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企那些事(故事四)——外甥,皇帝!

255

那几年,不知倒了多少好企业,也养肥了多少金融蛀虫。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当过 老板才知道有多苦逼。
有四家企业联保,向某支行贷款800万,期限一年,但半年需还款一次。转眼间半年时间到了,四位老板也是懂礼数的人,每人拿出一万元送给陈行长遭拒收,后来换成烟卡再次送了过去,陈行长还是拒收。陈行长知道他们的来意,给了一个电话号码,说如需还贷可以找梅总帮忙。
老板们自己能凑200万,还有600万缺口,梅总非常豪爽,说钱没问题,利息先谈好。其实老板们有个小心眼,原来的4万没送出去心里总是过意不去,用梅总的资金,银行才不会抽资。最后谈妥,利息每天2万借3天6万元。手续办了,6万息打了,不到一小时,梅总的600万也到位了。
三天时间一到,几位带着公章一起去银行找陈行长,凑巧陈行长出差,无奈又等了4天,陈行长回来了,还来不及说话,梅总电话打了进来,要求先付多借的4天利息,否则陈行长不会签字。好说歹说,利息减免1天按3天算6万元,万般无奈之下,老板们又支付了6万元。
后来大家才知道,只要有续贷,陈行长的出差是常态,至于那个梅总是陈主任的外甥,是个混混根本没钱。
那几年,不知倒了多少好企业,也养肥了多少金融蛀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