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良渚古城申遗作出卓越贡献的考古学家 王宁远

229

7月的掌声与欢呼,属于浙江良渚。

中国“良渚古城遗址”在第43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这处与古埃及同代的遗址代表了中国在5000多年前伟大史前稻作文明的成就,印证了长江流域对中国文明起源的杰出贡献。

至此,我国世界遗产总数达55处

而在申遗成功的背后,离不开一批又一批考古学家们的努力。这之中,就有一名来自遂昌的考古学家为良渚古城申遗作出了卓越贡献,他叫王宁远

王宁远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良渚古城考古团队核心成员

主持良渚古城外围水利系统的考古调查与发掘,曾荣获“最美浙江人—2017年度十大浙江骄傲人物”。

很激动!83年了,我们终于让世界看到了良渚!”当小编电联到王宁远时,他正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的第43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现场。当地时间7月6日10点43分,会议主席敲下榔头,宣布“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后,他一直处于一个非常兴奋的状态。

从1990年入职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以来,王宁远与考古已结缘29年

今年51岁的王宁远出生于遂昌县城的一个普通家庭。由于父母都是教授语文的老师,从小他便阅读了很多书籍。

“就是那时候对考古产生兴趣的。在我最初的印象里,考古和鉴宝是差不多的。”1986年,从遂昌中学毕业的王宁远跟随自己最初的梦想,报考了南京大学的历史系考古专业

“上了大学后,我才发现考古和我小时候理解的完全不一样。”王宁远告诉小编,考古工作远不是人们想象中的惊险浪漫,而是充满了艰辛,“远看像要饭的,近看才是考古的,说的就是我们。”

白天,他们要顶着烈日到挖掘现场,晚上则要就着灯光查资料、做记录、画图纸,一年在野外的时间超过300天。长期的野外工作让王宁远显得精瘦黝黑,只有鼻梁上架着的一副眼镜,显出一点残留的书卷气。

2000年,原本从事河姆渡遗址课题的王宁远因对良渚遗址考古工作心生向往,如愿以偿进入了良渚古城考古团队。而当时的团队里,包括他在内,只有3名考古研究员。

▲考古专家在剥剔随葬器物

过去因战乱等原因,良渚古城遗址的挖掘研究工作曾一度被中止,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才恢复,总体进程十分缓慢。

1986年,后反山王陵、瑶山祭坛、莫角山宫殿区等遗迹的相继出土,才终于确定了良渚古城遗址在整个良渚文化里的地位。

▲“良渚古城遗址”示意图

“因为当时良渚古城遗址只是挖掘出了贵族墓,以玉器文化为主,而国内有精美玉器的墓葬并不少,所以那时候良渚遗址并未成为唯一性的遗址,关注度就不如现在那么高了。2007年,良渚内城城墙部分被发现成为了另一个考古重要节点,良渚遗址进入了考古新阶段。”王宁远说。

此后10余年,良渚古城考古团队的考古工作不断取得新进展,团队考古研究员人数也增至6名

他们夜以继日,通过勘探、发掘,最终确认良渚古城由内而外具有宫城,内城,外郭的完整结构,是中国古代都城三重结构的滥觞

▲“良渚古城遗址”水利系统

2015年,良渚古城外围存在距今已有5000多年历史的大型水利系统这一消息对外发布,这一重大考古发现,使得良渚水利系统和良渚古城成为有机整体,一道成为证实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重要证据。

而王宁远正是此次的主要发现人。

但让谁也没想到的是,如此重大的考古发现,其实是源于一次“手误”

▲外围水利系统分布图

“当时是为了找遗址上面会不会有落下的水坝,结果有一天卫星图推得太往北面,直接发现了另一条水坝遗址,技工挖了一天的时间,回来说这是人工的,它就和塘山长堤连起来了,整个水利系统就都发现了。”王宁远说。

当然,这次重要发现可不是王宁远说的“手误”那么简单,而是源于他对遥感、地理信息系统等手段在考古工作中的创新应用

王宁远说,他对理化、机械电子非常感兴趣,对所有的新知识都有非常强大的学习意愿。这些东西看似和考古没有关系,但实际上会发现有很多知识都可以用在自己的研究上面。

▲王宁远登上央视《国家宝藏》节目

全世界从事考古工作的人这么多,有多少人能有运气挖到这样一个重要历史节点上关键性的遗址,我是其中很幸运的一个。”王宁远告诉小编,大学的15位同班同学里,现在只有他一个人还在野外从事发掘考古工作。

一直激励他不断前行的,除了内心的热爱,更多的是作为一个考古人的担当。

“目前我们对于‘良渚古城遗址’还是非常轮廓的,只是一个框架性的了解。此次申遗成功后,我们的考古工作会一直继续,在‘良渚’这个世界里,还有许多的细节等着我们去探索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