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子核”基础研究博士后 陈剑平

216

2004年4月,中国科技大学举行授聘仪式,聘请华裔美国科学家、Jefferson国家实验室高级研究员陈剑平为该校客座教授。副校长侯建国院士代表朱清时校长致辞,并向陈剑平教授颁发了客座教授荣誉证书。陈剑平青田阜山陈宅人,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博士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后、美国Jefferson国家实验室高级研究员、CEBAF加速器A厅负责人。

夺魁初中

青田的山水胤育了一代代青田精英,祥延阜山陈宅陈氏一脉“科学家”的诞生。

陈剑平博士的父亲陈超群先生,其始祖陈宏鹤于清雍正年间举家从三内都乡(现称阜山乡)陈宅村迁往下北村。1925年5月24日,陈超群先生出生在下北村一个文化氛围浓厚的耕读世家的四合院里,1941年1月毕业于阜山中学,1945年10月(抗战胜利后),来到上海经商。

陈超群先生可谓兰桂腾芳,膝下有四子一女,个个学业有成。

陈剑平是陈超群先生的四子,1960年6月出生,1967年9月读小学,1973年9月进入上海东风中学。原本初中要读三年,因文化大革命,学业荒废很多时间,学校便将初中学制改为四年。那时没有高中,四年便算是初高中一起连续读吧,剑平是77届学生。当时已恢复高考,按照上级批示精神,77届学生不在高考之列,可剑平这届学生还在读书。学校领导考虑到,倘若不让77届学生参加高考似乎有失公允,故此,上海市教育局在高考前,对全市22万77届学生进行一次统考。结果,六门功课,剑平得568分(百分制),是卢湾区第一名。

学校领导为表彰先进,欲将陈剑平刻苦读书的事迹在校园刊物上刊登,以供同学们学习。可他实在算不上用功。据了解,剑平上课有时还看课外书。一次,他上课又在看课外书,被教师看见了,书也被没收了。下课后,剑平跑到办公室找老师,说自己也在听课。他要老师出题,看看是否能答出来。老师对他没办法,只好将书还给他。

据剑平的父母反映,剑平从小就喜欢看书,各式各样的书,他都要看。读小学二年级时,便抢着做他姐姐四年级的题目;读三、四年级时,开始沉迷小说,各种小说,都拿来看。问他能否看懂,他说有不少字不认识,但连起来可以意会书中的大概意思。剑平是个博闻强记的人,每次考试之前,他会作一些准备工作。六门课中,政治课的某一个题目,答案在上一年文汇报中,剑平便借来文汇报合订本,翻了一个星期文汇报。

卢湾区根据统考成绩,选派三名同学参加高考。1977年5月,陈剑平考上中国科技大学。

“原子核”研究

1981年4月,陈剑平正在读“科大”,李政道博士代表美国来华招收物理研究生,全国128名同学被录取。赴美后,陈剑平考入弗吉尼亚大学。1982年9月,剑平在该校读了三年理论物理。为了多学点知识,他想改做实验项目。经校方同意,从1985年起,陈剑平开始做各种实验。1990年7月毕业,他的论文通过评审,获得该校博士学位。之后,他仍在弗吉尼亚大学搞二年博士后研究工作。至此,陈觉得学识还不够,又到麻省理工学院搞两年博士后研究工作。因陈剑平有扎实的理论基础,又有多年搞实验的实践经验,所以,他的综合成绩比较优异。故此,麻省理工学院以第一人选将他推荐给大学实验室。经过考核合格,陈剑平选择了美国连续电子加速器实验室。1994年8月前去报到。

事情追溯到1988年,陈剑平的导师觉得当时世界的实验室设备皆已落后,提议要建一座先进的实验室。此建议被美国当局所采纳。1990年,由国家拨款,在美国弗吉尼亚新港城动工修建,计划1997年工程竣工。陈受到导师的影响,觉得能在这座世界上一流的实验室工作是最好的选择。报到后,他先到美国各实验室做实验,考察实地情况,期间,他也去过德国。

回到实验室后,剑平有许多工作要着手去完成:各大厅设备仪器的选择、安装、测试等等工作。等到一切工作就绪后,于1997年5月开始做第一个实验,竟能如期达到实验计划的目的和效果。

科研成果

陈剑平博士从事“原子核”基础研究工作多年,论起科研成果,显然,成绩是骄人的——

在中低能核与粒子物理实验中,利用极化靶与粒子和电子的散射,研究核子的自旋结构,取得了非常重要的成果,在PRL等国际一流学术杂志上发表学术论文近100篇,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并被多次引用,在该领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他先后参加了多个实验,是Jlab6个重要实验的发言人,是极化3He靶中子物理实验的领导人。陈剑平曾在SLAC、CERN、LANL、Bates和Mainz参加了大量的核与粒子物理实验,取得了重要的成果,并应邀作了大量的学术报告。电脑里储存陈剑平个人资料,可从“百度”中直接输入陈剑平,即可搜索到。资料中有些是用英文书写的简称之类,请看资料中有关英文的说明如下:

Jetterson是指杰弗逊,Jlab是杰弗逊国家实验室的简称,CHSPEA中美物理考试及申请,CEBAF连续性电子束流(加速器)PRL物理研究通讯,He氦,SLAC斯坦福加速器中心,CERN欧洲高能加速器研究中心,LANL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Bates(麻省理工学院贝治加速器实验室,Mainz(德国)大学加速器实验室,12Gev是120亿电子伏。

悠悠报国情

陈剑平是公派出国留学的,约定学成后必须回国,如果美国需要,须满两年再办理申请出国手续。由于“六四”事件的影响,美国单方面毁约,不让剑平回到中国。虽然陈剑平与妻子夏军辰、儿子冬冬一家人在美国,但不论走到哪里,他心里时时荡漾着报效祖国的殷殷之情。笔者问起剑平有否回国报效祖国之事,陈超群先生如是说——

“剑平亦乐意为祖国效劳,可是留在美国似乎比回国作用更大,我们国家不需投资便可分享成果。具体做法是,北京每年召开一次核物理学术会议,邀请剑平来参加。他可以将实验所得到的过程、结果,认真地介绍给祖国的同行,以此来报效祖国的培育之恩。”

是的,作为炎黄子孙,陈剑平“不管走到哪里,总有一颗中国心。”授聘为中国科技在大学客座教授一事,就是最好的印证。授聘客座教授后,陈剑平博士拟与中国科大近代物理系为CEBAF合作研制一个高精度量能器,此提案已被Jlab的高层学术委员会通过,纳入CEBAF加速器的12GeV能量升级计划。

青田籍旅美科学界涌现诸多星辰,陈剑平无疑是耀眼的一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