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一代武侠小说泰斗

25

 

 

 

 

 

金庸,本名查良镛,生于浙江省海宁市。当代武侠小说作家、新闻学家、企业家、政治评论家、社会活动家,被誉为“香港四大才子”之一,与古龙、梁羽生、温瑞安并称为中国武侠小说四大宗师。

金庸:他写尽江湖,而自己的一生便是一部跌宕起伏的江湖故事!

这里躺着一个人,在二十世纪、二十一世纪,他写过几十部武侠小说,这些小说为几亿人喜欢。                                                                                                                 ——金庸

2018年10月30日,金庸先生离世,这位家喻户晓半个多世纪的老人,在家人的陪伴下,看了世界最后一眼,安详的闭上了眼睛。但是金庸这个名字,以及他所带来的精神文化,将会一直存续在人们的心中。正如金庸先生写给自己的墓志铭一样,他的小说,为几亿人喜欢,将来,这几亿人的后代,也会受到金庸先生所创造的武侠世界影响。不只是几亿人,还有更多的人,去了解他的江湖。

世人都知,金庸写了多部武侠小说,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并且不断翻拍。却很少有人知道,金庸的人生,也是一部跌宕起伏的江湖故事。

金庸本名查良镛。1924年3月10日,金庸出生在浙江省嘉兴市海宁市袁花镇一个书香门第名门望族,金庸是清代著名书法家查升的后裔。查氏家族显赫的时候,曾有“一门十进士,叔侄五翰林”的辉煌之景。康熙皇帝还给他们题词“唐宋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并亲自书写匾赐与查家:“嘉瑞堂”,可见当时查氏家族显赫。

金庸出生的时候,查氏家族已经没有往日的辉煌,但依然良田千亩,家底深厚。金庸的祖父查文清是晚晴的知县,也是查氏家族最后一名进士。祖父是一名具有爱国主义精神的人,他看不惯洋人洋教对中国老百姓的欺压,在民众烧毁教堂、朝廷要求他严查严办的时候,为了维护民众,带头辞职。受祖父影响,金庸立志要努力奋进,挽救民族苦难。

除了祖父,金庸还深受其父亲查枢卿的影响,查父在金庸年幼时,带着他一起读书写字,每天将武侠小说《荒江女侠》剪存给他看。有一件趣事,有一次,查父带金庸出去放风筝,放着放着,回头突然发现儿子不见了,把查父急得不行,后来回家一看,金庸正泡在书房里,看书看得入迷。

在祖父父亲的影响下,金庸热衷于看历史、武侠小说。再大一点,他主动跟父亲要求看《水浒传》、《彭公案》等著作。有一段时间,金庸被姑姑查玉芳带着,查玉芳喜欢舞剑,经常和朋友们 一起在院子里耍剑,金庸就在一旁看着。这些,都为他日后写武侠小说埋下了种子。

都说名人出名后,以前平凡的小事都变得不平凡。金庸靠笔杆子出名,他的第一本书,却不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武侠小说,而是他在15岁那年,与同学一起合写的《给投考初中者》。当时中学考试很难,许多学子都头痛不已,但可难不倒金庸。脑子灵活的他与同学合计,编写了如何在中学考试中取得高分的参考指导书,这本书畅销周边。那时候的金庸,便已经隐约有了后来的样子了。

金庸注定是与旁人不同的。他上高中的时候,偶然间见到教导主任沈乃昌训斥因关系密切可能要被开除的男女同学,于是就在学校壁报上写文章暗讽沈乃昌,把他比作“一条色彩斑斓的眼镜蛇”,伸毒舌,喷毒汁,威吓学生“我叫你永不超生”。同学们都知道了,因为教导主任的名言就是“我叫你永不超生”。于是,金庸被退学了。

大学的时候,金庸到中央政治学院念外交系。在人人都热血沸腾想要参军上战场的局面下,金庸并没有这个意思,他的想法是成为一名外交官来实现自己的抱负。学校又对他看不顺眼了,说:“你不参军,他们并不勉强。只是另请高就,滚出学校。”然后,金庸又被退学了。退学以前,他还把教导主任找来骂了一顿。

在金庸构建的快意恩仇的武侠世界里,总少不了那些各具特色的女性形象。而金庸自己的感情生活,也掺杂着许多恩怨情仇。

金庸的第一任妻子名叫杜治芬,两人缘起于杜治芬的弟弟杜治秋。那时候,刚毕业的金庸在杭州工作,负责报社一个问答专栏。有读者问怎么买鸭子好吃,金庸回答,要羽毛丰盛浓密。但有个叫杜治秋的读者却反驳他,说为什么南京板鸭没有毛也那么好吃。金庸觉得这人十分有趣,便想见一见。在某个午后,他在杜治秋家见到了姐姐杜治芬,那是一个羞涩又安静的女孩子,只一眼,金庸就迷上了杜治秋。那一年,金庸23岁,杜治芬17岁,两人迅速坠入爱河。

两人结婚后,杜治芬跟着金庸去了香港。由于金庸工作繁忙,少有时间陪伴妻子,加上杜治芬不会粤语,一个人生活寂寞苦闷。没过几年,杜治芬就一个人回了内地,与金庸办理了离婚手续。后来,金庸谈起这段婚姻,双眼泛着泪光,只说“她背叛了我”,至于这个中缘由,也只有两人清楚了。

与杜治芬离婚后,金庸结识了一位新闻记者,这便是他的第二任妻子朱玫。金庸刚创办《明报》的时候,日子过得艰难。他每天要写近千字的小说,还要随时关注时事政治,再写千百字的社评,而朱玫,则一直在他身边支持他。朱玫变卖了自己的首饰凑钱办报,每天坐小渡轮给金庸送饭。两人为了省钱,只点一杯咖啡。可以说,没有朱玫,便没有金庸的今天。

两人结婚20年,育有二子二女。都说共患难,却不一定能同享富贵,两人似乎也逃不掉这样的命运,最终,还是离婚了。

接着就要说到夏梦了。金庸在与第一任妻子杜治芬离婚后,抑郁难平,这时候,灿烂如夏花的大明星夏梦走进了他的心里。金庸曾为夏梦写下这样的话:去也终须去,住也不曾住,他年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为了夏梦,金庸还特地到夏梦所在的公司写剧本,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可谁知,夏梦已经结婚,所以两人也仅限于好友的关系。

这多像金庸的表哥徐志摩与林徽因啊。不过不同的是,徐志摩抛弃结发妻子疯狂追求林徽因,而金庸,则固守本分,停在了知己的线上。2016年10月30日,夏梦去世,时隔两年,金庸也在同一天离开,也许这是命中注定吧,想给金庸最后一丝与夏梦有关的记忆。

说到上文,金庸与朱玫结婚前便是喜欢夏梦的,即使结婚后,对夏梦也是有些念念不忘。虽然与朱玫同甘共苦,但两人总会发生争吵。有时,吵架之后金庸就回到附近的咖啡店喝咖啡,店内有个女服务员,名叫林怡乐,颇有几分夏梦的样子。金庸到咖啡店的次数多了,与林怡乐的接触也变多了,两人慢慢的心生爱意。

朱玫是在友人那边知道这个消息的,自己的丈夫精神出轨了。于是她选择离婚,但是为了几个孩子着想,她要求林怡乐结扎才能离婚。林怡乐同意了,朱玫与金庸二十年的夫妻生活,一刀斩断。而两人的大儿子查传侠,听到这个消息,极力劝阻,但依然挡不住父母的分离,加上正处于失恋抑郁阶段,他选择了自杀。这是金庸心中一辈子的痛。

离婚后的朱玫生活过得并不是很好,晚年有人看到她在街边摆摊。金庸知道后,想救济她,被朱玫拒绝了,在她心里,也许她一辈子记恨着金庸。而金庸也说,最对不起的就是朱玫,他作为丈夫并不是很成功。

林怡乐成为了金庸的第三任妻子,两人年龄差了近30岁,认识金庸时,林怡乐不过16岁。不过后来,便一直是林怡乐陪着金庸了。

世人熟知金庸,皆因他笔下的十几部武侠小说。提到金庸提笔写小说的原由,与梁羽生有关。初到香港,金庸做《大公报》的编辑,报上正连载着梁羽生的武侠小说《草莽龙蛇传》,但梁羽生每日与金庸下棋,一点准备下一部小说的计划都没有,此时总编辑无比着急,让平时爱看武侠小说的金庸上,于是金庸开始写书。

他的第一本书是《书剑恩仇录》,灵感来自于家乡海宁。从第一部小说到最后一部《鹿鼎记》,金庸都以海宁作为背景,无一不透露着对家乡的深深眷恋和思念。

写完《鹿鼎记》,金庸便宣布封笔了。17年间,金庸一共写了15部小说,创造了1427个人物,发行量超过3亿册,相关的电视电影也拍摄了超100部。15岁的金庸,第一次写书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他的作品会被几亿人所喜欢呢?

金庸一生起起伏伏,宛如一部跌宕的武侠小说。到了晚年,他却更喜欢安静的生活。金庸以前是个喜欢喝酒的人,有一次,有好几家出版社都想要金庸作品的版权,金庸难以抉择,便说,哪家出版社的人喝的最多便给谁,后来获胜的那位内地出版社的负责人还因此胃出血住了半个多月院,金庸十分愧疚。到了晚年,为了健康,金庸没有再喝酒了。

退休后的金庸,喜欢下棋,喜欢看书。他不喜欢电脑,却喜欢用电脑下围棋,还花了十多万买一个木棋盘。这都不是重点,他还特地请当时的围棋国手陈祖德住到家中数月,切磋棋艺。

金庸一直是喜欢读书的。当时剑桥大学给金庸颁了一个“荣誉博士”的称号,但是金庸不满足,他想去读博,认真读书、认真考试的博士,而不是一个虚有其名的称号。于是,金庸在林怡乐的陪伴下,前往剑桥,背着双肩包,每堂课必到,每次作业必写。2005年,他以81岁高龄远赴剑桥攻读历史学硕士、博士,2010年,他又以86岁高龄获得哲学博士学位,创下剑桥在校生中年纪最大的纪录。

金庸走了,他所想的被几亿人所喜爱的小说,不断的在翻拍。新的演员去诠释他笔下的各个人物,被粉丝喜欢,然后粉丝恍悟,这是那位武侠巨匠金庸的作品啊。一代一代,不断传承,金庸用自己的生活与天马行空的想象,给世人创造了一个最为豪情壮阔的武侠世界。

也许很多很多年后,会有人手持着鲜花,来到金庸的墓前,告诉他:“金庸先生,您的作品不止在二十世纪、二十一世纪被几亿人喜欢,在二十二世纪,有几十亿人都喜欢您的作品。”

 

文章来源: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