,宗孟平任地方工作部部长。临走七军团的上午,陈云同志还与宗孟平见了一次面,这次见面成了最后的诀别。先遣队从江西瑞金出发,经闽中、闽东、浙西南、浙西,同年十月,到达闽浙赣苏区,同方志敏领导的红十军会师。会后编为红十军团,继续高举北上抗日的旗帜,北上浙西、皖南,几经转战。至1935年1月,在江西怀玉山地区遭国民党优势兵力“围剿”失败。方志敏、刘畴西、王如痴等红军领导人被捕牺牲。宗孟平与刘英、粟裕在一起率领先头部队800余人突出重围,进入(开)化婺(源)德(兴)苏区,找到闽浙赣省委。这时中央红军早已开始长征,留在中央苏区坚持斗争的项英、陈毅等组成的苏区中央分局于1月15日指示闽浙赣省委,以先遣队突围部队为基础,迅速组建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立即进入浙江长期作战,以打击、吸引和牵制敌人,保卫闽浙赣苏区和邻近根据地,建立新的根据地。

1935年2月,红军挺进师在闽浙赣省委驻地横峰搓源坞组成,师长粟裕、政委刘英、政治部主任黄富武,参谋长王蕴瑞。宗孟平任政治部组织科长兼地方工作科长,全师538人,于2月27日开始了从赣东北到浙西南的进军。3月,挺进师在入浙途中,于闽北车盆坑成立了挺进师行动区域内最高党政军领导机关政治委员会,宗孟平任政治会委员。部队在此进行休整,研究了入浙战略战术方针,如何打破浙江保安团队的重兵布防,以及加强与闽北、闽东的联系等问题。挺进师全体指战员本着英勇牺牲,艰苦奋斗,团结一致的精神,于3月23日从闽北出动,胜利到达龙泉以西地带,在溪头取得入浙首战的胜利。为了打通闽北、闽东与浙西南的联系,宗孟平跟随粟裕,刘英转战闽浙边界的庆元、松溪、政和、寿宁、景宁、文成、泰顺等县,先后打了小梅、沙湾、上标、潭边街、百丈口等战斗,歼灭了一批保安团队和地主武装,使敌人“风鹤频惊”,十分惶恐。4月28日,挺进师在庆元县斋郎村,利用有利地形,打垮了浙江保安团第一团团长李秀率领的1200余人,和福建保安第二团团长马洪深率领的1000余人及千余地主武装大刀会的分头袭击,联合进攻,毙俘敌200余人,敌团长李秀手被打断,率残部仓惶逃窜,斋郎战斗是挺进师入浙后关键一仗。战斗的胜利,使敌在以后一段时间内转攻为守,龙泉河以北敌人比较空虚,获得了开辟以仙霞岭为中心的浙西南游击根据地的有利时机。

宗孟平以政委会随军代表兼行动委员会书记,率挺进师二纵队于5月5日在龙泉梅七离开师部,赴龙泉、浦城、江山、遂昌地区开展工作。敌浙江保安纵队副指挥蒋志英及保安第四分处处长陈式正赶赴龙泉小梅截击。二纵队出敌不意,折经福建松溪,沿浦城,龙泉边境北上,于十三日在龙泉源头迎战了“浙保”,接着深入龙泉八都、 住溪等地,歼灭了一批地主武装。部队在龙泉西北部穿梭行动,打土豪,宣传发动群众,建立地方党组织和群众组织,并向碧龙和遂昌王村口等地发展。同月下旬,宗孟平率二纵队在龙泉宝溪乡与敌人五十二师一个团(约四、五百人)相遇,在草鞋岭与敌人血战一夜,打垮敌人一个营。二纵队即兵分两路转移,二纵队队长李重才,政委洪家云率一百余人向龙泉西北一带活动;宗孟平率五、六十人沿浦城龙泉边境活动,于6月5日经浦城五家洋到达忠信乡砚垟村恒源坑宿营。这里只有一户人家,住于山腰,地处龙泉、遂昌、江山、浦城四县交界处,离遂昌县柘岱口乡砚下村只15华里。户主邹兰恢是砚下村地主“剿共义勇队”队长周世瑞的山佃,剿共义勇队队员。红军不了解这一情况,认为在这种深山老林里住的单门独户人家都是穷苦人家,谁知这个坏家伙待红军住下熟睡后,躲过红军岗哨,偷偷赶到砚下村向周世瑞报告,周世瑞得悉情况,立即连夜召集二百多“义勇”队员,带着七挺抬枪(一种木制土炮)和其他武器,连同遂昌县驻防砚下的20名基干队向横源坑进发。

周世瑞带剿共义勇队到达横源坑山岗时,天刚拂晓,立即架好抬枪。瞄准房子,待机偷袭。这时横源坑邹兰恢家里点着松明火,红军已吃好早饭,准备集合出发。宗孟平恰好站在门口向四周观望。横源岗上的“剿共义勇军”发现邹兰恢家有人走动,周世瑞即命瞄准点有松明火的房子疯狂开枪(距离约二百米左右),宗孟平不幸被抬枪硝药铁片击中,鲜血淋淋,面目不清,倒在地上。红军战士在敌人突如其来的猛烈袭击下,仓促应战,迅速撤退转移。第三班班长本想把宗孟平抢救出来,一起撤退,但因敌人火力集中猛烈,加上又是向山上撤退,慌乱中只捡了宗孟平身上的皮包和一支手枪,立即向后山转移,又发现有三个义勇队员守在岙上,用猎枪向红军射击。红军冲上岙门,抓住了这三个义勇队员,当场予以处决,并砸毁了猎枪。第三班的红军到达山顶后,为了和其他突围出来的战士取得联系,一面吹起集结号,一面把写有“中国工农红军”几个字的纸条放在一只鞋和一个碗内作为联络。张之斌等同志爬上山顶,看见了联络记号,顺着茅草被人走过的痕迹,走了十多里路,才与第三班的战士会合。翻山越岭,走小路到达龙泉县住溪西坑,找到洪家云率领的部队。

红军转移以后,砚下村的“剿共义勇队”从山岗上走下到横源坑邹兰恢家里。发现宗孟平同志的额头、眉眼和双脚都被打成重伤,躺在门口尚未断气。周世瑞就叫砚下村的地保周育毓和浦城的地保谢万生连夜到苦麻潭七圹店村通知连樟和,不能把宗孟平埋在附近山上,一定要抬到山脚下的溪边去埋葬,好让洪水把尸体冲走,免得红军回来报复。他们两人就把宗孟平绑缚在小木梯上,抬到离邹家约三华里的溪边,这里是一个阴潭,两边都是石壁,水深流急,无法抬着走动,他们就将宗孟平身体连同木梯抛向阴潭里漂流,周、谢两人绕道至阴潭口,把宗孟平捞上岸,见宗孟平尚未断气,狠心的地主邹兰恢就用锄头连续猛敲宗孟平头部,脑浆四溅。宗孟平同志就这样为浙西南游击根据地的初创壮烈地牺牲,这是浙西南特委和红军挺进师的重大损失。

中共龙泉县委、龙泉县人民政府为了纪念革命先烈,在龙泉县革命烈士陵园将建立宗孟平烈士纪念碑。和他长眠在一起的有继承宗孟平遗志,坚持浙西南革命斗争而光荣牺牲的中共浙西南特委第三任书记许信焜,第四任特委书记张麒麟,以及我党我军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原红军挺进师师长粟裕大将的部分骨灰。

宗孟平烈士是忠诚的共产党员,是党和红军挺进师的优秀领导人,为浙西南人民的解放,献出了自己的年轻生命,他革命的一生,光辉的业绩将永垂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