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徐朝兴

309

徐朝兴,1943年生于浙江龙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浙江省青瓷行业协会会长,全国人大代表,国家级“非遗”龙泉青瓷传承人。1982年作品《52 公分迎宾大挂盘》,获第二届全国陶瓷设计评比—等奖、获艺术瓷总分第一名,被誉为当代“国宝”,收藏在北京中南海紫光阁。从事龙泉青瓷制作60余年来,在继承龙泉青瓷传统基础上,潜心钻研,锐意创新,先后在哥弟绞胎、青瓷玲珑、灰釉跳刀等工艺领域取得突破,拓宽了青瓷的美学范畴。注重传承人培养,先后培养了100多名青瓷手艺的优秀后继者,带动龙泉青瓷产业的快速发展。近日,“最美浙江人——2018年度浙江骄傲人物”评选活动颁奖典礼在杭州举行,徐朝兴获2018年度“浙江骄傲”提名人物奖。丽水青瓷界第一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他从一位青瓷学徒,到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从一位普通工人到第八、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为龙泉青瓷取得了重大成果,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他在多年创作学习过程中饱经辛酸苦辣。

为生计所逼入道。1956年,徐朝兴13岁。这个年龄的孩子,正是天真无邪,背着书包上学念书的时候,然而却因为那个年代的成分问题,不得不独自一人离开父母,远到县城40公里外的木岱小山村学做瓷碗。

那时,龙泉山区道路崎岖,40公里的山路靠步行,从早晨一直走到天黑。到了木岱村,他租住在一户农民家里,只喝了一碗稀饭,肚子没填饱,可是没东西吃了。晚上,他在地上垫几块砖头,铺上几块木板,这就是床了。

徐朝兴学徒的地方是个公私合营的小厂。第二天,他走进工厂办公室,看到一位领导正伏在桌上写着什么。发现他木讷地站在门口,那位领导转过脸来对他说:“怎么小孩子跑到办公室来了,去,到外面玩去。”

徐朝兴红着脸小声说:“我叫徐朝兴,是来学徒的。”

“小鬼,你这么小就来学徒?怎么不上学念书啊?”

徐朝兴回答说:“我家生活困难,父母供不起我读书。所以出来拜师学艺,请您收下我吧!”

厂长见他可怜,又苦苦恳求,就破例收下了身高还不到1.30米的少年。从那天起,徐朝兴开始了陶瓷人生。

1958年,龙泉青瓷迎来了第一个发展春天。这一年,周恩来总理提出恢复我国陶瓷五大名窑的指示,龙泉青瓷位在其中。国家轻工部组织各地陶瓷专家专程前往龙泉,恢复发展龙泉青瓷生产。龙泉青瓷枯木逢春,舒枝吐叶,重放光彩。这时,徐朝兴正专心致志的领悟龙泉青瓷的深奥艺术。

徐朝兴悟性好,又勤奋好学。厂里成立仿古小组,他作为人才破格选入。那年,他15岁,是仿古小组中最年轻的一个。

在仿古小组,徐朝兴跟随著名艺人李怀德学艺,而且一学就5年。许多人说,别人学徒3年满师,你却学了5年,吃亏了,是傻瓜。但徐朝兴却感到充实和满足,在这宝贵的5年里,他从李师傅那里学到了许多青瓷手工制作绝招。同时,他还得到前来帮助恢复青瓷生产的轻工部高级工程师李国桢、中央工艺美院梅键鹰教授、浙江美术学院邓白教授、省轻工业厅副总工程师劳法盛、叶宏明及众多陶瓷专家的指点。

1963年,原浙江美院邀请徐朝兴为学生制作毕业设计,他利用这个机会,在高等学府里“汲取营养”,一有空就进图书馆翻阅陶瓷工艺和陶瓷美术的书籍。徐朝兴只有小学文化 ,基础差,有的地方看不懂,他就求教老师和同学。此后,他又细读了《陶瓷工艺学》、《举世闻名的龙泉青瓷》等书籍,这使他大开眼界,为今后走上青瓷艺术巅峰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由于醉心于钻研技术,徐朝兴二十多岁就成了厂里的业务骨干,业绩突出。1980年的一天,一直在龙泉青瓷研究所里当工人的徐朝兴被领导请上了车,说是要去龙泉开个会。他一路忐忑不安到了会场,领导微笑着宣布,请他出任龙泉青瓷研究所所长。徐朝兴一听差点懵了,从工人到所长,整整升了六级,当时青研所里大学生、高中生大有人在,让他去领导大学生,能服众吗?领导们就是担心此事,所以来了个“先斩后奏”。徐朝兴从此走上了领导岗位,成了龙泉青瓷业的掌门人。1996年,适应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大势,他创建了“龙泉朝兴青瓷苑”,以个人的实力和名望继续推动龙泉青瓷艺术的发展。

徐朝兴大师的青瓷作品,构思新颖、视觉独特、工艺精湛,处处渗透着精品神韵。

传统是体,创新是魂。直径51厘米的大挂盘,是徐朝兴大师的代表作之一。这件作品紫口铁足、釉色纯正、润泽晶莹、造型简朴、纹片大小相衬,自然和谐,不愧为哥窑名作,被视为国宝。1982年,全国陶瓷评比中此作品获艺术陶瓷总分第一名。

1986年,他别出心裁地创作了一套“云凤组合餐具”。按照当时餐具设计常规,餐具一定是圆形的。但是他一反常规,巧妙地把它设计成一组状若莲花盛开的异型组合餐具,这套餐具美观实用,满足了人们视觉及心里的新奇感,大受欢迎,为龙泉瓷厂的日用瓷生产打开了销路,龙泉瓷厂仅1987年就销售了35万套。

同时期,他又为邓小平同志出访美国设计了一套国礼瓷《孔雀玲珑灯》,现收藏于美国白宫。此作品运用了青瓷工艺刻、镂、雕等手法,配上光、声、电,把传统工艺手法与现代科技巧妙结合,从而把青瓷艺术推向了高峰,这时徐朝兴大师的创作艺术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

20世纪90年代以后,徐朝兴大师的探索之路转向了青瓷工艺材料的开拓。在继承传统技艺的基础上,他对传统工艺进行了创造性的综合,在同一器物上鬼斧神工般地融合了“哥窑”和“弟窑”工艺精华,将传统龙泉青瓷的两种技术风格交融为一。徐朝兴大师还凭着几十年的创作经验,远追商周时期原始青瓷遗韵,用现代技术和艺术手法重新发掘和诠释了青瓷釉色的美学蕴涵。通过对灰釉成份中氧化铁作色剂和氧化钙作助熔剂以及窑火气氛的科学把握,在仿古灰釉方面取得了以“灰黄釉色”为感性特征的突破。这种如古铜质地、朴实苍雄,醇和典雅的灰釉,结合着控制有度,力道均匀的“跳刀”装饰,形成一种妙不可言的瓷艺效果。徐朝兴大师的跳刀技巧随心所欲,堪称绝技,其刀疤走迹神采飞扬,纹饰疏密有致、条理分明,洋溢着一种天工般的技术美和节律美。更值得一提的是,在徐朝兴大师的灰釉跳刀作品上,包括施釉法式、釉色把握和纹刻排布在内的一应装饰处理,无不完美地切合着器物造型,显得天衣无缝,通体呈现出圆润、舒展、明畅的美玉品格,悠悠地透出中华千古一脉的“玉文化”精神。

徐朝兴大师的 “哥弟窑混合吉祥如意瓶”,是他的又一件扛鼎之作,倾注了他的数年心血。该作品高近一米,一改过去瓷瓶造型规矩的圆形设计,将正反两面变成较大的平面,两边以齿状的如意组合,在素烧前经过多道工序的雕、镂修整,再利用哥弟窑混合施釉技法上釉后烧成。这件作品,既有浑然天成的哥窑开片,又有晶莹润泽的弟窑釉色,显示了龙泉青瓷流而不泻、巧夺天工的艺术魅力,与他2004年底选入北京人民大会堂的作品堪为姊妹,代表了当代青瓷的最高水平。

2005年底,他研制烧成了非常精美的“粉盒”作品。这件作品,参照了南宋龙泉青瓷的器皿,在造型和纹饰上锐意创新,是他又一件经典作品。由于龙泉青瓷在经过1310度高温烧制中,有16%的收缩,所以烧出一件好作品,成品率很低。这件粉盒作品数次失败而成,精致无比,尤其是上下盒盖严丝合缝,可谓天衣无缝,滴水不漏,实乃一件弥足珍贵的艺术品。

值得一提的是,徐朝兴大师创造的五管瓶,在2005年北京拍卖会上以70万元高价成交。这件作品不仅釉色润泽、晶莹如玉,更以造型古朴、雅巧有致为胜。这是青瓷界的骄傲,也是收藏市场对这位青瓷掌门人的肯定和评价。

凡是见过徐朝兴大师创作情景的人,都会被他“解衣盘衬”的专注精神所感动。在进入工作状态后,他是绝对不容许打扰的。但在平时,徐朝兴大师绝不“自我封闭”,他对后辈毫无保留,倾囊传授,充分显示出了一代宗师的楷模。

徐朝兴大师的作品在青瓷界独树一帜,开创了中国陶瓷美学的新境界。他一生当中有无数的优秀作品。2006年的个人展上,徐朝兴大师展示了代表各个时代的80件作品。当时,便有收藏家欲以200万美金收藏这些作品。面对巨额财富,徐朝兴大师想到的并非是满眼的金钱,而是从13岁带着7元钱走到今天的一个历程。200万美金不算什么,但是从另一个方面衡量了他作品的价值。最终,徐朝兴大师很超脱的回绝了对方。“这些作品不属于我个人,而是属于整个青瓷界的,因为是历代青瓷大家的成就结晶赋予了我如今的高度,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有今天,所以我的作品属于青瓷界。”徐朝兴大师说。

本来个人展后,徐朝兴大师就打算金盆洗手,享受生活了。但是,最后还是坚持着每天早晨5点起床创造作品,其中有着很多原因,主要的原因便是政府感动了这位德艺双馨的青瓷老艺人。

2007年年初,龙泉市委书记赵建林召开了大师茶话会。会上,赵建林给每位大师发了一个红包。书记这么一个人性化的举动感动了徐朝兴,“我做了这么多年青瓷,虽然各级政府都十分重视,但是从来没有收到过政府的红包。且不说红包里面有多少钱,最重要的是这份心意实属难得,我当时就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回家之后,徐朝兴大师打开红包,发现里面居然有5000元,对于这些大师来说,随便一件作品都超过这个数,但是5000元让徐朝兴眼睛湿润了,“如果在经济发达的地方,5000元根本就不算什么,但是龙泉的经济并不发达,政府财政也很困难,这个数目已经是对我们十分尊重了。”徐朝兴大师说,“政府如此重视我们这些老艺人,我们怎么能就这样享受生活?”就在这一刻,徐朝兴大师决定重新出山,不为别的,就为回报社会,为龙泉青瓷的发扬光大再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对于新一代青瓷艺人,徐朝兴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现在年轻一辈当中创新意识不够,多数是半路出家,基本功不扎实,而艺术是来不得一点马虎的,要多体现个性化的东西,不要相互模仿。”

作为青瓷泰斗,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徐朝兴时刻关心着青瓷后备人才的培养与成长,目前他已被龙泉陶瓷工艺学校和丽水学院工艺美术系特聘为客座教授,热心地把技艺传授给青年学子们。他的儿子和媳妇也是在他的口耳相传下,走上了青瓷艺术的创作之路并取得了不菲的成就。

对于未来, 69岁的徐朝兴满足豁达,“我已是古稀之年的老人了,青瓷的未来需要年轻一辈去努力,我能做的是从旁协助。对于我本人来说,我现在真的很知足了。”

 

(来源中国新闻网、丽水日报)