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道教天师 叶法善

490

叶法善,字道元,出生在南阳的叶邑,后住在处州松阳县。叶家四代修道,都好做好事积阴德以救物济人。他母亲姓刘,因为白天睡觉,梦见流星进入口中,吞下之后便怀了孕。怀孕十五个月才生下他。

他七岁那年,失踪在江中,人们都认为他死了,三年后他却回来了。父母问他为什么去了这么久,他说:“一个穿青衣服的童子领着我,给我云浆喝,所以我就逗留了一会儿。”又说:“穿青衣服的童子领他去见太上,太上允许留他。”他成年之后身高九尺,额头上有两个“午”字。他的性情淳厚,肤色洁白,不吃荤腥辛辣之物。他常常独自处在幽室之中,或者云游林泽,或者寻访云泉。从仙府回来,他已经有役使鬼神的道术了。于是他住进卯酉山。他的家门离山很近,有一块巨石挡路,常常要绕着走避开它。他扔出一道符搬起那巨石,巨石顷刻间便飞走了。路就平坦了。众人都感到惊奇。他曾经到括苍白马山游览,在一所石室内遇见过三位神人。三位神人都穿着锦衣,戴着宝冠。神人对叶法善说:“我奉太上的命令,把密旨告诉你。你本来是太极宫紫微殿左仙卿,因为校录不勤,被谪贬到人世上来。你应该赶快立功,济世救人,辅佐国家,功满之后,就会再恢复旧职。太上还让我把真仙的的法术传授给你。你还要勤于修行,帮助众生,好好地勉励自己吧。”神人说完便离去了

中宗复位以后,武三思还继续掌权。叶法善多次报告了武三思的阴谋,保护了中宗相王和玄宗。武三思十分忌恨,叶法善因此被流放到南海。广州的百姓一向仰慕他的名字,面向着北方等候着他。他骑着白鹿,从海上来到,住在龙兴新观。远近的人们都来礼敬他,施舍的钱物极多。他把这些钱物全都用来修观宇了。一年以后,他进到洪州的西山里养神修道。景龙四年辛亥三月九日,括苍山的三位神人又下来,传达太上的命令:“你应当辅佐我们的睿宗皇帝和开元圣帝,不可隐居在山中而耽误荒废了对你的委任。”说完就离去了。当时这两位皇帝还没有登位,而他们的庙号年号,叶法善全都事先知道了。那年八月,果然有诏书召他回京。等到后来平定了韦皇后,相王李旦成为睿宗皇帝。后来,玄宗继承了帝位,叶法善在京城辅佐圣主。凡是吉凶动静,他都能预先向皇上奏明。正赶上吐蕃国派使者来献宝,宝被封在匣子里。使者说:“请陛下自己开,不要让别人知道其中的机密。”朝廷一片默然,只有叶法善说:“这是个凶匣子,请陛下不要开。应该让吐蕃的来使自己开。”玄宗听了他的话。等到让蕃使自己打开,匣子里的暗箭射出来,正好把番使射死了,果然像叶法善说的那样。不久,皇帝封他为银青光禄大夫、鸿胪卿、越国公、景龙观主。

第二年正月二十七日,忽然有几百只云鹤排成行列从北边飞来,飞翔聚集在叶法善故居的山上。仙鹤徘徊了三天,五色的瑞云覆盖了他的住处。这一年庚申六月三日甲申时,他在京都景龙观坐化。他的弟子既齐物、尹旨到了神仙下来的事,但是他们保密,不往外讲。二十一日,皇帝下诏书,赠他金紫光禄大夫、越州都督的称号。他活了一百零七岁。他所住的那个院子里,异香浓郁,仙乐声声,有一股青烟直上,映照天空,整整一天才消失。叶法善死前曾请求归葬故乡。皇上下令把他的侄子――润州司马叶仲容引度为道士,和中使一块监护着他的灵柩,葬到松阳县。并且诏令衢、婺、括三州协助操办葬礼,供给所需要的钱物。出殡那天,皇上又敕令官吏们穿上白色丧服在城门外送灵。

叶法善的事迹很多。开元年初正月十五夜里,唐玄宗把仪仗移到上阳宫观灯。尚方署的工匠毛顺心构建了三十多间彩楼,还放上金翠珠玉,楼高一百五十尺。微风吹来,锵然有声,很有韵味。用灯做成龙、凤、螭、豹跳跃的样子,好像不是人所能完成的。唐玄宗看了非常高兴,派人把叶法善找来在楼下看,别人都不知道。

叶法善说:“灯景的盛况固然是无比的。但是西凉府今夜的灯也仅次于这里。”玄宗说:“法师刚才曾经去过?”叶法善说:“我刚从那回来,就受到陛下的紧急召见。”玄宗对他的话感到奇怪,说道:“现在我也想去,行吗?”叶法善说:“这很容易。”于是他让玄宗闭上眼睛,约定说:“一定不要随便乱看,如果误看了什么,一定会受到不寻常的惊吓。玄宗照他说的那样做,闭着眼睛用力一跳,已跃上高空。不一会儿就觉得脚已触到地面。叶法善说:“可以睁眼看了!”只见灯火辉映,连绵几十里,有接连不断的车马,又有纷然众多的士女。玄宗称赞这里的盛况,赞叹了好久。于是,叶法善就请他回去,又闭上眼睛腾空而上,一会儿便已经回到彩楼之下了。那支歌舞的曲子还没有结束。玄宗到凉州的时候,用镂铁如意换了酒喝。第二天他派出一位中使,以办别的事为名到凉州去,找到了镂铁如意带了回来,证明叶法善带他去凉州的事不假。

另外,又曾经在八月十五夜里,叶法善和唐玄宗一块到月宫去游览。玄宗听了月中的天乐,打听曲子叫什么名,人家告诉他是《紫云曲》。玄宗一向精通音乐,暗中记下它的声调,回来写出曲谱,起名《霓裳羽衣曲》。从月宫回来的时候,路过潞州城上,俯看城中一片寂静,而月光照如白昼,叶法善就请玄宗用笛子演奏一支曲子。当时玉笛放在寝殿里,叶法善派人去取,顷刻间就取回来了。奏完曲,把一枚金钱扔到城里就回来。十天以后,潞州进奏章报告说,八月十五夜里,有天乐降临潞州城,而且还在城中拾到一枚金钱,现在把这枚金钱献给皇上。唐玄宗屡次与近臣们试验叶法善的道术,他的道术无穷无尽,而且所试验的都很灵验,都不是虚幻的,所以对他很尊敬。其余诸如呼风唤雨、剪除妖魔等灵验之事,全都在他的传记里,这里不作详细记录

还有一个关于叶法善的传说,显庆年间,叶法善奉命在天台山上修黄斋,道上经过广陵,早晨将渡过瓜州。这一天,江岸上要渡江的人们正坐在岸边等候着开船。当时正是春暮,水边又晴又暖。忽然有黄白两个老头互相说:“趁此机会可以下一盘棋,挺合适吧?”于是他们向着空中呼唤仙童。不一会儿,有一个仙童从江水里出来,他的衣服居然没有沾湿。一个老头对仙童说:“把棋局和坐席一块拿来!”一会儿,仙童遵命办到,把棋局和坐席放到沙地上。两个老头相对而坐,约定说:“谁下胜了,谁就吃掉明天从北边来的那个道士。”于是二人大笑着开始下棋。下了好长时间,白衣老头说:“你败了,希望你不要因为那道士味道好就来抢!”两个老头向远处望了一会儿,慢慢走在水面上,远远地消逝了。摆船人知道他们要害叶法善,惶惑不安。等到第二天早晨,就有宫中的官吏骑着马来到,督促准备船只,摆船人就把昨天见到的情形详细向官吏述说了。那官吏又惊又怕。不多时叶法善也到了。那官吏又把摆船人说的话告诉了叶法善。叶法善微笑道:“有这样的事吗?请不要在意!”当时叶法善的符术和神一样灵验,无论贤者愚者全都知道。但是宫内的官吏、摆船人以及其他随从人员忧痛惶急。叶法善知道大家的心情,就催促解缆开船。刚开船离岸不远,暴风狂浪大作,天日昏暗。船里的人面面相觑,大惊失色。叶法善慢吞吞对侍者说:“拿出我的黑符,扔到船头上。”扔了黑符之后,江水立即风平浪静。不多时到了对岸,叶法善看着摆船人说:“你可以多找一些同伴来,沿江十里之间,也许是长有水草的小岛上,有大鱼在那里边,你可以拿回去。能发一笔小财了!”摆船人按照叶法善教的去做,寻了不几里,果然有一条长百尺左右,粗三十多围的大鱼,暴死在沙滩上。走近一看,鱼头上有一个洞往外流着脑汁。摆船人于是把大鱼割成一块一块的肉载运回去。左右村庄的百姓吃了一个来月的鱼。

附:叶法善与大历钟

大历钟,作为唐朝文物一直流传至今,实属不易。像这样可馆藏的大件文物在武义文物史上应占有重要地位。如今它保存在桃溪镇延福寺。因为武义建县于唐天授二年,历史文化也往往以此为渊薮。现在人们提及有关的历史名望人物,常常是唐朝的越国公叶法善;诗《夜宿武阳川》也是唐代的孟浩然;还有徐镃及仓部堰等。在此之前,古邑武义除东晋镇南将军阮孚避居明招山等之外,即使还有,也尚待挖掘发现。当然,大历钟除了铸造工艺、铭文和历史的研究,现代的社会价值和影响力已很难显示。但作为厘清历史的真实与传说故事之类的混淆,或权当历史钩沉,是值得一提的。

民国之前的旧方志曾经记载:铜钟,相传叶法善所铸。(叶法善)命其徒曰:吾去三日后尔方可鸣。师去弥日,徒窃扣之,声震,地居人警骇。师遂还以剑划之,少止,及其所至之地而已。根据诸如此类的“出处”,民间杜撰和口头流传不少有关大历钟的故事。有的说:钟铸成之后,叶法善吩咐徒弟 说:我要去松阳卯山,三天后你们才可以鸣钟。谁知他才走到柴头岭(位于原竹客与四都两乡交界),徒弟好奇,偷着敲响了铜钟。叶法善闻钟声而长叹,骂徒弟不听话,迅速飞往冲真观,拔剑朝铜钟一挥,钟声才住止。原来铜钟有灵,如果三天后鸣钟,叶法善已走得很远,钟声就可以传到他到达之地,可眼下只能传到柴头岭为止。又有传说:他是取草鞋击钟,钟声乃止,所以铜钟上至今“剑痕鞋印犹存”。有民间故事说:宣阳观建成后,来观里拜神求道的人日益增多,加上其他游客和道士,往往有几百人吃饭。人多事杂,为了便于规定食宿、讲道和关门开门的时间等,叶法善去松阳卯山讨来一口八百斤重的铜钟。叶法善有法术,只用雨伞把柄套上钟纽,就把大铜钟背了回来。其他传说还有叶法善在某某地方炼丹、铸钟等等。至今这般那般,不一而足。

历史事实是:铜钟铸于唐朝大历十二年,即公元777年,故名“大历钟”。而叶法善105岁解化归天,时间在开元八年六月三日午时。前后相差58年,就是说叶法善死后58年才铸成大历钟!可惜铜钟上的铸字已饱经沧桑,如今有的很难辨认。只好根据民国《宣平县志·古迹》记载,和县文物馆的资料考证,宣阳观钟款,即大历钟铭文,才清楚如下:维唐大历十二年岁次丁己正月甲寅朔廿五戊寅宣阳观奉为国王圣化普及道俗存亡敬造洪钟一口用铜一千五百斤奏敕置观金紫光禄大夫鸿胪卿越国公道士叶法善摄刺史贾岌县令李冲市承郑保道率化众缘道士郑通灵郑国清吴灵岳吴升玄周法慈叶道游叶朗清吴惠虚郑仙超叶惠光王法虚毛仙灵以上各舍十五斤都检校道门威仪紫极宫道士叶修然廿斤道士叶齐真十五斤大匠孙住葛留超舍铜卅斤主郑徳宝戴公训夫妻吴徳怀夫妻×檀越郑王卿舍十五斤郑怀政卅斤叶招福叶招泰叶思庭戴公之戴徳丘郑女娘郑宝盖叶待贤叶待正周光择周光遂叶庭芝叶方春俞喜娘叶光超吴怀秋陶大娘。

显而易见,这是一篇关于铸钟原由成因的镌记,多数内容是乐助金铜的人的姓名。其中叶法善“摄”令当时的刺史县令等人出资,并化缘筹铜,完全是一种假托,虚无之极。民国《宣平县志》为此也加了短短一句按语,字很小不明显,但已说明时间上有差错。另外还有一句自问自答:“犹载法善封爵全衔名,何也?盖道侣勒此溯元,奏敕置观,云云。”意思清楚,是说钟款写上叶法善的公卿大名 ,是便于上奏书,以达到铸成洪钟,置于宣阳观的目的。

由此看来,无论是故事传说,还是镌文遗世,并无恶意,全是为了讨个说处。只为成果,不问原因。所以也给后世带来以讹传讹的现象。

大历钟铸成后,其精湛的工艺一直让后人赞叹不已。它外型匀称端庄,厚实稳重,通高1.28米,腹径0.88米,壁厚5厘米。乍看简素,其实复杂。自上而下有七匝箍径,拦腰环束七线宽带,中有葵状锤脐,加上多道垂竖径线,形成块状框栏。总体是细线经纬,质地光润细腻;具有道家素雅超俗、而又不失高贵的风格。可惜很难考证这钟在何处、是何人制造。

一千二百多年来,大历钟几乎一直被当成叶法善的遗物,是宣阳观的象征,让后人崇爱有加,单看历代诗文多多就可明白。如赵魏的《游冲真观观大历钟》:“巍然悬金钟,款敕大历造。道士叙官阶,唐业无乃小。摩挲发浩叹,往事忆天宝。玉鱼泣春寒,铜驼没秋草。”又如清康熙年间富阳来的宣平教谕章綎的《大历钟》:“碑题形解开元日,钟乳明镌大历年。斑驳剑痕非实録,摩挲履印亦疑传。”从诗中可以看出,那时既有人在流传“剑痕鞋印”说法,也有人在分辨它的疑窦。到了光绪十六年,湖南人贺允璠来任知县,在他的《宣平任中纪事诗》中写道:“天师道法更谁侔?殿撰文章第一流。想见当年人物盛,铜钟金榜各千秋。”诗中“殿撰文章”指宋朝嘉定癸未年,登科状元、宣平下乡人蔡仲龙的诗文。将它与大历钟并论为第一。当然,千余年来大历钟同样遭逢过无数劫难。大的就有黄巢、方腊、陶徳二、洪秀全等部属在宣平一带与朝廷官军作战,社会动乱时的遭遇。如当地志书记载:由于大历钟的精美,邻县乡民曾经合伙三四十人前往盗窃,后被发现,准备敲碎盗走,结果化大力气也只能砸掉钟的鼻纽。声震三十里,四乡之人纷纷赶来救护,盗贼窜逃。但其留下的缺憾至今令人抚触不已。清咸丰十一年战乱时,冲真观败毁,大历钟有幸被移置到隔溪遥望的愍慈寺。愍慈寺又被毁,钟被附近村民放置于郑回村内。直到冲真观兴建成了,才物归原主,百姓无不念念有词:“真是叶法善天师在天有灵!”解放后土改,僧道还俗,寺观庙宇被没收。之后,大历钟被移至柳城设在原天妃宫内的文化(馆)站内,放在电影队房边走廊的角落,用丁丁碑横拦着。但它和另一口存放在楼上左侧的大铁钟,还是挡不住顽童们的攀爬和以石乱击。八十年代初被当成县级文物,移放到桃溪延福寺,直到至今。

大历钟有着丰富的历史内涵。光是作为唐代道观的产物,连名噪香港、金华等地的黄大仙祠里也不见有此类铜钟,可以肯定在相当大的范围内是绝无仅有的。因此珍惜和保护好它,既是责任,更具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