耄耋作家 吴越

364

吴越,原名吴佩珏,曾用笔名王玉。副编审。男,1932年5月12日出生,原籍浙江省缙云县,现籍上海,是丽水最多产的通俗小说家。

1946年开始文学创作,1947年参加中国青年文艺研究会,任嘉兴分会会长,主编《青年文艺》周刊。1949年6月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军大三分校新闻系,毕业后在重庆军管会任接管工作员、西南空军司令部通信参谋及文化于晒等职。1952年7月转业回上海,任上海市行政干部学校教育干事。1954年7月调北京,先后任《光明日报·文字改革》专刊编辑、文字改革出版杜编辑;1956年7月参与创办文字改革出版社(今语文出版社),负责编辑《拼音》月刊、各种拼音课本、《方言与普通话集刊》等。1957年错划为右派,1979年改正后先后任科学普及出版社编辑(创办《科幻世界》)、中国戏剧出版社副编审。1992年年底离休后,出任中国科协《金秋科苑》月刊总编辑,受聘为联想集团顾问。是民盟成员、中国俗文学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大众文学学会历史、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浙江省缙云县文联名誉主席。

主要贡献:

建国前在嘉兴、杭州、金华的报刊上发表长篇连载一部、中短篇小说、诗歌、杂文共二百多篇。

建国后创作的文学作品共29本约1000万字,已经出版的计有:长篇历史文化小说《括苍山恩仇记》三卷五册200万字,长篇纪实小说《蒋介石的绝密王牌》一卷30万字、《特殊少将的特殊使命》一卷28万字,长篇通俗小说《凤鸣复仇记》(与孙凤忱合作)一卷34万字, 长篇风土小说《泰国十日谈》一卷34万字,长篇法制小说《人的一半是野兽》两卷50万字、《烟花王国的浮沉》一卷36万字、《坠入罗网的猎手》一卷13万字;清末方言小说普通话改写本《海上花列传》两卷43万字、《花国春秋》两卷50万字、《江南浪子》两卷60万字、《水浒传(少年版)》三卷36万字;科幻小说《古尸复活记》一卷6万字,长篇叙事诗《岷江三爪龙》一卷三千三百多行;《吴越品水浒》两卷90万字。

正在写作中的有:

电脑教材《21世纪最新电脑实用教程》(4册)、《青少年实用电脑知识丛书》(20册)、《中小学信息技术实用课本》(中小学各6册)、《家用电脑实用详解》(3册)、《电脑打字无师自通》及《娃娃的电脑世界》、《家用电脑常用外设》、《电脑小游戏详解丛书》(一套10册,已出3册)等共55本约1000万字;杂著《怎样打麻将》一卷12万字。

获奖的中篇小说计有:

《凤归何处》获《人民文学》杂志首届“银杉”文学奖,《城隍娶妻记》获《山海经》杂志优秀文学奖,《婺女深仇》获《艺术馆》杂志优秀文学奖,《阳光下的罪恶》获《热河》杂志“神笔”奖,《我的舅舅是神偷》获《章回小说》第四届“当代优秀章回小说”大奖。包含全部文学作品的《吴越文集》电子书光盘版,已经由北京书生数字技术有限公司于2003年出版;《吴越文集》(网络版)已经有国内外16家网站先后上载。

已经定稿而未曾出版的小说有:

《二劳改和女人们》一卷34万字,《魔鬼与天使》一卷34万字,《九死还魂草》四卷80万字、《艳遇与奇遇》一卷34万字、《新编济公传》两卷60万字、《秦淮风月》两卷80万字、新编“三言二拍”五卷150万字;

正在写作中的

长篇小说《悲欢岁月》三卷150万字(与戴春合作,已完成一二两卷100万字);

学术著作有:

《浙江缙云方言初探》40万字,《汉语世界语大词典》80万字。中短篇小说、杂文及语文评论等共约100万字,尚未结集出版。

主要政治见解

认为中国的问题是封建专制主义余毒比资产阶级思想严重,专制主义和奴隶主义至今没有肃清,阻碍并影响社会进步,因此所有作品大都以反封建专制为主题。一生追求朴实无华尽量口语化的白描文风,晚年作品小有成就。

附1:

我的信条

我认为中国社会的症结,不是资产阶级思想在作祟,而是封建专制主义和奴隶主义思想在作怪。对近代中国人来说,不是资产阶级思想太多了,而是太少了。

辛亥革命以后,中国社会要进行的是资本主义补课,要推行的是民主主义思想,要扫除的是奴隶主义思想。万一复辟,必然是封建主义而绝不是资本主义。

社会发展的主要动力是生产力的提高和生产关系的改变,并有其一定的经济基础和内在的客观规律。任何政党、任何个人,如果不从提高生产力和改善生产关系着手,只想通过残酷斗争,想让它快点儿前进既做不到,想让它推迟发展也不可能。不然,只能在历史面前碰得头破血流,并让自己出演一个小丑的角色。

对于中国当代文学,我认为摹仿国外技巧太多,描绘身边琐事太多;继承传统手法太少,揭露矛盾和民间疾苦太少,真正具有文化内涵的作品更少。

因此,在我的有生之年,将用我的笔,以揭露封建专制、推行民主自由、反对奴隶主义为己任,不惜为此贡献并牺牲我的一切!

附2:

《吴越水浒》内容提要


《水浒传》是我国四大古典文学名著之一。它产生于元末,初版于明代嘉靖年间,是我国第一部"供阅读"的白话长篇小说。由于作者所处的时代非常黑暗,民族矛盾突出,统治阶级残暴凶狠,作者从民族励志出发,呼唤强悍,鼓励反抗,以小说的形式美化杀人放火,暗示"善杀人者即英雄",提倡"霸意识",鼓吹聚众造反,因此《水浒传》自从明代出版以来,一方面受到"造反派"的推崇吹捧,一方面受到政府的强烈禁止,一方面又受到文人评论的干扰,出现了误读、误解、误导现象。因此,对于今天的读者而言,必须说明作者当时的环境和写作的动机,才不至于被误导所影响。本书以"是非善恶"为品评基础,一扫前人的腐见,指出《水浒传》一百零八条好汉虽然有部分人是被逼上梁山的,但实质上最终都是为非作歹

的强盗,对国家、民族、社会的发展并没有起到促进的作用。

本书原是作者为"百家讲坛"和"网上大讲堂"写的讲稿,现在经过补充润饰,汇编成两册出版,每册50篇:一册着重人物的分析和评论,称为《品人篇》;一册着重于故事及史地的分析和考证,称为《品事篇》。书中文章,观点鲜明,论据确凿,分析细致入微,讲解鞭辟入理,语言通俗流畅,文字犀利尖锐,具有振聋发聩、拨乱反正、指点迷津、帮助思考的作用,最适合非文史专业的白领阶层阅读。

水龙吟·我评水浒

堪称天下奇书,四成杜撰三分造。

常人误读,书生误解,专家误导。

啥叫英雄?谁是豪杰?是非颠倒!

叹古今往事,云遮雾罩,真面目,谁知晓?

胡作非为强盗,

上梁山,替天行道?

杀人放火,无情无义,不忠不孝。

祸害平民,进攻州县,除良安暴。

扫前人腐见,拨开云雾,显它原貌!

 

 附3:《括苍山恩仇记》介绍

这是一部板块式结构的长篇历史小说,以瓯江上游好溪(即恶溪)的发源地壶镇为背景,反映了清末浙南山区太平天国失败以后的风云变幻。故事以石匠吴家和豪绅林家之间的冤仇纠葛和家族兴衰为主要线索,以浙南山村的风物景貌和乡土人情为烘托陪衬,以曲折离奇的情节贯穿全书。通过许许多多具有内在联系的单幅画面和单个故事,组成一套组画,谱成一套组歌,构成一部场面广阔宏大、情节跌宕起伏的长篇小说。作品满腔热情地歌颂了被损害、被侮辱的广大劳苦大众是如何的勤劳朴素、心地善良、胸怀坦白、耿直热情、机智勇敢。书中形象地说明了“官逼民反”的农民革命运动的实质。作品用犀利的笔锋揭露并鞭挞了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黑暗腐败,统治阶级的凶残暴虐,土豪劣绅的贪婪愚昧。形象地说明他们在历史的潮流中陷于覆没的命运,是历史发展中不可抗拒的必然规律。

全书故事离奇,文笔隽永,既是一幅景色旖旎的江南风俗画长卷,又是一部粗的细的雅的俗的新的旧的荤的素的无所不包的半封建社会百科全书,各个阶层的人物,无不栩栩如生,跃然纸上。

 

附 4序言

“八·一三”的战火,把我从上海那座“孤岛”轰到了故乡浙江省缙云县,在好溪两岸度过了我的少年时代。

刚从平原来到山区,总感到这里的天地狭窄而透不过气儿来。这里抬头就见山,出门就是水,那些坐落在山谷中间的小小村落,早晨要到八点多钟太阳才上山,而晚上不到五点钟太阳就落到西山背后去了。猛然间来到这里,好像连日子都比平原地区要短些似的。

缙云县仙都山,有一座高达171米直上直下的石笋,为全世界所绝无仅有,相传是黄帝炼丹升天的地方,道家称其为“祈仙第二十九洞天”,是著名的“三十六洞天”之一。这些由大大小小的奇岩怪石所构成的天然美景,吸引过多少骚人墨客,留下了多少千金难买的铁划银钩、名人真迹!

这里山川之秀,景色之美,堪称人间仙境。这里奇花异草满山遍野,苍松翠柏郁郁葱葱,每逢清明前后,满山的杜鹃花儿开了,能映红半个山坡。红绿相间中,再点缀着一簇簇黄色的迎春花,一丛丛白色的野蔷薇,一片片嫩黄色的蒲公英,还有那许许多多知名的和不知名的野花野草,砌成一台台灿烂的花坛,织成一块块绚丽的地毯,组成一座座天然的公园。万花丛中,蜜蜂成对,蝴蝶成双,嘤嘤嗡嗡,柔声低唱,上下翻飞,翩翩起舞。濛濛细雨中,溪边有白发老翁披着蓑衣独坐垂钓;路上有簪花少女撑着雨伞款款而行。黄昏时分,户户炊烟,袅袅上升,竟和云天一色;点点归鸦,呱呱飞过,欲与晚霞争辉。樵夫斜挑干柴,口唱俚歌,歌声和脚步合拍;牧童倒骑耕牛,手抚竹笛,笛声与牛鸣谐趣。这一片春到人间的江南美景,有哪一幅名家山水能画出这令人心旷神怡的大自然婀娜多姿?又有哪一家名园景色能与这不留刀痕斧迹、巧夺天工的秀丽山川媲美争妍?

刚从繁华的都市来到这偏僻的浙南山村,感到自己恍如置身仙境而留连陶醉了。这里没有机声轧轧和车声隆隆,没有熙熙攘攘的大街小巷,没有打扮得花枝招展、三分人气七分妖气的摩登女郎和粉头暗娼,没有神出鬼没妙手空空的扒手小偷,没有歪戴帽子摇头晃脑的阿飞流氓,没有污浊的空气、肮脏的垃圾招徕蝇蚋(ruì锐)散发病毒……总之,在我那天真童稚的眼睛中看来,这里是真正的世外桃源,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一切的一切,比起我所生活、所熟悉、所厌恶的那个城市来,简直是两个世界,另一番天地!

啊,如果我是诗人,我一定不惜我的笔墨,去讴歌这人类的春天、地上的天堂、凡间的仙境、世外的桃源!去赞美创造这迷人的景色、壮丽的山河、瑰丽的奇葩的造物主的万能与伟大!

但是,随着我年龄的增长,智力渐开,耳闻目见的人世残酷,却把我眼前的幻影驱散了。孔雀开屏,掩不住后面的那个漏洞;梨花带雨,盖不了眼角的斑斑泪痕。笼罩在我眼前那一层炊烟似的朝霞晚霭淡雾薄云,轻柔得像一层透明的罗纱,又怎能遮住这神女真容、庐山面目?在依稀隐约朦朦胧胧中,我看到了隐藏在这花园一般的山村中的,是无休无止的悲痛,没完没了的伤心;听到从那阴暗低矮的草房中传出来的,是孤儿揪心的号哭、寡母无望的悲叹;而在那鲜艳欲滴的花丛后面,竟躲藏着那么多的豺狼虎豹,正在嘴角滴着鲜血津津有味地吞噬着那些被出卖、被侮辱、被损害了的少女们的善良的心!溪中流水滚滚,原是贫妇孤女的眼泪汇聚;山上红花点点,正是英雄壮士的碧血凝成。在那高大的楼房里,披着人皮的豺狼和穿着绫罗绸缎的妖魔鬼怪们,正在干着绝灭人性惨绝人寰见不得天日的卑鄙勾当!为了一块啃剩下来的骨头,他们可以泯灭天良,出卖自己,开门揖盗,引狼入室,一任强盗的铁蹄践踏我美丽富饶的乡土,一任敌人的皮鞭抽打我同胞兄弟的脊梁!

啊,这里不是世外桃源,也不是极乐世界,更不是人间天堂!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哪儿不是官以钱得,刑以贿免,富豪当权,英杰落魄?浙南山区,天高皇帝远,水深山川隔,荼毒生灵、作践良民的事端,比起外地来只有过之而无不及。真是罄南山之竹,写不尽满地污秽;竭东海之水,洗不净弥天罪孽!

虽然我不是诗人墨客,手里缺少一支如椽的生花妙笔;虽然我耳目闭塞,两眼近视,听觉失聪;虽然我头脑昏聩,早年被无数道封建的枷锁层层桎梏;虽然我年已不惑,却颠沛流离,一事无成,怀抱秃笔,只能搔首踟躇,绕室彷徨,但是生活的鞭子,却在抽打着我,鞭策着我,要我拿起这支笔来,去记下那被夺走了儿子、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老妪在临终之前的喃喃低诉;要我拿起这支笔来,去记下那受尽折磨、供人玩弄、被人遗弃的可怜少女在自尽之前的哀哀悲啼;要我拿起笔来,去记下那满腔怒火、高举拳头、带领乡民冲进衙门的英雄好汉在发动冲击时的声声怒吼;而更主要的,却是要我拿起笔来,挑起这块遮盖着一切丑行恶迹的朦胧轻纱,挑起这块魔法师的遮眼布,去揭发那人世的黑暗,去鞭笞那罪恶的灵魂,去控诉那社会的不平!

在黑白颠倒的动乱年代,我“有幸”生活在劳改农场这个“与世无争”的天地中,使我得以在席卷一切的十二级飓风中,忘却疲劳饥饿,忘却妻离子散,安安心心,从从容容,无所顾忌,也无所遵循地吐我的丝,做我的茧,将我自己的灵魂连同肉体,织进“括苍山”这幅风云变幻的历史画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